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8章 风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屋顶的电灯滋滋啦啦地响,忽明忽暗,小丫头慌张跑上楼时还因瞧不清楼梯绊了一跤;她顾不上扭伤的脚踝,龇牙咧嘴地爬起来

    “太太,电话打不通,联系不到先生。”

    沈太太也慌了神“风这样大,电话线估计保不住了,去把门窗封死,衣裳褥子塞紧缝隙,别叫风雨进来。”

    老仆们从仓库房里搬了长木条和洋钉,拐脚的小丫头拎了两把铁锤跟后头,老妈妈们抱了几摞破旧衣裳塞堵一楼的门缝和窗沿,外头的风雨正紧,卷了树枝根叶在半空里撞。

    街对面铺子的彩灯牌被砸下来,冒了一串惨白的火星子,彻底偃旗息鼓。

    屋里屋外都是惊叫和惶乱,沈太太怕任胭没见过这阵仗,握了她的手安抚“这里常有的事儿,一年倒要来个三两回,别怕,过一两个钟头就好了。”

    任胭点头。

    刚才她看见被搬出来的木条上,楔了好些个钉子孔,应该是以往遇上飚风时封窗留下的;她也学着老仆们的样子,将长木条钉在三楼窗户两侧的墙壁上。

    沈太太归整了两把手电,来替她扶着梯子,仰着头不好意思地笑“好容易来一趟,却遇上这样事儿。”

    任胭笑“老天爷发怒,咱们哪能问得着的,好在一时工夫就过去了。”

    “是啊,任小姐也甭急,辜先生常来这里,如今又同我先生一块儿,俩爷们儿知道怎么应付,兴许哪儿停留着等风雨过去。”

    任胭笑笑。

    沈太太叫人送来点心,坐楼上打发时间,她嘴上宽慰任胭,可心里头跟猫抓似的。

    辜廷闻和沈伯央离开公馆没多大功夫,风雨就铺天盖地地来了,人多半还在路上,外头的树都要叫连根儿薅起来了,汽车不定怎么样。

    家仆都在二楼围着,时刻注意着里外的动静;坐久了心慌,沈太太起身,叫人上来问问情况。

    可话还没出口,三层楼所有的电灯都熄了,只剩外头电闪雷鸣时闯进来的白光,鬼魅一样,无孔不入。

    胆小些的小丫头惊叫出声,叫老妈妈们低声呵斥了几句,公馆里彻底陷入死寂;任胭眯着眼在黑暗里踅摸方向“沈太太,您还好吗?”

    “任小姐,我好像撞着肚子了……”

    孱弱的一声,惊着楼上楼下的人。

    任胭摸出手电四下里一照,寻着面露痛苦的女人,连搀带抱给人送进了卧室;门外围满了仆人,送茶送水的忙活了好一阵儿。

    沈太太半躺在床上喘着大气“我怕是,怕是要生……对不住……”

    一个大姑娘哪经历过这个,任胭慌得脑仁发紧,一面还得安抚她“生孩子有什么对不住,瓜熟蒂落,天道使然,沈太太你别怕,咱们这么多人呢!”

    大伙儿摸着黑,烧了热水灌了暖瓶,备了干净的洗漱用具,老妈妈们围在屋子里,火急火燎地候着。

    客厅里的座钟敲了十下,沈太太怕是挨不住,安然地睡了过去。

    任胭提心吊胆,也不敢打着手电,只凭着人呼吸琢磨她的状态,又不能走远了,就在卧室里外晃悠。

    老妈妈攥着手巾干着急,小声地劝“任小姐,要不您也躺会,太太要是后半夜生孩子,有得忙呢,咱们先守着!”

    任胭摇头“没事儿,我熬的住,两位先生还是没消息?”

    老妈妈轻叹“外面一丝亮也没有,联系不到,再等等。”

    座钟敲了十一下,先头那个跛脚丫头打二楼上来“不好了不好了,一楼门缝里的衣裳叫冲进来,开始渗水了。”

    老妈妈也顾不上其他,推搡着她往下跑“那你上来嚷什么,还不堵门。”

    电闪霹雳砸碎了卧室玻璃,疾风裹着冷雨透进屋里,惊醒了床上的沈太太“任小姐……”

    “哎,您,可还好吗?”任胭卷了窗帘堵住木条的豁口,叫扑了一脸风雨,说话跟筛糠一模样。

    “倒是不疼了,人还是没消息?”

    “风雨正大,还得过会。”

    沈太太侧耳听了听,半晌才开口“这个时间了,还没歇下来,怕是要不好。”

    这场风雨哪里是两三个钟头消停的了的,听动静比九点十点那会还要猛烈;外头的嘶喊慌乱全被风雨雷电给强行逼退,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飚风的怒号和暴雨的狂啸。

    任胭无言。

    沈太太也沉默下来。

    她们对面坐着,仆人围在外面的客厅里,不声不响。

    夜里三点钟,风雨越发大了,整个公馆在所有的喧嚣里左右摇晃,站在地毯上像踩进了万里云端,没着没落。

    跛脚的小丫头为了在一楼堵门,被吹散的长木条迎面撞上,倒进了涌入房间的雨水里;老妈妈唤了半天不见人,才知道出了岔子。

    一楼的水漫到了膝盖,所有人打着手电在水里摸索,倒伏的柜子底下捞了人上来,小姑娘煞白的一张脸,血色全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