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2章 菊花鲈鱼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见面就很不愉快,老夫人默许了二子寻任胭这个由头开腔,虽然兄弟俩叫板都掂着分量,到底也算是表明态度,辜家未来掌舵人依旧不明。

    任胭独个儿吃了晚饭,趴在沙发里翻本子和几张纸,偶尔摸了钢笔来写写画画;外头有人问候七爷,推了门请人进来。

    脚步声绕过撂下一半儿的帘子靠近,任胭抬头时,人已经在对面坐下,夹起了碟子里的点心,凑着她喝剩的半碗冷汤胡乱对付了一口。

    辜七爷不挑剔的时候显得格外豪迈,她翻过身,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在看什么?”他握着碗没有放下。

    “你呀!”

    他蹙着眉头终于舒展,笑起来“我问的是书。”

    小姑娘扭扭捏捏,把敞开的本子往胳膊肘底下掖了掖,才露出封面“去年借你的书,还没有看完,闲着也是闲着,打发时间。”

    任胭是个实心眼儿的女孩儿,扯谎这样事儿做起来很不地道。

    就说她正瞧的那本,外头虽然包了本摊开的《食医心鉴》,有“榆白皮”和“熟地黄”的字样入眼,可瓤里裹着的书上却是另样风景

    “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中,有一个风流子弟……这人复姓西门,单讳一个庆字……”

    加上她躲闪的眼神儿,谁不知道她打什么主意?

    辜廷闻要笑不笑地看着她“怎么想起来做这道点心?”

    碟子里的是道皂儿糕,皂荚里剥出来的果仁加了蜜糖和桂花蒸制出来,晶莹剔透,软糯香甜。

    碗里的是水晶皂儿汤,皂角米泡得软,用糖水浸透,紫红的色像极了水晶琉璃。

    若不是她正瞧的那本上也写过这么一道点心,兴许就被她蒙了。

    果然,任胭听他这样问,又把藏着的书往身子底下掖了掖“今儿给人炖药膳,剩了好些雪莲子就拿来使了……吃了我的点心,还来逼问我,德性!”

    这是急了!

    辜廷闻支着下颌瞧她“随口一问。”

    任胭也觉得自个儿心虚,岔开这个话题“看你外头没吃饱,灶上还煨着粥呢,叫禾全给你盛碗?”

    “好。”小姑娘的心思,他得学会成全。

    任胭麻利地爬起来,捎带手卷走了两本书,藏宝贝似的给塞进了书柜里,生怕他来翻,还故意打乱了书本的顺序,这才扬声叫禾全。

    辜廷闻就坐那儿看她手忙脚乱地鼓捣,直到手里捧了粥,热气熥了眉眼,还在乐。

    “怎样?”

    任胭把脸儿凑过来“红玫瑰是佛纶送来的,我给拿糖渍了,添了菌菇一块儿炖的粥,头回做,你且尝尝。”

    粥甘鲜,冬日里吃一碗通体舒泰,他道了句极好“只是许小姐爱红玫瑰如命,叫她知道,怕是又要和承敬闹了!”

    “这样吗?”她后知后觉,“原先想着抽空给她做一盅送去,还是不给康旅长添事儿了。”

    辜廷闻若有若无地嗯了声“还是觉得皂儿糕最好。”

    任胭的头发丝都要立起来了,怎么还提这茬儿呢,却又不得不佯装无辜的模样“……你要是觉得好,下回,下回再做,再做……”

    辜廷闻握着白气氤氲的粥,无声地笑。

    寿宴在即,辜家里外早已起了热闹的氛围,雪地哄着无边无尽的大红灯笼,入了夜自然是华灯十里,贝阙珠宫。

    又逢着年根底下,萃华园叫预定下的饮宴单子摞了厚厚的一层,以吴带堂和曹衣馆两处雅间最受追捧,杯盘罗列整夜不绝。

    打烊前最后一席的筷子还在滚水里,新一天的二席客人都已经酒足饭饱;这样时间长了,谁也吃不消,任胭两头忙得上火。

    要不是麦奉辉带着母亲和肖玫返京,她的嘴角能生生叫烘出个火疖子。

    肖玫挤兑她“在这样忙下去都成竹尜儿了,客人就是那抽绳,说要点菜您可就转悠开了,舞得跟风车似的,根本停不下来!”

    说话的时候,任胭正跟麦奉辉研究一条鲈鱼。

    一篓子的花鲈是打秦皇岛送来,个儿大还凶猛,长途跋涉进了萃华园的鱼塘子里,不大会工夫就开始活蹦乱跳,到处踅摸小鱼小虾填肚子。

    如今正是鲈鱼肥厚的时节,或蒸或烧都是惯常的口味,了不得新鲜些用葱油,得一道皮身酥滑肉质鲜嫩的葱油鲈鱼。

    任胭受了皂角米的启发,琢磨着把鱼肉片下成鳞片模样再裹淀粉油炸,出了菜拼一道梅花鲈鱼,再浇琉璃芡,大约也是个玲珑剔透的模样。

    可淀粉下了油锅并不受控制,多了会坏了鱼肉酥脆的滋味,少了也挑不出梅花的灵秀,金灿灿圆滚滚的,倒更像是菊园里正在盛放的黄香梨。

    任胭同麦奉辉一合计,倒不如真按了鱼肉自个儿的意思做一道菊花鲈鱼,鲈鱼自古就有金齑玉脍的美称,也不算辱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