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卷第三十三章 绝地反击!(4000大章,求订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磁悬浮列车的车厢之内,许多人到现在还搞不清楚情况。

    吴乾这个钱探,他到底在搞什么?

    为什么要问那一句‘你想听吗?’

    你不是已经想明白了那个坏蛋的手段?

    那就说呀。

    但是,若是仔细想想,似乎这里有什么地方不对。

    那手机里的弗兰肯斯坦则是直接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吴乾先生,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是想拖延时间,对不对?哈哈哈……可以,我可以满足你的想法,不就是拖延时间嘛,没关系,我们耗得起,那么,我就来听听吴乾先生的推理吧,看看是不是把我这个家伙给看透了呢。”

    如此,众位乘客倒是松了一口气。

    是呀,至少现在应该是不杀人了。那么,吴乾到底想要说什么呢?

    “你还是别装了,我知道你是宋提查,还有一个特别有趣的地方,那就是,我知道你应该就在这附近。但我现在找不出来,也没有办法找。

    我就先来说说你的目的吧。

    有一点是绝对没有错的,那就是你之前所做的一切,还有让我杀人的这个举动。

    你是为了要获得一个巨大的利益!

    这个利益,首先的前提就是需要动摇我们整个社会的法律基础。

    或者干脆说,动摇整个社会的世界观。

    也可以反的来讲。

    正因为动摇了我们整个社会的世界观,于是,你才可以获得那个巨大的利益!

    而我的杀人,就是你现在所迫切需要的。

    我是为了拯救他人而杀人的,而我杀的这个人,你之前说了,随意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都是随意的。

    也就是说,我可以选择你的人。”

    吴乾讲到了这里,他看了一眼那个拿着手机的人。

    车厢里,不止一个人是宋提查的手下。

    吴乾是可以选择宋提查的手下杀死,然后就完成了这个任务。

    许多的乘客也终于发现了这一点,他们纷纷的叫嚷。

    “那你倒是杀呀!”

    “对呀!那些个混蛋!他们就是杀人凶手!你杀了他们呀!”

    “他们都该死!真的该死!他们在行凶!就跟那个宝马龙哥一样!”

    乘客们中甚至有忍不住的,要过来打吴乾,可惜,他们很快就遭到了宋提查手下的殴打。

    那么,吴乾为什么不选择宋提查的手下来杀死他们,完成任务呢?

    “很抱歉,我没办法那么做。”吴乾对着乘客们说,接着他又看着手机,说道:“原因很简单,我就算是选择了你的手下,没错,之前有宝马龙哥的例子,我可以完全无罪,我甚至是英雄,但是,这整个起来看呢?

    我依然是在你的要求之下,完成了杀人。

    事实上,我是可以背负任何罪名的,但是,我在你这个家伙的控制之下,在你的游戏规则之下,我只不过是取了一个巧。

    那个被我杀的人,他确实是你的手下,他确实是有罪的。

    可惜,从整体上来看,我依旧是在你的游戏规则之下,杀一人而拯救了其他人。

    那么,这个问题,就一定还会被讨论。

    虽然我这个杀人的举动很可能是合法的,但整个社会的全体,依旧会讨论我这么做,到底在法律上有什么问题。

    你的目的要我们来做讨论,这才是最重要的,你想要的是颠覆我们这个社会的法律基础,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不管是杀了谁,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一番话说出来,许多人也实在是分析不出来,这到底是对还是错的。

    但是,乘客们还是听懂了一个关键点,那就是。。。

    “你说了半天还是不会杀人了?!”

    “吴乾!你就是一个混蛋!你不杀人,那么,我们就都会死!”

    “吴乾!我都想杀了你呀!混蛋!我们会死的!”

    “你太他妈矫情了!你装个什么逼呀!”

    众人好像群情激奋。

    但不过,电话里的宋提查,并没有说什么。

    林冰一直在边上看着,她可是法律系的高材生,她看到这些,她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吴乾所说的,她其实是懂了。

    总体而言,也很简单的。

    那就是,有些个东西,不要讨论的太深。。。

    可能听上去有些可悲,但是,就是这样的。

    当把某些东西,非要讨论出个所以然,非要追究到极致的程度。

    那么,社会学的问题,就会跟这个世界最难的东西,也就是科学,或者说,物理学,是一样的。

    到了最后,是找不出什么真理的。

    科学是什么?

    实际上,科学可以看做是另一种宗教。

    科学的出现,被认为是摧毁宗教的吗?

    不是的,完全不是的。

    科学的诞生,科学的出现,本来就是一帮教徒搞出来的。

    牛顿,他是虔诚的教徒。

    许多的书里说,牛顿是因为过于虔诚的笃信基督教,所以后半生才没有什么作为。

    这其实是错的,从牛顿的一生来看,他从一开始,甚至说,从出生就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

    他的那些个科学发展,在他看来,那是上帝的恩赐。

    科学实际上是什么?

    是找出这个世界的真理,这是科学。

    但宗教呢?

    宗教的目的,也是找出这个世界的真理。

    只不过,宗教的真理告诉信徒了,那就是GOD,他就是真理。

    科学告诉所有相信科学的人……真理,我们还没有发现,而我们现在用的方法,是科学的方法。

    差别仅此而已。

    但是,科学发展到了今天,出现了什么?

    薛定谔的猫,量子力学……

    不确定性理论。

    简单的讲,以前的人们认为,我们这个世界是有一个必须存在的绝对真理。

    宗教也就是神学,告诉我们人类,真理就是神。

    科学告诉我们人类,我们掌握了科学的方法,一定可以找到那个真理。

    而到了最后,科学现在告诉我们,我们通过了一系列科学的方法,最后发现……

    不好意思,那个真理可能不确定。

    这跟社会学是一样的。

    跟法律也是一样的。

    当追究到一切的根源,法律的最底层。

    就是一切都不确定。

    用一句东北话来讲,其实特别好的可以概括这一切。

    那就是……

    胡里八涂的活着,挺好。

    有句话说的好哇,少谈些真理,多做些工作。

    真的就是这样,现实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