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92【苦恼】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西郊宾馆的套房内。

    两个保镖在客厅吃饭,宋维扬和沈思在卧室吃饭。吃的东西倒是没有搞特殊,对着菜单按照各自心意点菜,饭钱由宋维扬这个雇主来出,只要跟着他出门都属于工作餐。

    宋维扬与沈思并坐在客房写字桌前,一盘八宝鸡,一道溜白菜,还有个肉丝黄豆汤。

    两菜一汤,不多不少,不寒碜也不浪费。

    宋维扬一边啃着鸡肉,一边盯着笔记本电脑。又是年尾了,他虽然不参与管理,但各种数据资料却要认真过目,免得对自己旗下的公司两眼一抹黑。

    今年底,喜丰集团有个大操作。

    包括香飘飘奶茶在内的奶、乳饮品业务,从喜丰集团饮料事业部剥离,与蒙牛集团合资组建新公司。

    由于喜丰在早期投资蒙牛1000万元,成为蒙牛的第三大股东,互相之间有很多合作条款。随着近年来蒙牛发展迅速,双方产品出现重叠竞争现象,蒙牛控制着喜丰的奶源,而喜丰又控制着蒙牛的部分销售渠道,很自然的发展到互相捅刀使袢子的地步。

    特别是蒙牛去年上市了,资金充裕之后,不但花大价钱做宣传,而且到处搞收购,自身销售渠道也越来越完善。而喜丰的持股也被蒙牛上市摊薄,已经变成第五大股东,对蒙牛的控制力越来越弱。

    杨信对这种情况忍了很久,蒙牛原始股东12个月的股票限售期一过,喜丰便立即果断出手。耗资数亿港币,溢价收购蒙牛几位原始小股东的股票,瞬间再次变成蒙牛第三大股东,仅次于银牛公司(蒙牛关联企业高管所有)和金牛公司(蒙牛高管所有)。

    不仅如此,喜丰还开始疯狂从二级市场购入股票,眼看着就要变成蒙牛的第二大股东。牛老板终于坐不住了,主动跟杨信联系,双方坐在一起进行了愉快的沟通。

    双方各自把一部分奶乳饮料业务,剥离出来放到合资新公司,总部不得再销售类似产品。合资公司的股份,喜丰持股65%,蒙牛持股35%。

    顺便一提,由于在宋维扬的指示下,喜丰抢到了超女冠名权,蒙牛的发展远不如另一个时空。

    而杨信决定增持蒙牛股份,并不仅仅是为了对付蒙牛,还是一石二鸟应对法国达能。

    法国达能集团,这些年在中国疯狂扩张!

    首先是对水饮料市场的进攻,达能持有娃哈哈(合资公司)51%的股份,又收购了乐百氏92%的股权,还收购梅林正广和水公司50%的股权,并在深城和江城拥有两家饮料食品公司超过50%的股权。这些公司都在生产水饮料,已然对喜丰形成半包围态势。

    其次就是对奶乳市场的进攻,达能从1994年就开始跟光明乳业搞合资项目。至今年十月份,达能已经第三次增持,拥有光明乳业将近20%的股权。并且达能还没停下脚步,依旧在二级市场持续买入,看样子是持股不达到20%就誓不罢休。

    在杨信眼里,达能集团对喜丰的威胁,远超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两可乐的发展虽然迅猛霸道,但达能的野心就更大,以其投资布局来看,明显是想垄断中国的奶乳饮品和水饮料市场。

    幸好,娃哈哈的宗老板不听话,达能一直没法派人过来管理。而光明乳业又是国企,且有天府可乐的前车之鉴,达能集团一直无法实现控制目的。

    喜丰在没有投资蒙牛之前,本来是想入股光明的。可惜连门槛都摸不着,人家光明的领导说了,只接受国外巨头的注资,通过国际合作来引入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

    “老板你看。”沈思突然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推过来。

    这是杨信随手发来的一封邮件,点击链接是某个新闻页面,宋维扬看到标题就直接笑了。

    达能与娃哈哈刚刚签署了一份合同,达能允许宗老板创建的非合资公司,无偿使用“娃哈哈”这一商标。

    这份合同,并非达能与娃哈哈默契合作的开始,而是双方撕破脸的最终征兆。

    当年宗老板盲目投资出了问题,极度缺钱之下把达能和百富勒拉进来。谁想到百富勒因亚洲金融风暴而破产,把股份全部转让给达能,达能一下子拥有51%的股权。而“娃哈哈”这一商标,属于合资公司所有,等于是被达能控制了。

    宗老板很快意识到不对,不但拒绝达能渗透管理层,还非法成立大量非合资公司,想要偷龙转凤摆脱达能控制。

    达能对此深恶痛绝,经过长时间的谈判,双方终于达成“谅解”协议。但问题是,宗老板提供的非合资公司名单,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达能过不了多久就会发现自己被骗,更震惊于娃哈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