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91【酒林高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马哥好不容易来一趟,宋维扬怎么可能放他走?直接被拉去西郊宾馆当工具人。

    同时被拉来的,还有郭光昌、吴国迪、刘永航、史育柱和沈南朋,这五人目前都定居在盛海这边。

    拉来干什么?

    拍广告啊。

    文君酒厂已经被仙酒集团正式收购,刚开始仙酒集团报价1.5亿元,剑南春、蓝剑那边直接要价3.5个亿。双方经过长达半年多的“友好谈判”,这笔交易最终被敲定为2.1亿元,远远超过了宋其志的心理预期。

    文君酒的牌子早砸了,销售渠道混乱不堪,工厂设备也早已过时,真正值钱的就那几口400多年的老酒窖。

    如果让宋其志来做主,他肯定不愿出那么高的价钱,但宋维扬和宋述民都认为值得。

    在年份酒大行其道的当下,在酒文化盛极一时的如今,仙酒集团最缺的就是历史底蕴。这2.1个亿买的不是品牌,买的是文化和历史,买的是仙酒集团未来编故事的能力。

    不仅如此,新中国第一批女烤酒匠之一、第一批女评酒员之一、国家级品酒大师、酒体设计大师、国窖1573的勾调者——吴小萍女士,今年刚刚从泸州老窖退休,就被仙酒集团高薪聘为总工程师。

    吴小萍到仙酒集团上任后,第一个任务就是调配文君酒。仅用三个半月时间,她就在老款文君酒的基础上,勾调出让众多品酒专家赞不绝口的“文君·天枢”。

    既然前期已经花了那么多钱,那做宣传推广也就不用再省着了,连广告都打算一口气拍两个版本。

    第一个是古装版本,由文艺片导演霍建启执导,请来陈昆饰演司马相如,请来陈好饰演卓文君。另外还有主题曲,国家一级作曲家王晓峰谱曲,港城词圣林夕负责填词,国家一级演员谭婧负责演唱。

    这个版本与其说是广告,不如说是一首古装音乐MV,将在各台的垃圾广告时间反复播放。

    第二个是现代版本,宋维扬担任男主角,由资深广告片导演纪晓岚……额,张国力执导,用于在各台的黄金时段投放。

    现代版本的广告内容很简单,就是宋维扬穿着西装,在高端商务楼里溜达,然后在高档酒店跟人喝酒碰杯。

    本来跟宋维扬喝酒的演员,策划那边想找一个洋鬼子,以彰显文君酒的高端与国际化。但宋维扬突然心血来潮,想找真正的富商陪他拍广告,于是就给定居盛海的朋友们打电话。

    吴国第首先答应下来,他今年出国考察,没有参加金牛会聚会,来拍广告算是给宋维扬一个面子。而沈南朋作为宋维扬的邻居,是在跟刘永航打高尔夫球时得知情况,主动要求跑来凑热闹。

    史育柱纯碎是做游戏做得烦了,他闭关大半年搞《征途》,与世隔绝、不见天日,整个人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在参加完公司的年终会议之后,史育柱主动请宋维扬出来喝几杯,然后就被宋维扬拉来拍广告。

    至于郭光昌,现在跟宋维扬铁得很,一个电话随叫随到。

    张国力也是见过不少富豪的,但头一次在私下场合,见到这么多大富豪扎堆出现。他跟众人热情握手之后,便开始说正事儿:“各位老板,这次的镜头很简单,就是诸位站起来碰杯。除了宋老板之外,其他人不要特意看镜头,平时怎么聚餐喝酒的就怎么做。”

    “这个简单,哈哈!”郭光昌笑道。

    张国力又说:“你们的服装,必须要换一下,我已经为大家准备好了西服、衬衣和领带!”

    没办法,盛海的冬天太冷,这些富豪清一色羽绒服。脱掉外套,里面也是各种毛衣,完全找不到高端商务的感觉,从穿着上也看不出这几位是大老板。

    众人麻利的换好服装,来到开着空调的豪华包间,里面已经布置好了一切。

    史育柱毫无正形的一屁股坐下,好奇拆开“文君·天枢”的包装盒,拎出酒瓶子说:“这酒瓶造型不错,听名字我还以为是青花瓷瓶之类的复古装,没想到设计得这么有现代感。”

    “专门请名家打造的。”宋维扬笑道。

    这款酒瓶的设计概念是“君子如剑”,整体像一把秦汉古剑。

    瓶盖如剑首,透明玻璃材质,侧看形似君子冠冕。瓶颈如剑把,铝合金镀铜材质,也可视为君子的头部。

    瓶身呈扁平状,但有棱有角,通体为透明玻璃,分为三段式设计:第一段如剑挌,稍宽一些,形似君子之肩。第二段略微从两侧凹陷,形似君子腰背上身。第三段上端与第一段下端同宽,但呈倒梯形慢慢收缩,形似君子之裳(下衣)。

    整体寓意为一个头戴冠冕的君子,从容站在那里,犹如一把出鞘宝剑。锋芒毕露之中,又谦谦有礼,落落大方。而且整个酒瓶并不修长,反而刻意压短变宽,瓶身设计简约,不做细节雕饰,显得庄重大气而沉稳有度。

    “文君·天枢”属于高端商务酒,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另外,仙酒集团还打算推出一款“文君·绿绮”,以司马相如的古琴命名。整个酒瓶呈淡绿色,仿哥窑瓷器的釉面纹片设计,颇有些小资文艺情调。但这个市场定位不是很明确,所以暂时搁置了,取而代之的是家宴酒“文君·当垆”。

    小马哥一直不声不响坐着,宋维扬给他倒了一杯,笑道:“尝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