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5章 会死的更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华御尧“……”

    华御尧内心其实都已经要憋出内伤了,见云长歌这一脸的无辜,心里就越发的气闷了。她到底是真听不懂还是假听不懂啊!

    “没。”华御尧摸摸鼻子,看着云长歌,“你难道不觉得,你身边的男子太多了些吗?”

    云长歌努力的想了一下,一脸无辜的摇摇头。

    华御尧“……!!!”

    “你看啊,我身边只有你啊,白灵是灵兽,这个不算的,还有阴黎晩,他和舞烟关系好,也不算。至于其他的,连话都没怎么说过。”云长歌摊摊手,一双眸子里满是疑惑,“怎么,你想说什么?”

    华御尧扶额。

    看来注定云长歌是理解不了他那点小心思了。

    白灵原本已经努力的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结果一听云长歌说自己不算男的,那叫一个心塞啊我说主子,我不就是出现的频率低了点吗?咱能不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没什么。”华御尧真是败给云长歌了,只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云长歌点点头,又奇怪的看了华御尧一眼,总觉得他今天好像怪怪的。

    有了华御尧的陪伴,日子似乎过的就快了一些。白天,他们一起去云庆梵那边请安,晚上,他守着她修炼,云筱婉也自觉的不来找骂了。

    “小姐,小姐不好了,老爷晕过去了!”有丫鬟匆匆来报。

    云长歌和华御尧对视一眼,叫了隔壁的阴黎晩几个人,匆匆的往正厅跑去。

    云庆梵已经被人扶着仰面躺了下来,在正厅的屏风后面。云长歌催动灵力将樱修召唤出来,让她帮忙看看情况。

    樱修的表情严肃,把脉又探了鼻息,之后又用灵力进行了一下检查“中毒。”

    两个字,让云长歌心里的猜测得到了验证。

    “那毒源呢?”云长歌问道。

    樱修有些不确定的看了看华御尧,又看看躺着的云庆梵,深吸一口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中灵界的人可能参与进来了。”

    “此话怎讲?”云长歌追问。

    樱修指着云庆梵“其实他中毒的原理很简单,主人曾经怀疑过的安神茶是一部分,若是在这个下灵界,确实没有什么东西能和它相克,自然也不会有毒性。但是我感觉到了一股很奇怪的能量,和安神茶中的成分正好冲突了。”

    华御尧皱眉“能量?”

    樱修点头“没错,是一股能量。我猜前几日我们都感受到的那个人,应该会是关键,只是抓不到而已。”

    云长歌也在一瞬间想到了这件事情,不免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来人,云筱婉在哪儿?”

    侍女微微行礼“回小姐,她正在自己房间歇息,说是染了风寒。”

    云长歌挑眉,嘴角微勾,挥退了下人。

    “长歌姐姐,你打算下一步干什么?”卫薇安有些兴奋,一双眸子里带着怒火,“是不是要好好惩罚一下那个女的!”

    唐舞烟一把按住了她“安安乖,这件事情不是小孩子能插嘴的。”

    卫薇安被捂住了嘴,奋力的挣扎。

    云长歌摇头“樱修,是不是现在找不到解毒的法子?”

    樱修点头“若是强行解毒,可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这毒说烈也不算烈,只是会让人一直昏睡而已。”

    云长歌这才放心下来“走吧,去看看云筱婉有什么解释。”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云筱婉的院子走去,这还没进院子,就被两个侍女拦住了。

    “小姐,我们家姑娘身子不适,现在不便见客。”

    云长歌嘴角微勾“我们可是姐妹,哪里是什么客人。”

    侍女被云长歌这一句堵得说不出话来,却还是死死的拦着,不让他们进去。

    “还是说,你们这院子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不敢让我们看啊?”唐舞烟轻哼一声,一把将侍女推开。

    侍女踉跄两步,却已经挡不住了。

    云长歌伸手将门推开,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咳嗽,扑面而来的,是难闻的药味。

    “姐姐身子如何?”云长歌没有直接质问,而是径直走过去,坐在了云筱婉的床前。

    云筱婉看到云长歌之后,眸子不受控制的收缩了两下,这才露出一个柔弱的笑“没事,劳烦妹妹费心了。听闻爹爹晕倒了,妹妹可有去看看?”

    云长歌点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