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关于命运我更有经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时间就已经知道此事的皇帝异常震怒,他倒不是担心这么大的事情很快就会有言官参奏弹劾,大战之前调动情绪本来就是他的拿手好戏,更不用说这简直是瞌睡送上来的枕头主要是在另一个方面,这个脸其实打得不轻,前脚刚刚高调的把闫宇平送走,后脚就差那么一点儿,就把人家孩子差点坑死,这种难以启齿的羞辱感,让皇帝像一只暴怒的雄狮,憋得难受啊!这老脸被打的啪啪响啊!可惜,没地儿说理去。

    按道理说,你万骑突进三千里,狠狠的搞了人家北沧一下,人家返回头也搞你一下,这没毛病,商场战场都讲究个你来我往,国与国之间更是,可是,这劲儿有点寸啊!满大秦你搞谁不好?就算是来皇宫刺杀一下朕,也没啥!偏偏跟个都没及冠礼的小孩子置气?至于不?两个多月了,李惊澜不声不响的在书院安安静静读书修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不惹是生非,活脱脱好孩子形象,你这么一搞,让别人怎么想?我堂堂一个大秦皇帝说好了要保护人家,把人家家里人和保镖都赶走了,拍着胸脯说没问题,这孩子我保了,结果扭头的功夫,孩子就差点给人掐死,别说人家里人了,就是街坊邻居都的腹诽啊!丢不丢人?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这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啊!

    皇帝已经可以想见,今天的朝堂上百官的言语激愤,大秦书院自从建院从未有过如此奇耻大辱,从未有坐镇书院的夫子被刺杀的情况,当然刺杀老夫子那是不可能的,一对一的单挑道门没有这个实力,司马剑神未必能破了夫子的戒尺,而吕彦超据说是被夫子的“如沐清风”身法气的暴跳如雷,根本打不到,大骂当年的老书生无耻,老夫子却笑着说,君子避祸如风知秋声,转头就跟老剑神说这套身法源自于“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远则生怨近则不逊!”,差点没把吕武夫气死,我特么是女人还是小人?江湖天下,除了这两位又有谁能奈夫子何?这刚刚换了小夫子,虽然文官系统对这把椅子垂涎已久,虽然这不符合常理,虽然他们对少年极为不满,但终究是大义在先,京师重地出了这么大的事,有关部门难辞其咎,这是头等大事,参奏这个,这走到天下都是挺着胸脯的,数十万文人学子都看着呢!这风头谁不想抢?文人相轻,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大家低头猛冲吧!

    可只有皇帝自己知道,那个烦躁劲儿,不管百官有心无意,每一次参奏,都像打自己一次耳光一样,满朝文武一人一记,光是想想头皮就发麻!

    关键还有个怎么处理这个后续事情的问题,秦沧之战自然是乘着这个机会顺水推舟,可李惊澜怎么办?是走?是留?走要怎么走?留要怎么留?

    果不其然,朝堂上的打脸还未结束,一位读书人模样的青年商人,自蜀中入京,进门就是砸银子,整整三百万两的银子流水介送进书院,给书院一口气到造了是一大两小三套阵法,探查,预警,防御,一个不少,美其名曰代自己和整个蜀中读书人,为大秦文脉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绝不能让沧狗再钻空子。这个年轻人姓高,高洪涛,一辈子读书没啥出息,武道修行没啥出息,唯一的一项本事就是赚钱。上人都很吝啬,他也不例外,但这一次例外,因为,当年一无是处的他在府里喂马,很多人都笑话他,但是府里的公子从来没有把他当做下人,和他一起拔草,一起量豆子,一起刷马,很开心很快活,后来,这个孩子叫了他一声“哥!”再后来自己咬着牙入蜀十年,成就了蜀中第一富翁的名头,这位鞋子底磨穿了都只是自己再剪了线头,重新换副鞋底的老抠,在弟弟受欺负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把家底子都搬了出来,千金散尽不复来又如何?高洪涛根本不在乎!

    北门外一道长虹惊天,白衣女剑仙不顾四年前的首尾还未完全消逝殆尽,携剑“清歌”,悍然入城,面对礼部的责问,女子剑仙并未回答,反而是姚志萍出言狠辣,将前来问责的礼部官员骂了个狗血喷头,说什么狗仗人势,正经事儿做不了,欺负孤儿寡母倒挺在行,小夫子在书院出事天大的事故不问,偏偏在这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喋喋不休,有本事明儿礼部把书院安全这块儿接管了,小夫子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敢么?不敢,就给老娘闭嘴,指望你们保护小夫子?老娘不信!咋的,不敢,不敢就赶紧滚蛋!

    女子剑仙冷眼旁观,礼部的几位就感觉如同身陷冰窟,在瑟瑟发抖中,狼狈逃离。

    刚才还如泼妇般疯癫的姚志萍,一转身,就目光温柔,泪流满面“何苦呢?”

    女子剑仙轻轻搀住姚志萍的腋下“娘,我的家在这里!娘在这里,弟弟在这里!”

    姚志萍脸色突变,李惊弦万年寒冰般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娘,就别骂爹了吧!反正他也听不见!”

    知母莫若子,女子剑仙还未等娘发作,就知道她要做什么。

    姚志萍瞪了她一眼“哼,果然是女儿大了偏亲爹一些,白养你了!”

    女子剑仙罕见的轻轻摇了一下娘的臂膊,娇嗔了一声“娘!”

    姚志萍这次没有流泪,而是把眼泪都咽进肚子里,打从娘胎起,这个要强的女儿从未如此温柔。姚志萍的胸腔内发出一声悲鸣,脸上却面带笑容。

    言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