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杀花斧下 我为宋狂 第一百三十五章 内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张守城不禁有些无奈。即便他并不愿意,可还是在不知不觉间,就卷入了族公和大族老之间权力争斗的漩涡。看样子,恐怕一时半会都无法抽身了。

    张守城坐了一会就独自离开了。他不想让善良的张婉儿,沾染这些肮脏的阴诡之谋,故有些事情她说的也比较含糊,只说自己会去处理,让张婉儿安心就好。

    看的出来,张守诚是真的很疼自己的这个后辈。

    等到张守诚离开以后,张婉儿沉默了一阵就又坐在了榻前,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日常状态。

    眼中淡淡的悲伤、淡淡的迷茫,总是化不开也驱不散。时常看着那同张怀海有些相像的青年脸孔,偶尔会发呆上那么一阵子。

    至于这几年,张寻时常纠缠自己的事情,张婉儿从头到尾都没有放在心上,所以也就没有将此事告诉给张守诚……

    …………

    神魔舍利之中,蓝色的主魂漂浮在半空之上。其下,有八道颜色各异的生魂之力,正在滔滔不绝的隔空灌注于主魂当中。

    而在八大魂体的中央处,此刻依旧包围着一具暗红色的魂体。

    只是这具魂体,已经被剥削的非常淡泊了,就如同一面影子一般,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那正是尸魃的全部神魂,眼下就只剩一层微弱的血光围绕其上。

    薄如蝉翼,风荡而微……

    那一汩汩暗红色的神魂之源,被八种力量共同抽取于尸魃魂体,然后再由八魂之体作为中转,微滤之后,连带八魂的生魂之力被一同推送给了主魂。

    慢慢的,似乎已经快要到了最后关头。

    而越是要到这种时候,八大魂体也就越是不敢放松下来。

    只见眼下,随着他们体内生魂之力的快速减少,他们高大的魂躯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的缩小了起来。

    生魂之力便是他们的本源之力,大量缺失后,必然会导致八大魂体虚弱起来。越来越逊色于本体的主魂,也会失色于本源增加后的怒魄。

    这是必然的,也是善魂坚持不想让怨魄强大的唯一理由。

    怒魄强大了那没有关系,因为愤怒中的主体哪怕是爆发了,那受到残忍对待的,无非也就是惹得主体发怒的人,并不会伤害到无辜,也不会影响到主体平日里的心性。

    但要是怨魄变强可就大不一样了。

    怨恨的可怕,就是因为它是这世上最容易改变一个人心性的东西。

    平时有善恶二魂压制还出不了什么问题,但若是二魂同时虚弱而怨魄却变的强大,那么在此衰彼盛之下,一切自然就都成悬念了……

    当最后一缕魂源抽取过后,血灵侯尸魃就彻底消失在这世上了。

    从此以后,他过去一切的一切,不管是善是恶,皆成尘土。

    因为他本源尽灭,不入轮回。

    “其余的就交给怒自己吧。”八大魂体此刻已是大变模样,就像是时光倒流了十几年,通通返回了少儿时代。

    虚弱的不成样子。只见稚小的他们脱力后集体的倒了下去,非常自然的化作几道彩光,被主魂吸纳了进去……

    …………

    一天之前,欲魔天阶顶大殿,三年之后的一次齐聚。波旬大尊以猫身端坐其上宝座,静静聆听罗刹鬼子母等人的禀报……

    而在下方所站,除了军师嗜月、罗刹鬼子母、血灵王后、玉修罗、蓝魔女几人之外,还另外站有四道身影。

    四人中的三个,正是昔日御兽门的程野、鹤仙宗的鹤飞城,以及伤势完全痊愈的郝多钱。

    此刻的郝多钱,不但伤势痊愈了,就连四肢也都完好无损,丝毫看不出来曾经有过断裂的痕迹……

    三人之中,鹤飞城是受到罗刹鬼子母的大力举荐,所以才有了站在这里的资格。

    程野也是一样,不同的是,他则是由蓝魔女引荐来的,为的就是能够牵制住鬼母手下的鹤飞城。

    至于郝多钱,就算是用来笼络岑蓝蓝的一个筹码吧。毕竟这几年来,蓝魔女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了,波旬这也算是给了她一个说法。

    当然,虽然是放了人,但岑蓝蓝和郝多钱也要和其他投诚人族一样,都必须吃下一颗足以蚀筋腐骨的巨毒丹药。是为了能够继续控制几人,所以解药就只有波旬才有。

    这也是他同意释放郝多钱所提的两个要求之一。

    而四人中的最后一人,也是欲魔天的老牌战将了。

    常年习惯性的笼罩在一身黑袍当中,正是被称作欲魔天四大护法的最后一人,一直在极尽鬼域四处争战的骷髅一族皇者——醪骷!

    一位军师四大护法,再加上新加入的血灵族王后,眼下一共有六位中神通境界的大高手在场,也算是欲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