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飞羽(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韩立倒背双手的站在半空中,目光中带着一丝追忆。

    一阵阵轻柔的海风拂面而来,风中夹带着浓郁的咸湿气味。

    这里正是天南附近的无边海,当年他和紫灵从一头罗睺腹中飞出,便是来到了这里。

    此处灵气非常匮乏,但韩立的神魂却异常舒坦,就好像离家多年的游子,在外历经坎坷磨砺,终于回到了思念已久的家乡一般。

    那是一种心灵上的安定,是任何地方都无法取代的地方。

    韩立深深呼吸了几口,却也没有在这里多待,身形一晃之下消失在了原处,然后出现在一片山脉的半空。

    这是一片不算高大的山脉,其中有十几座大小不一的险要山峰相连的区域,颇为引人注目。

    山峰各处修建了不少关卡暗卡,不时有劲装打扮的身影进出,却是被一个凡俗武林门派占据。

    此山正是彩霞山,而占据此地的也正是七玄门,很多他熟悉的人都在这里,墨大夫,张铁,少年时的自己……

    七玄门弟子房附近的一座小山谷中,一个面容冷峻的黑衣少年挥舞着手中长刀,正在练习一门刀法。

    这个少年,正是厉飞雨。

    掌天瓶已失,韩立趁着这最后的机会,决定返回过去,最后看一眼这个童年好友。

    厉飞雨挥舞手中长刀,刀风呼啸间,寒光四起,隐有风雷之声,颇具威势。

    他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透,握刀的手臂也一片红肿,却没有停下休息,仍旧咬牙练习。

    韩立看见此幕,暗暗点头,当年厉飞雨的刀法如此出众,服食抽髓丸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还与如复一日的辛苦练习分不开的。

    与此同时,他手中小瓶越来越淡,所剩力量已经无几。

    韩立目光一转,抬手掐诀一点。

    一道黑光从他指尖射出,一闪即逝的没入了厉飞雨的眉心,辛苦练刀的厉飞雨并未察觉到任何异样,仍旧继续挥洒着汗水。

    韩立微微一笑,正要返回现实,眉梢突然一挑,朝着下面望去。

    一个面容普通的黑肤少年正从神手谷中走出,朝着谷外而去,脸上满是茫然神情,似乎在神游物外。

    这不正是少年时的自己吗?

    韩立心中一动,目光往前延伸。

    少年前面不远处的地面上,掌天瓶静静躺在那里,等待着被发现。

    只是根据下面的少年走路的步伐轨迹来判断,这次的自己,应该发现不了掌天瓶,似乎会直接从瓶子旁路过……

    韩立心念转动,抬腿一脚虚踢。

    埋在地面的掌天瓶微微一动,无声无息向左偏移了几寸距离。

    “哎呦!”少年的自己倒吸一口凉气,抱着自己的脚丫子,坐在了地上。

    韩立眼见此幕,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就在此刻,他手中瓶子终于彻底变成透明,里面的力量消耗殆尽,嘭的一声碎裂。

    一个时空通道在韩立身后凭空出现,一股时间之力一卷而至,将其身体吞了进去。

    天外域,南宫婉和金童站在那里,眼中隐隐都有了一丝焦急。

    就在此刻,二人前方不远处虚空如同水波般翻涌,现出一个时空通道。

    一道人影从里面飞出,正是韩立。

    南宫婉和金童看到他出现,面露喜色,立刻迎了上来。

    ……

    时移世易,光阴流逝,转眼间不知过去了多少万年。

    黑土仙域,飞升台上数百个飞升法阵正在运转,散发出一圈圈的光芒,每个飞升法阵旁都站着一个接引修士。

    黑土仙域下面连接着不知多少下界界域,法阵不时亮起,传送出一个个飞升之人,被接引修士引到远处的一片连绵建筑内。

    飞升台上一个法阵光芒突然大亮,直冲向天,一个五官冷峻的黑衣青年在法阵内浮现而出。

    此人半边身体焦黑,显然非常艰苦才度过了飞升之劫,此刻处于昏迷状态。

    青年还在流血的手紧紧握着一柄黑色长刀,二者似乎长在了一起。

    黑刀此刻布满了裂纹,上面铭刻了两个象形古字“飞羽”,黑刀是件仙器,似乎是先天仙器,刀身虽然布满裂纹,仍旧散发出惊人的刀意。

    此法阵旁站着一个接引修士,是个白发中年男子,剑眉明目,风仪颇美,只可惜两鬓已经斑白,眼角也布满了一道道皱纹,样貌虽然只是中年,却给人一种异常苍老的感觉。

    他看到黑衣青年,面露诧异之色,抬手一挥。

    一道白光从白发男子手中飞出,笼罩在黑衣青年身上,青年身上的伤口飞快愈合,很快清醒过来。

    一清醒过来,黑衣青年立刻看向手中黑刀,眼中露出一丝痛惜之色。

    “在下高升,欢迎道友飞升到黑土仙域。”白发中年男子站在一旁,含笑说道。

    “在下厉飞羽,是从北风界飞升来此。”黑衣青年朝着周围暗暗打量,面露惊奇之色。

    “厉飞羽……”高升怔了一下。

    “在下的名字有何不妥吗?”厉飞羽看到高升的神情,目光闪动了一下。

    “没有不妥,只是道友的姓名,和真仙界一位大能很像,只差了一个字,那位前辈是下雨之雨,道友是羽毛之羽。”高升神情恢复过来,笑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