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三百一十五章 沉渊渡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感受到张若尘身上,散发出来的丝丝冰冷气息,两头血兽不禁瑟瑟发抖,不由自主向后倒退,将头完全低下,匍匐在地。

    邱怡池亦是很心惊,真切感受到了张若尘的强大,心神的冲击,丝毫不亚于当初面对阎无神的善身时,甚至,犹有过之。

    血后目光柔和的看着张若尘,道“尘儿,母后并非有意欺骗你,只是不想你去以身犯险,池昆仑乃是母后的孙儿,母后又岂能不在乎他。”

    无论如何,血后都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让她好不容易与张若尘拉近的一点距离,又重新变得疏远。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弥补对张若尘的亏欠,希望张若尘能够接纳她,开口喊她一声“母后”。

    张若尘缓缓收敛自身的气息,眼神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他并非是一个不通情理的人,稍微一想,便明白了血后的用心。

    当初在孔雀山庄与商子烆一战,他才刚突破至道域境,实力最多也就堪比大圣之下第三层次,若是不顾一切去找阎无神,无异于是以卵击石。

    “池昆仑的事情,我会去解决,没人可以伤害他。”张若尘道。

    血后上前一步,道“阎无神堪称是地狱界这个元会最杰出的天才,并不好对付,要救回昆仑,可以让血魔、燕离人他们出手协助。”

    “不用,此事我会自己去解决。”张若尘道。

    顿了顿,张若尘继续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够放过燕离人的茧身,他毕竟是护龙阁天罡阁的阁主。”

    “好,只要尘儿你高兴,母后都依你。”血后温和的笑道。

    难得张若尘能够对她开一次口,无论是什么要求,血后都会尽所能的去满足。

    微微沉吟,张若尘道“我想见见兰攸。”

    他来无尽深渊,见孔兰攸是很大一个原因,他想将从真龙岛得来的一些宝物,亲手交到孔兰攸的手中,尤其是丹皇真身所化的那颗准帝品丹药。

    “无尽深渊第二梯度,其中一处秘地中,有着能让兰攸重铸不朽圣躯的机缘,兰攸已经进入到其中,暂时还无法出来与你相见。“血后道。

    对此,张若尘并不感到意外,孔兰攸当初正是为了这一机缘,才选择留在无尽深渊中。

    张若尘道“带我去那处秘地,我想亲眼看到她。”

    “好,母后带你去。”血后点头道。

    当即,血后释放出一股力量,包裹住张若尘,化作一道流光,离开峰顶。

    枯灭谷,无尽深渊第二梯度最为神秘的地方之一,即便是血后,也未能完全探查清楚其中的奥秘。

    一眨眼的工夫,张若尘便是被血后带到了枯灭谷外。

    从外面看,枯灭谷并不大,四周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按照血后所说,枯灭谷内蕴乾坤,极其庞大,且幽深无比,好似一条通道,通往某处神秘未知的地方。

    枯灭谷中,弥漫着灰蒙蒙的气体,对视野的阻碍极大。

    张若尘立身在谷口,看不见孔兰攸的身影,也无法感知到孔兰攸的气息。

    不由得,张若尘迈步向前,想要进入谷中。

    血后立刻将张若尘拦住,道“不要轻举妄动,枯灭谷中弥漫着浓郁的枯灭之气,能够侵蚀生灵的生机,越是深入,便越是可怕,到了最深处,就算是神,都未必能够抵挡得住。”

    “兰攸并没有太深入枯灭谷,只是边缘地带修炼。”

    “哗——”

    说话间,血后随意一挥手,谷内的灰蒙蒙气体,便是纷纷散开。

    在距离谷口差不多百丈的位置,一道消瘦的身影,显现了出来,白衣白发,不是孔兰攸,又会是谁。

    只是,孔兰攸现在的情况,不算太好,整个人都瘦了好一圈,皮肤变得干枯,没有光泽,呈灰暗之色。

    孔兰攸静静的盘坐着,好似石化了一般,没人知道,她现在处于怎样的一种状态。

    看到孔兰攸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张若尘十分心疼,却又无可奈何。

    重塑不朽圣躯,本就如同是逆天改命一般,没有大毅力,大机缘,根本不可能成功。

    血后轻声道“枯灭谷可以挖掘出兰攸所有的潜力,同时消除不朽圣躯被打破的影响,唯有如此,她才有希望重铸不朽圣躯。”

    “母后已经事先对兰攸说明了一切,可她,还是选择要去为自身博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重铸不朽圣躯的难度太大,古往今来,都没有几个人成功,即便是天纵人物,往往都只能黯然落幕。

    张若尘很清楚,即便他在真龙岛得到诸多宝物,还有一颗准帝品圣丹,想要帮助孔兰攸重铸不朽圣躯,成功率仍旧是微乎其微。

    这就像是一个诅咒,没有逆天的机缘,几乎不可打破。

    有这样一个机缘摆在面前,以孔兰攸的性格,即便会有形神俱灭的风险,也定然会奋力一搏。

    “尘儿,如果你不想兰攸有危险,母后可以出手将她摄取出来,只是这样一来,她将失去此地的机缘,今后再进入,会艰难百倍不止。”血后道。

    张若尘微微摇头,道“不用了,这是兰攸自己的选择,我不能阻止,我也相信,她一定能够成功。”

    他已经明白孔兰攸的决绝之意,只能支持,而不能阻止。

    张若尘向身旁的血后盯了一眼,内心深处非常纠结,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出生地狱界的不死血族母亲。

    如果,血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地狱界邪魔,冰冷无情的吸血怪物,张若尘反而可以轻松处理两人的关系。

    就算曾是母子,也左右不了他的意志。

    偏偏血后,却不是那样的人。

    在枯灭谷外伫立了许久,张若尘最终还是选择暂时逃避,长叹一声,转身离去。外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

    而在离去前,张若尘将丹皇真身所化的那颗准帝品丹药,交给了血后,为孔兰攸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返回到无尽深渊第一梯度后,张若尘停了下来,并未急着出去。

    心意流转之间,沉渊古剑从眉心中飞了出来,黑色的剑体上,绽放出明灭不定的奇异光芒。

    “沉渊,准备好了吗?”张若尘轻声问道。

    沉渊古剑泛起幽光,显现出一名俊俏的黑衣少年,剑眉星目,与张若尘有着几分相似,正是沉渊古剑的剑灵。

    沉渊剑灵道“我的积淀,原本就已足够,如今你的剑道,达到圣王境大圆满,剑意交融,使得我的本源更强,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渡过天劫。“

    “那你便在这里,蜕变为君王战器。”张若尘道。

    张若尘来到无尽深渊,除了因为池昆仑和孔兰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让沉渊古剑渡君王天劫。

    不管是靠后天成长,还是直接炼制成形,想要成为君王战器,都必须要经历天劫的洗礼,得到天地规则的认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