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长安落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什么是皇帝的底线?燕国使团死尽死绝没关系,只要给朕留一个传话人就行,书院那个小王八蛋,打死打残不要紧,说不定这还算救他一命,朕这边厚赏他,这都没毛病;但在长安,易小蝉伤了一根毫毛都不行,这个是皇帝的脸面,大秦的脸面,总不能前脚易行空为大秦捐躯,尸骨未寒,后脚易家唯一的传人就被人欺负?这叔叔怎么当的?欺负孤儿寡母,这在市井之中都是跌大份儿的,这大秦共主的叔叔怎么当的?

    易行空这个王爷,他还不同于其他亲王皇子,一生对大秦有过无数的贡献不说,一门男丁全部为国捐躯也不说,关键是能干事,能信任,还淡泊功名,从没在朝堂上,私下里干过任何蝇营狗苟的事,人家干了这么多事,还从没给两代皇帝添过堵,临死还把太子给救了。这情分就大了去了。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简直就不是底线是红线啊!别说踩,靠上去就得脱层皮。

    当初李惊澜抛开纷杂的关系之后,思虑再三,不得已把易小蝉拉下了水,无论是师门的关系,还是武胜关一战,这套路,都挑不出任何毛病,只是和易小蝉密议此事的时候,没少被调侃,那飞醋吃的叫一个酸,饶是李惊澜脸皮千锤百炼,也是落荒而逃。

    公主,郡主,单纯从字面上看,自然是前者更尊贵,可实际上,恰恰相反,在大秦长安,以及以后的漫长岁月中,她们的地位差别简直是云泥之别,而且只会越拉越大。

    所以,老宦官在华光楼一声大吼,台前幕后的手没有一个再敢往出伸一个指尖,半个都没有。王侯将相,没一个能比得过老王爷身前死后的身份,江湖豪客谁没个三亲六故?这就是抄家灭族啊!

    百官震怒,没办法,公主遇刺?谁心里不清楚?没办法人家有互证,抬到明面上来的燕国使节和小公主,身份上没半点毛病,还加上君子一言的大秦书院,咬死了就是行刺公主,怎么着,再厚的脸皮也不敢我大秦刺客就是冲着燕国使团来的,跟郡主没有任何关系,实在是碰巧了?没人敢这么丢人。在关系大秦脸面上朝堂上,只有一边儿倒。

    皇帝震怒,心里把操蛋的李惊澜骂了一百遍,你带上谁不好?偏偏好死不死带去小郡主?这有个闪失,谁都挂不住啊!可仔细想想,要破这个局,依靠这个小王八蛋在京城的关系,太子不敢用,黑衣卫不能用,关系比较好的吴庸,又划清了界限,还真是只有这一条路好走,最起码,现在除了自己挨了一枪,没搞出什么不可挽回的大事,否则就真该千刀万剐了。

    这下好了,燕国使团进京十几日,可以装作看不见,再晾它十几日,也只是皇帝心情好坏的问题,可小郡主在长安,在燕国使团面前遇袭,你不慰问一下?接降书纳顺表那也是之后的事,至少现在它还代表一国吧!大秦的大国之风还要不要了?感情自己这段时间的矜持都白装了。皇帝心里这个恨啊!顺带把死胖子又骂了一百遍。

    皇帝一怒,长安令,刑部,黑衣卫,羽林卫都发了疯不说,鸿胪寺这边也迅速恢复了工作效率,苦苦熬了十几日的厉天行好不容易被皇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