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85【高端访问】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同样是在四合院,但今天的访客不一样。

    葡萄架周围放了两个灯光设备,宋维扬虽然没有化妆,但穿得明显更正式一些,坐他对面的是央视主持人水钧益。

    京东方在资金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接受了宋维扬的建议,愿意砸巨资对OLED面板技术进行研发。但王东生也提出了相应要求,就是宋维扬必须为京东方强势站台,以确保京东方平稳度过眼下难关。

    只要宋维扬站出来,公开表示看好京东方,不管是债主还是股民,都将对京东方更有信心。

    宋维扬满口答应下来,他为了做智能手机,必须联合多家企业,否则必然有被人卡脖子的潜在危险。

    不仅京东方被宋维扬忽悠研发OLED面板,曹德望也答应宋维扬,福耀玻璃将投资研发专用于手机面板的钢化玻璃——主要是神州那边的项目开发人员反应,目前市场上所有材质的面板,都经不起手指反复划来划去,顶多个把月手机屏幕就要被划坏。

    历史上,第一代苹果智能手机,研发阶段采用的是塑料面板。结果苹果手机都快问世了,才发现塑料面板不耐划,于是乔布斯找到了做直升机玻璃的康宁。而康宁只用一个月的时间,就研发出专用于智能手机面板的“大猩猩玻璃”。

    随着苹果智能手机一炮而红,康宁也发现了新大陆,很快正式成立新材料事业部。十年之后,苹果、三星、华为等品牌的旗舰机,基本都采用康宁的大猩猩玻璃来做面板。

    至于曹德望的福耀玻璃,虽然主营汽车玻璃业务,但也涉及建筑玻璃等领域,在钢化玻璃方面有一定技术积累。

    由福耀研发特殊玻璃材质,由京东方研发OLED技术,再由神州研发多点触控等技术,未来神州智能手机的屏幕才能称得上完全体。当然,也不能缺了比亚迪的电池技术,智能手机的耗电速度实在太快了!

    换成别的中国企业家来研发智能手机,还真不一定能成功,因为各方面都需要技术创新,必须联合诸多厂商齐心协力才行。而在智能手机前途渺茫的时代,你怎么说服其他厂商投入研发?得靠影响力!

    宋维扬就有这样的影响力,因为他总是能够成功,别人相信他的商业战略眼光。

    “宋先生,你好!”水钧益微笑握手。

    宋维扬点头道:“你好!”

    水钧益问:“可以开始了吗?”

    宋维扬道:“当然。”

    水钧益主持的《高端访问》,从内容形式上,有点类似凤凰台的《名人面对面》。

    但央视的节目嘛,肯定更加高端——凤凰台撞大运才能采访到一两个国外领导人,平时基本都采访国内外各界名流。而央视的《高端访问》,基本都采访总统、总理、首相等等,最差劲的也至少是部长级别,实在没有好机会才去采访各界名流。

    更牛逼的是,水钧益如果选定了采访目标,直接通过外交部门进行联系。而且还经常请那些总统首相们,在节目里表演才艺,比如唱歌啊、弹钢琴之类的,这些也需要外交部门事先就协调好,否则录制时突然提出就会很冒昧。

    一般的国内富豪,水钧益都懒得采访,至少得富豪榜前20才能引起他的兴趣。

    没办法,此时的水钧益太红了,红得已经炙手可热。

    跟许大美女在《名人面对面》的主持风格不用,即便上门采访,水钧益也不会东拉西扯,而是选定了内容就直奔主题——主要是各国政要没时间东拉西扯。

    水钧益直接问道:“宋先生好像说过,你不会再碰国内股市,为什么要收购京东方股份呢?”

    宋维扬说:“收购京东方股份,属于长远战略投资,而非一般的资本游戏。”

    “你看好京东方的发展潜力?”水钧益问。

    宋维扬说:“国内做面板的厂商不少,但只有京东方拥有雄厚的技术储备。”

    水钧益说:“据我了解,现在全球面板市场都不景气,面板价格已经下跌超过50%。”

    宋维扬说:“反周期操作嘛。”

    “为什么专注于面板领域?”水钧益问。

    宋维扬说:“面板市场前景广阔。电视、电脑、手机……诸多电子产品都需要用到面板。而现在的情况是,一方面我国电子产品市场蓬勃发展,一方面又是我国面板资源严重缺失。现在已经迈入信息化时代,电子产品充斥于我们的日常生活。如果中国无法诞生属于自己的面板巨头,未来必将受制于人,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

    水钧益说:“但是京东方自上市以来,只有一年在盈利。今年更是亏损严重,如果明年还是无法扭亏,就将有被迫退市的危险。”

    “这很正常,”宋维扬笑道,“反周期操作肯定要亏损,更何况是做面板。建一条五代生产线就要耗资近100亿元,而且至少要一年以上才能投产,投产之后还不能保证盈利,巨额亏损属于情理之中的事情。我做投资不看短期利益,只看长远发展,否则我还投资什么科技企业,直接跑去搞房地产不是来钱更快?”

    水钧益问:“这是你的经商理念?”

    “是的,”宋维扬说,“我给自己的定位是企业家,而非是商人。”

    水钧益问:“企业家和商人的区别是什么?”

    宋维扬道:“格局。”

    “格局?”这个回答有点出乎水钧益的预料。

    宋维扬说:“我们可以把经商分为几个等级。最初级的只能叫生意人,为什么这样说呢?从字面意思就能理解。咱们中国的汉字博大精深,‘找工作’又叫‘找活干’,我老家的方言干脆叫‘找活路’。‘做生意’的‘生’,其实就是‘谋生’的‘生’,归根结底是出于生计。小商小贩是生意人,哪里有钱赚,就跑去哪里,做什么能赚钱,就去做什么。他们看到的是眼前利益,也缺乏长远规划。”

    水钧益问:“然后呢?”

    宋维扬说:“更高等级的就能叫商人了。这类生意人已经不用为谋生而苦恼,他们有更多的精力和底气,去谋划更复杂的问题。商人会考虑投入与收益的比例,会通过利润大小做取舍,会考虑长远的品牌经营,也会着眼于更大的市场。但归根结底,他们考虑的是钱,是丰厚的利润。”

    水钧益问:“那企业家就不考虑利润,不考虑钱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