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三章:桃花开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世人皆有几门穷亲戚,便是皇帝也不例外,而沈万书当年就是王家的穷亲戚。

    沈家早年家境也还算殷实,靠着家中良田宅地硬是供出沈万书这么个秀才来。

    只可惜沈父陈疴旧疾一命呜呼去了,家中存银皆为看病散去,后头沈母哀思过及一病不起,家中便又卖了田地,到得后头连栖身的宅子都没得了,人却也没留住。

    沈万书的大哥沈万里为了供他读书,日后光宗耀祖好慰藉九泉之下的父母,便学着别个做个行脚商人。

    那时候王家为了博个好名声,便将沈万书接回王家供他吃穿读书。

    沈万书虽接受了王家的接济,可也是个有骨气的,不愿意白吃白喝白住,在王家领了个账房先生的活计。

    王家好几个女儿,个个生得不凡,王映芝母亲早逝,虽在王家靠着王老太太过活,可自身琴棋书画样样拿的出手,模样又出挑,多多少少也带着几分傲气。

    两人身世皆凄楚,却都是带着几分才气的,见得几回后,隔着一道墙这个随心所欲弹了一首曲,那个便能填上词来;这个说风花,那个随口便能捻出雪月。

    一来二去自是生了相惜的心思,虽未有出格逾矩之事,可心却是动了的。

    少年少女最是春心萌动之时,只可惜那份心动还未表明,王映芝便定了李君澈这门亲事。

    雍靖王府同江南王家原来那个婚约也不过嘴上说得一说,早些年王家还当真念在心里头,可眼见这李君澈的年纪越来越大,雍靖王府也不过说一说没得实质的行动,这才晓得当真只是说一说。

    可哪里晓得自家都不往心里去了,却偏偏又被提起了。

    王映芝在家并不受宠,同雍靖王府联姻这样的好事依理也轮不到她身上,可王家其他几个姑娘要么性子不稳妥,要么年纪太小,挑来捡去的这才将目光落到王映芝身上。

    王映芝性子沉稳,是个极聪慧的人,若是她不想,这门亲事自也能叫她用别的法子推了出去。

    可在王家那样的地儿生活了十几年,自也知道王家不过是个披着清高名头的虚假人,只有真正的权势才站得住脚跟。

    那会子她年纪不大,想得东西也不如后来那般透彻,存着心里头那股子不甘,她硬是逼着自个应承了下来。

    王映芝心中如何想的,沈万书不晓得,可消息传到他耳中之时,他便病了一场。

    两人心意从未表明过,沈万书到得那会子才觉得抓心挠肺似得难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烧了几日几夜,这才晓得甚个为相思病。

    可功名未成,家业散尽,他拿什么跟雍靖王世子相比。

    院墙依旧是那一堵院墙,竹萧在手中转了几圈,这才吹出一曲来。

    王映芝听着这熟悉的萧音便红了眼,立于窗柩前,将帕子拽得紧紧的,整个人忍得发颤,这才没去动手边的琴。

    王映芝同沈万书这一桩王家是知道的,原来没阻止那是盼着沈万书高中,左右也无逾矩之事,便索性睁只眼闭只眼的。

    后头王映芝的事儿一定,沈万书便再近不得她半分。

    王映芝从王家出门的那日,是李君淳护送的,沈万书隔着老远只瞧见那顶马车远去的背影,却始终再无见过她一面。

    王映芝本就是心细的人,进了京便越发小心翼翼的,对沈万书的事儿也不敢问,直到后来经历了许多事儿,才从绯红嘴里听过几句他的事。

    听闻自个往京中去后没几日,沈万书便也离了王家,不知去向。

    过得这许多年,再也没听过这人的名字,如今见了却还记得他的模样。

    一时间听得他喊出自个的名儿来,却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沈万书亦是满面讶然,一颗心平静了这许多年,却又怦然跳起。

    深邃内敛的眸子带着点点星光,整个人却又无端有些局促起来。

    想过千千万万再次重逢的画面,却再没想过会是这般。

    两人立在门口不言不语半响,还是沈万书瞧见桑青要偷溜的架势,抬步便往院内去,提溜着小丫头的衣裳,面带怒容:“还想逃?”

    王映芝将这两人看的一回,眼眸一垂,轻轻笑道:“原来这丫头是沈大哥家中的。”

    沈万书若是正经的年纪成亲生子,有桑青这般大年纪的孩子自是正常不过。

    沈万书张了张嘴,可一时间却又不晓得如何说起,只抿了唇点一点头,客气道:“多谢今日王姑娘收留桑青这丫头。”

    这一日,他带着桑青离去,留给王映芝的也只是一道坚毅而又孤寂的背影。

    沈万书心里是有气的,所以他没解释桑青的身份,也没同王映芝多说甚个。

    这一去便再无消息,可心头那股子气却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