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四十七章 新雄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追兵赶来,见到宁抱关的头颅,无不纵声欢呼,骑马来回践踏剩余的尸体。

    宁军兵卒手捧着的头颅与肢体全被夺走,然后被命令站到一边,他们不太服气,总想提醒对方功劳是自己的,结果惹恼追兵,全都死于乱刀之下。

    只有冠道孤站得远,一声不吭,任凭追兵将自己当成俘虏。

    追兵闹了一阵,带着战利品回往邺城,谁都没有往荒谷里来。

    官道上终于安静下来,留下几具尸体与浓重的血腥气味,张释清觉得已无必要再守下去,传令回谷。

    众人一路上小声议论,说的都是宁王下场,唏嘘不已,只有张释清关心另一件事,沉默多时,到了住房门外,与众人告辞之后,她问:“为什么寇道孤说你死在乱军之中?”

    “大概是有人误传消息,不管怎样,这是件好事,最近两年,很少有人进谷打扰,或许与此有关。”

    “这不是‘误传’,肯定是……肯定是欢颜制造的消息,以遂你愿。”

    “也有可能。”徐础笑道。

    “唉。”张释清进屋,点燃油灯,解下腰刀等物,转身道:“她为什么还不成亲?”

    “谁?”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欢颜郡主吗?这个……可能是因为楼矶下落不明吧。”

    楼矶是欢颜郡主的未婚夫,归在宁王麾下,梁王曾许诺会想办法解除这桩婚事,还没成功,先已身殒,此后谷里再没听说过楼矶的消息。

    张释清哼了一声,“欢颜不肯成亲,其实是为了你,你们两人一直惺惺相惜,每次你坏了朝廷大事,她都不生气。而且你二人心有灵犀,你想假死,她就替你昭告天下。”

    徐础笑了几声,上前轻轻搂住妻子,柔声劝慰,见她总是不能解开心结,于是松开双手,道:“你想知道欢颜郡主是怎样的人?”

    “我们从小一块长大,她不过年长几岁,我知道是她是怎样的人。”

    “你只知道‘欢颜’,并不知道‘欢颜郡主’。”

    “又来这一套,但是听你说说倒也无妨。”张释清坐下看着丈夫,“洗耳恭听。”

    徐础笑了笑,随即收敛,“欢颜是你的玩伴,名为姑侄,情同姐妹。”

    张释清点头,“这倒没错,欢颜虽然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却是与我最亲密的人之一。”

    “欢颜郡主则是张氏之女,眼看大厦将倾,欲凭一己之力撑起整个朝廷,奈何大势不在,她无非稍稍延缓些时日而已。”

    “所以说你们两人惺惺相惜。”

    “但我们走的不是同一条路,她不肯成亲,不是因为我,也不是因为楼矶,而是壮志未酬,无心它顾。”

    张释清起身笑道:“看你这么努力地解释,好吧,我不计较了。但我另有一句话要说。”

    “洗耳恭听。”

    “当初你决定隐居谷中,我其实有点遗憾,偶尔会觉得你在浪费才华,我也不能一展抱负——我没有欢颜的雄心,但也喜欢驰骋四方的感觉——刚刚所见,让我再无遗憾,一点也没有。”

    徐础上前,再次轻轻抱住妻子。

    一连几日,谷外十分安静,渐渐地,官道上开始有行人经过,先是匆匆而过的兵卒,随后百姓逐渐增多。

    谷中人外出打探,得知如今占据邺城的人乃是汝南王鲍敦,他正分兵夺取周围郡县,同时四处征兵,将要一鼓作气北攻渔阳。

    鲍敦一年前投靠楚王,群雄与宁军决战之后,各自退去,他奉命留下平定整个冀州。

    又过半个月,天气转冷,谷中的平静生活被一群客人打断。

    来者是一队将士,也不派人通禀,下马用利刃砍掉杂草,推开荆棘与枯枝,再以坐骑来回踩踏,只用一个时辰就开出一条通道。

    徐础禁制任何人前去干扰,特意叮嘱张释清:“他们有备而来,阻挡无益,不如静观其变。”

    谷中大人带着孩子去往后山躲藏,只剩不到十人留下。

    十几名骑士闯入村中,当先一人高声道:“汝南鲍敦特来拜访,请徐先生出来说话!”

    徐础其实一直站在自家门口,这时举手道:“在这里。”

    鲍敦目光扫来,看了一会,哈哈大笑,跳下马来,把缰绳扔给随从,独自大步走近,拱手道:“好一处世外桃源,天下汹汹,谷中寂寂,徐先生在此安度岁月,羡煞天下多少人。”

    徐础已将张释清等人支到别的房间里,独自面对客人,也拱手道:“天下人只知汝南王,不知我徐础。”

    鲍敦样貌变化不小,尤其是整个人的气度,再没有当初的犹豫与茫然,满脸带笑也掩藏不住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