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四章:前生今世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离了云州十多年,李君澈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氏回到故土。

    从京都到云州寻常人走个十来天便也到了,可他拖着一副半死不活的身子,愣是走了近一个月。

    马车颠一颠他便要吐回血,舟船行得太快也会叫他脸色青白,便是坐着软轿也不能走快。

    身上的毒虽是一时三刻要不了他的命,可那样痛苦却将他养得跟个废人似的,连意志都被削得薄弱起来。

    朝廷已经开始内乱起来,有李君淳在那坐镇,李君澈便退居二线开始专心治身上的毒。

    离开十几年,雍靖王府同记忆里的再不一样,李君澈一路奔波早已疲惫得很,挨着软轿等轿夫抬轿之时便叫人拦了。

    是个小姑娘的声音,将他当作这王府里头的幕僚了。

    说了甚个他也没注意听,可轿子起身之时,透过轿帘的缝隙却瞧见她一双清亮的杏眸。

    如那漫天的星光一般,叫人忍不住多看一样。

    能在雍靖王府里见着这么双眼睛委实不容易,可也不过只叫他多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李君澈年纪不算大,可见过的姑娘却不少,与卫静姝不过一面之缘,自是不放在心里。

    后头再次遇见,那是在王府的团圆宴上,他身上的毒稍微有了些起色,因着多年不曾在父母身边,这才出来露了脸。

    不过坐得半响,陪着用了些膳食,他便又披着披风出来透气,正瞧见背光处的紫竹林里有个人影拿那些个紫竹出气,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个不停。

    雍靖王妃甄氏并不是个温柔软弱的人,整个雍靖王府的主子也好,奴仆也罢,个个都是规矩极重的。

    李君澈虽回王府住得并不久,可只瞧甄氏身边伺候的丫鬟婆子那般做派,便也晓得这府里头规矩重。

    瞧见有人这般放肆,还生了几分好奇之心,也没叫人打扰,只立在阴影处静静站在。

    卫静姝那日在雍靖王妃那儿吃了教训,又叫个王府里的嬷嬷欺了,一时气得很了,这才寻了处少人的地儿发泄一番。

    好歹也是世家出身的姑娘,再是如何骂人也不过那两句,来来回回的骂得几次,待心口的气顺了,这才又端着假笑从紫竹林里头出来。

    李君澈来时站在那儿便再没动过,卫静姝从阴影处走出来就瞧见他,一时间面上的假笑都没崩住。

    那时,李君澈才真正的瞧清她的面容,圆脸杏眸,梨涡浅浅,算不得倾国倾城,可胜在娇俏可人。

    卫静姝面上五彩缤纷的神色,确实取悦了李君澈,叫这些时日的阴郁散了几分。

    唇角微微勾起笑意,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卫静姝在一众大家闺秀里头算不得出众,甚至只能是垫底的份,可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入了李君澈的眼。

    一个与病痛长久相伴的公子哥,一个身处困境却依旧阳光的姑娘。

    有了第一回相遇,自也有第二回,第三回。

    每一回卫静姝总能不知不觉的将李君澈逗笑。

    从小到大,李君澈都是按着父母亲,按着别人的期盼长大,他没有自个所牵挂的,也没有自个所喜好的,心中只有一片阴暗,而卫静姝便是那抹照进他心中的阳光,让人欣喜,让人不舍。

    李君澈闲来无事总是能想起卫静姝来,寻了各式各样的由头来教她下棋,教她写字,教她描丹青。

    一个肯教,另一个却不肯学,受气的反而成了教学的那个。

    可每每有偌大的烦心事,但凡同她处一处总能散得七七八八,眼角眉梢也有意无意的带上笑意。

    眸中的温柔一日比一日深,隐藏的宠溺也一日比一日明显。

    王扶柳是他的随伺大夫,瞧见他精神上的以及身体上的起色,心中有喜自也有忧,纠结几回终是提醒他:“这位姑娘,乃是二爷明媒正娶的夫人。”

    可对一个人动了心思,又哪里就真个控制得了的。

    身子开始有了起色,心头开始有了牵挂,对往后的日子也多了几分念想。

    纵然是自个弟弟的妻子,可只要他想也一样能将人弄过来。

    灰暗的生命中好不容易多了一抹阳光,他是再也不愿意放手的。

    避开雍靖王妃的耳目,私下带她出去玩,看花灯逛庙会,称夜将人堵在柳树下,红着耳尖亲了上去道一句:“爷自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不过一句话便将这小丫头的一颗心捆得死死的。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