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同欢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婚前,甄珩又去了初遇姜似的林间。

    正是深秋,青翠的山林变成了金黄浅红,一派灿烂。

    甄珩踩着厚厚的积叶,一步步走至那棵树前。

    他就是在这里遇到那个姑娘的。

    那日正是夏至,他记得很清楚。不是因为夏至这一天有什么特别,而是在这一天他遇到了一个特别的人。

    他以为那个从树梢跳下来的少女是山林间的妖,让他看过的那些精怪故事瞬间生动起来,为此辗转难寐,心怀期盼。

    后来他才知道她是东平伯府四姑娘,父亲对她以侄女相待。

    他以为,这是天赐的缘分。

    他与她有超脱世俗的一场相遇,又有世俗中的牵扯。

    可再后来她与七皇子定了亲,成了王妃,又成了太子妃,到现在成了皇后。

    他早就放下了对她的那份心思,一直放不下的是自己第一次心动的那种心情。

    不过如今他要娶妻,便是这样的心情也该放下了。

    这一日,甄珩在山林间灌了一壶酒,随后把喝空的酒壶扔进了山涧。

    锡酒壶在水中沉沉浮浮,很快不见影踪。

    大婚那日天高气爽,来了许多人。

    记不清有多少人向新郎官道贺。

    甄珩听着这些,心中一派冷静。

    他自幼聪慧过人,听多了赞扬,等到连中三元更是活在世人的关注与追捧中,对这些早已习以为常。

    尚公主对别人来说风光无限,对他来说,与娶一名寻常大家闺秀没什么差别。

    拜过堂进了新房,甄珩在喜娘的催促下挑开了盖头。

    一张花容月貌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福清公主抬眸,大着胆子与甄珩对视。

    她还是有些紧张。

    这份紧张并不是因为出阁,甚至不是因为离开了熟悉的皇宫,而是因为头上蒙了喜帕,让她在清醒时再次陷入黑暗中。

    她怕黑。

    这种融入骨子里的恐惧大概这一生都挥之不去。

    因为这样,福清公主对挑起她头上盖头的男子好感油然而生。

    她与之对视,下意识嫣然一笑。

    甄珩一时怔住。

    他不吃惊大周唯一的嫡公主是个美人,可他想象中或是美得高贵骄纵,打量他这个夫君时难掩傲慢;或是美得端庄柔婉,大婚之夜忐忑娇羞。

    可他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干净笑颜。特别是对方的一双眼睛如宝石般明亮纯净,一尘不染。

    甄珩想,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女子定然是位好姑娘。

    他没奢望过与妻子情投意合,但得一位心思纯净的女子为妻,日子至少不会差。

    甄珩不由回之一笑。

    一番繁琐的礼仪后,甄珩离开新房,去给宾客敬酒。

    因着甄珩驸马爷的身份,宾客没敢狠灌,甄珩喝得微醺返回新房。

    铺着大红锦被的喜床上,福清公主正安安静静等着。

    她卸了钗环绾着一个简单的髻儿,身上的繁重喜服也换成了红罗裙。

    隔在甄珩心头的距离感陡然减轻,令他不由加快了脚步。

    “你回来了,要不要喝口茶醒醒酒?”福清公主主动开口询问。

    她的声音如同她的眼睛一般干净,没有多少新嫁娘的娇羞。

    甄珩哑然失笑。

    他对素未谋面的公主未动男女之情,公主对他这个素未谋面的新郎官也是一样。

    这个认识反而令他浑身轻松起来。

    先从朋友相处,或许是个不错的开始。

    甄珩笑着道:“我喝得不多,不用醒酒。公主饿了么?”

    新嫁娘饿肚子也是惯例。

    福清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