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6章 幸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因为此次远行的路途和时间不算短,萃华园里的一切都要准备妥当,于是好容易能缓口气的大伙儿又忙活开,日日席不暇暖。

    “师姐您可真行,不过俩月没见,您就千里奔袭去见您爷们儿。论起痴情,”肖玫忙个倒仰,腾出空还竖起大拇哥儿挖苦她,“您是这个!”

    任胭不愿搭理她,依照早先定下的单子一一给人去电话赔不是,若是不慌忙且等她回京再给人做膳食,若是等不及就请另寻高明,退还双倍的订钱。

    萃华园的席面已经排到三个月后,好在都是熟客,哪里不明白这个情儿,敞敞亮亮地应了,捎带手托她到广州后给七爷带好。

    肖玫看她陪着小心,戏谑道“我瞧你也是上不得高台的,这会都只认任师傅,你指鹿为马人也得应和,何况多等两天呢,大家大业就急那一口吃的?”

    “还没哪儿呢,尾巴就翘天上了!”任胭在她脑门上弹一记,“人使银子供你吃喝,不得客气点儿,叫你爸知道又得数落你!”

    肖玫撇嘴“知道你还上外头去!听说你还得带走位潮汕的大师傅,谁呀,这么些天怎么从没见过,你相好的?”

    小姑娘嘴跟炮仗似的,呛了任胭一脸烟“别胡说八道!”

    “那你倒是领出来叫我见见呐!”她越藏着,肖玫越觉得有古怪,老往歪邪里想,“你行啊任胭,说我尾巴不藏好,您这嘛呢!”

    任胭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大姑娘没出阁天天叫嚣着见爷们儿,不害臊,你想见,人想见你吗?”

    说完话,她先走了。

    肖玫是个机灵姑娘,但愿她能想明白。

    在门上叫了车,一路奔去梁家。

    成徽瑜怀孕四个来月,已经显了怀,可脸上还是瘦削的没点血色,成日恹恹地卧在房里,见了她来才勉强露出点笑模样。

    “害喜的劲儿刚好些,得亏你现在来,要是早一俩月准得吓着你。”她说着话,又有了难受劲儿,梁拂来给喂了杯温水才见她眉头舒展。

    任胭挥着小扇子轻轻给她扇风“我是个贼大胆,你也知道,不怕的。”

    成徽瑜笑,推了点心放她手里“要南下啊,看哪儿特产土仪好,记着点儿我,怀着他哪儿都去不了,闷得慌!”

    “怎么就闷了,我听奶妈讲昨儿晚上你先生给讲故事,后半夜熬不住从床上掉下来啦。”任胭往外头比划,“我听着很有意思!”

    成徽瑜红着脸推她一把“你呀,少听人嚼舌根,他……很好,真的很好!”

    很好,就够了。

    她身体不适,任胭并没有多留,说了半晌的话就要告辞走“托我给成先生带个好,回头怕是来不及见了。”

    成徽瑜点头,却又小声叹气“即便是有空闲也未必见的到,他回家是为了同连绣离婚,大理院转一遭还是得走的,今年接了一摞的活。”

    任胭想起上回医院里撞见“她还是不愿离婚?”

    “是啊,她认准了哥哥,如今还有一双孩子,离了成家可怎么活呢,可不离开谁也不得安宁。”

    过了年,成家父母就同她提起这件事,直闹到如今酷暑七月仍没个完,据说上回抱了孩子要点房子同归于尽,这事儿才暂且搁置下来。

    来来回回的闹,只怕最后还是得不欢而散。

    说起她来,谁都不痛快,任胭勉强坐了会,起身离开。

    梁拂代太太送她出门“替我给廷闻带好,若是无他,嵩渠如今……”

    他知道如今再说这话不妥,笑一笑,遮掩过去。

    任胭心知肚明,点头“您和徽瑜好好的,回头家来,我和廷闻一块儿看你们。”

    “好,保重!”

    他替任胭叫了车,虚虚比了个手势请她登车。

    车还未行,就见胡同口匆匆又来了一趟,上头的人还未等车停稳就跳了下来,远远地就作揖,一路小跑到跟前。

    穿着短褂的年轻伙计先行了礼,才小声说“小姨奶奶没了,老爷太太叫知会姑爷一声,若是小姐知道了,您千万慢着点儿言语,甭惊着孩子。”

    任胭从车上下来,打发了车夫,这才好问“是连绣?”

    小伙计又行个礼“是,一个钟头前打井里捞上来的,泡了一宿又肿又臭,任小姐您可千万别再打听,她身上就没好事!”

    如今人都没了,还叫人嚼舌根,可见连绣在成家的日子难捱。

    任胭皱眉“怎么就投了井的?”

    小伙计嗤之以鼻“昨儿晚上同老爷太太干仗来的,死活不同意和大少爷离婚,还说逼急了连老爷太太一块儿宰。她的气性您是知道的,兴许回院儿里就没想开!”

    他絮絮叨叨地交代完,垂着首等梁拂示下。

    梁拂给了几个钱打发人回去,站家门口哂笑“我这岳丈岳母……”

    怨不着他往坏里想,任胭也是这么个主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