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五章 我很厉害的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白歌没有依言坐下,而是选择站在一旁,歪着头看着古道子

    面上蒙着的薄纱微微晃动,划着犹如书店外的雪,那般清寒

    青灯照拂,将她拖出越来越长的影子

    古道子抬起头看着她,眼中仿佛有万千繁华掠过,像是从很远的距离走过来的人,从虚幻到真实

    “请坐”

    再度邀请过后,古道子低下了头,翻阅开没看完的书,宁静致远

    白歌好奇的看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清晰的透露出好奇的光芒,然后看着他对面的椅子,想了想,迈动莲步,坐了上去

    “我叫白歌,黑白的白,歌曲的歌,是红袖春鸯楼的人”

    白歌坐在椅子上,看着古道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介绍出自己的名字

    古道子抬起头,微微一笑,说道:“我知道你”

    “嗯?”白歌略显得有些可爱的歪了歪头

    古道子笑了笑,将书放在桌上,这一次没有再看的意思,将书叠放在桌上,从茶盒中取出恰当的茶叶,放在茶壶里,再用一直没有凉下去的热水浸在其中,缓缓泡开

    一切做完之后,古道子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直视着她的眼睛,透过这双漂亮的眼睛似乎可看见她隐藏起来的容貌

    她的容貌虽然略显模糊,却很漂亮,真的很漂亮

    古道子看了一会儿,说道:“古道子”

    这是一段非常简短的自我介绍

    白歌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你”

    和古道子方才一般的话

    古道子笑了笑,没有问她为什么知道自己,拿起茶壶,将一切工序做好,然后给白歌沏了杯热茶,说道:“茶好了”

    白歌看了眼茶,没有喝,而是看着他说道:“我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

    她虽然懒,却也知道一个人正常的反应,但古道子的反应令她感觉到很奇怪

    “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古道子端起自己的茶杯,抿了一口,笑着说道

    白歌薄纱后的小嘴抿了抿,感觉自己今天说的话似乎有些多了,便直入主题的说道:“你不怕我?”

    古道子闻言动作微滞,看着她说道:“我没有怕过任何人”

    言语中,透露出极致的认真

    他,真的没有怕过任何人

    地球时期,他以一个孩童的身躯修行,独自一人扛起师尊留下来的天符宗大旗,从修行百门当中扬出天骄的名头,在众多窥视的目光下,逐渐成为参天大树,重新将天符宗位列正道巅峰大派

    他,何曾怕过

    当日伐魔大战中,他赴死一战魔尊,与之同归于尽,又何曾有过惧怕

    大道路上,很长

    若是害怕,那么就不要走了!

    寒风吹拂进来,有些微凉

    窗侧的古道子穿着白袍,无形中,透出至尊的气魄,像是触手可及天空的伟岸大能

    地球的天不高,他曾经触碰过,甚至亲自体会过,也是一代巅峰的人物

    若不论修为、境界,他曾经的身份便对等于蛮荒大陆上的巅峰大能

    这等人物,永远不会有过惧怕

    白歌看着古道子,清冷的眼眸中浮现出微微的惊讶,很疑惑眼前这人明明不过是先天之境,如何有底气拥有这般大的傲气

    至尊般的气势一晃而逝

    古道子手指拂过茶壁,像是一个平凡人一般,说道:“姑娘深夜造访书店,不知所为何事”

    白歌歪了歪头,然后看过四周的书阁,早在她等待古道子归来时,便将书阁的藏书名字都看过了,以她的眼界,自然不会对这些凡人的书籍和传说感兴趣

    “不是为了看书”白歌是这样说道

    古道子抬起头,说道:“那你,是为了找我?”

    古道子心中有惊意,以他刻意隐藏的能力,红袖春鸯楼还会找到他?

    如果这是这样,他无疑是小觑了红袖春鸯楼

    青阳城的水,比他想的还要深

    白歌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道:“我们,一直再找你”

    我们,代表的是红袖春鸯楼

    古道子自然知道,可他更好奇的是红袖春鸯楼如何知道他在这里

    目前知道他身份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李思远

    可,李思远没有出卖他的理由

    李思远若是想要出卖他,早就可以出卖了

    古道子可以看出,李思远有意帮助他,并没有恶意

    古道子想了想,直接问了出来,说道:“你们是如何找到我的”

    白歌手指缭绕着一缕发丝,想着玉漱夫人的话,说道:“这座书店,离红袖春鸯楼很近”

    同在青衣坊,距离真的很近

    在这里,透过窗子就可以看见红袖春鸯楼

    白歌的眸子顺着窗户向外望去,恰好可以看见远处灯火通明的红袖春鸯楼,灯火照在她的眼睛里,无比的明媚

    古道子微微皱眉,说道:“只是如此?”

    若是如此,古道子不信

    他三个月未曾修行,只不过是同平常人一般的看书,即便是伤势,也不过是凭借身体的自愈能力自己痊愈,这般的他,红袖春鸯楼又是如何能够发现他

    至少,凝元境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不可能发现他

    因为,他曾经在那个境界停滞了很久,对那个境界了解的很多很多

    白歌想了想,对他说道:“夫人在三个月前认识了一个人,他叫李思远”

    古道子闻言,微微皱眉,深思一会儿,顿时明白问题出现在哪里了,微微叹了一口气

    白歌继续说道:“夫人常常待在红袖春鸯楼,很少对人感兴趣,所以她发现李思远平日里总往这何书店跑,然后她就看见了你”

    古道子低头品了品茶,一瞬间想到了很多,然后抬起头说道:“我没有在你身上看见敌意,更没有看见杀意”

    白歌,他在昨天晚上,大致是这个时辰,便见到过她

    一个很有潜力的符师

    古道子在心里是这般评价的

    再而言之,就是很强

    强,真的很强

    足矣和地球时期的他,同境界媲美一二

    地球时期的古道子,同境界无敌

    白歌看着他微微蹙眉,说道:“为什么要有敌意”

    她很不解,为什么她对古道子要有敌意呢?

    古道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