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九章 假面身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青阳城,林家。

    庄严的庭院东侧,高筑着一座尽显肃穆的殿堂,笼罩着威严的气息。

    光线涌入殿堂,渐渐明亮。

    殿堂首位的右手下方,坐着一位风韵犹存的美妇,披着一件朱红色的霓裳,发髻高攀,头发中插着一根垂下水晶吊坠的金簪,无比的高贵妖娆,无形中更有几分威严的气势散出。

    在她的身旁坐着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雪白的锦袍搭在身上,更舔几分柔美,两鬓垂落丝缕发丝,在侧畔散着朦胧的光芒,眼眸低垂,透着慵懒、雍容的高贵气质,美得如是一张画。

    林雪梅看了他一眼,随手拿起桌上的热茶,轻抿一口,说道:“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她指的自然是今天发生的那件灭门惨案。

    年轻男子神色从容,手指摩挲着茶壁,说道:“按常理看。”

    林雪梅手指轻敲着茶杯的底壁,想了一会儿,说道:“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刘家能够调查得到的事情,林家调查起来自然也不难,或许是因为女人心思比较细腻和多疑,林雪梅总感觉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般简单。

    年轻男子抬起头,看着她说道:“能做出这种事情,并具有如此实力的,在青阳城中不只有赵家和那个人。”

    林雪梅说道:“可是,据城主府的人检查推断,他们就是死于剑下,应该是剑修无误了。”

    年轻男子笑了笑,随意说道:“我的剑法也很粗杂,难登大雅之堂,可杀个先天,也只需要一剑就够了。”

    林雪梅微微皱眉,想着自己若是杀一个先天,确实是一剑就够了,即便是她不会用剑。

    这是绝对实力上的碾压,而非是所谓的剑法造诣深厚。

    “刘家、城主府、藏宝阁都没有和三刀洞产生过矛盾,凝气境修士多少也会顾忌身份,深夜暗杀三刀洞的人,太折损他们的身份了,至于红袖春鸯楼和梅园,则是更不可能。”

    她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并不赞同年轻男子的看法。

    年轻男子说道:“这只是一个推断,我也更倾向于凶手是我花了三个月时间也没有找到的那个人。”

    说起那个人,他的眸子微微一眯,青气涌动,似有杀机掠过。

    林雪梅说道:“那个人在青阳城藏的太隐蔽了。”

    这话有几分无奈,更是事实。

    青阳城各大势力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都要将青阳城翻个底朝天了,可就是没有找到那个人的影子,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

    年轻男子一声冷哼,说道:“他隐藏身份的凭借就是符师制造的符牌。”

    话落,他看向林雪梅,说道:“梅园里边那个老头子怎么说?”

    林雪梅摇了摇头,说道:“没进去,让童子搪塞回来了。”

    年轻男子皱了皱眉,再度说道:“红袖春鸯楼的那个白歌呢?”

    在他想来,要破开符牌这种东西,或许只有符师这种制造者才能知道破解的方法。

    听见白歌的名字,林雪梅的娇艳的容颜冷了几分,说道:“她也没见,就传出来一句,她懒。”

    在红袖春鸯楼和白歌的初次见面,她们可是十分的不愉快,差点动手。

    “哼。”

    闻言,年轻男子冷哼一声,对此嗤之以鼻,心想修行者若是懒,那还修什么行?

    林雪梅想了想,说道:“我现在不确定那个人的境界究竟如何,如果他真的破境到了凝气境,依照你父亲所说,他的实力极有可能和我匹敌,魔修修剑,实力远远超出境界。”

    她说的这点,也是青阳城很多势力都为之担忧的点,依照典籍上所说,魔修修剑,实力远远超出同境界的正道修士。

    如果那个人真的突破,青阳城的凝气境修士,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只有各大势力的掌舵人才能稳稳的压制住他。

    各大势力找到他,一方面是想要交好,不想轻易得罪他;另一方面也是忌惮他魔修的身份,生怕他整出什么大乱子。

    杀了他,只是最没有办法时才会动用的手段。

    年轻男子微低下眸子,说道:“那我父亲为什么不在发现他刚突破的时候就找到他?”

    以各大势力的掌舵人,在当时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他,但他们并没有,只是让下面的人寻找。

    林雪梅摇了摇头,面色严肃的对他说道:“你父亲作为林家的掌舵人,需要顾忌的各个方面有很多,岂能轻易出关。再者说,一个先天境的魔修破境,即便是领悟剑意也不过是凝气境,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乱子,出关杀了就是。”

    “活得真累。”

    年轻男子撇了撇嘴,起身说道:“我和他交过手,实力确实很强,大约能和凝气境初期拼个五十招以上。”

    林雪梅抬起头看着他,等待着他继续往下说。

    年轻男子拂袖站在堂中,从窗口向外眺望着北岳山脉的白雪林峰,白色绸缎飘飘,说道:“以他的实力杀柳瑶、张宏涛、李振威那些人,一剑杀一人,便足矣了。”

    话音未落,他扭头看着林雪梅,继续说道:“可城主府既然说柳瑶是被毒药反噬之后,才被一剑杀死的,说明当时她具备发挥实力的空间,而其他人都是没有抵抗之力的死在了那一剑之下。这种情况对凝气境修士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意外,凝气境修士要杀后天境武者不会留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微微一顿,年轻男子缓缓地竖起了三根手指,一字一顿的说道:“所以,这只有三种可能。一是人不是他杀的;二是他故意让柳瑶多活了一段时间;三就是他没有破境,还是先天境。”

    林雪梅沉默了很久,说道:“可是,谁也不知道他在哪,他是谁!”

    这是目前而言,最明显的结果。

    人,他们都找不到。

    闻言,意气风发的年轻男子也是沉默了下来,即便他的推断是准确的又如何,那个人他们一直在找,可找了三个月还是没有找到,如今即便知道他杀了人,在青阳城,他们也还是需要跟之前三个月一样...

    找。

    殿堂中,沉默了很久。

    林雪梅喝了一口茶,眼中生出狠色,说道:“我多派些人,专门去找那个时间来到青阳城的外地客,不看样貌、性格、身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