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四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许你情深共白头

    念念一直被向濡抱着浑身很不舒服,在向濡的怀中轻微的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两人之间的距离无形之中又拉近了许多。

    她的鼻息间清楚的呼吸到向濡身上散发出来令她无比熟悉的味道,她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然后向后仰了仰身子,将他们两人之间拉开了一段距离。向濡对她来说就好似罂粟的存在,迷恋却又想要躲避,那种矛盾的无时无刻不折磨着她,她贪恋被向濡这样抱着的感觉,贪恋向濡身上的味道,珍惜和向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可是她也十分的清楚,自己

    越是舍不得离开向濡到最后只会越陷越深,最终落得难以自拔的下场。

    然而即便她的心中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了自己的凄惨的下场,还是不由自主的慢慢的靠近向濡。要知道虽然她在向濡的身边很久了,可是向濡对她所做的暧昧动作或者说是近距离的接触是少之又少的,即便向濡这样抱着她,大多也都是在他喝醉酒的状态,不然也是抱着她,口中却喊着另外一个女人

    的名字。

    她从未想到有一天他也会被向濡这样抱着,更没有想到她有朝一日能够从向濡的身上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关心以及紧张。

    眼前的一切来得太突然,突然到她不由得暗想这一切是不是自己做的梦。

    念念伸手小心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传来的疼痛感让她清楚的意识到这一切并不是自己的幻觉,她眨巴着眼睛,怔怔的望着向濡,她真真切切的从向濡的眼神之中感受到了他自己的关心。

    她好不容易熬到了向濡看她一眼的机会,可是她不知道为何,心里竟然开始抵触了。想到她和向濡之前发生的种种,想到向濡曾经说过他们之间不会有半点的感情,想到向濡曾经无数次用事实证明她念念不过是何奈奈的替身,她之所以能够留在向濡的身边完全是因为何奈奈,自己不过是

    向濡用来发泄对何奈奈爱意的慰藉。

    无论什么时候,向濡还是向濡,念念永远还是那个卑微的念念,永远也不可能走进他的心里,更不可能轻易的靠近他的身。

    与其自己沉浸在美好的遐想之中,让向濡用事实来证明鲜血淋淋的现实,倒不如自己早一点醒过来,免得又被向濡嘲讽。向濡无比紧张的看着念念膝盖上的伤口,伤口很深,而且周围还有很多石子的细碎颗粒,所以清理伤口的时候格外费劲,虽说伤口在念念的身上,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护士清理伤口的时候,他竟然情不

    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其实我没有什么事情,只是一点小伤,你若是有事情可以先离开。”念念犹犹豫豫,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说出了压在胸口好半天的话。

    向濡听到念念的话,眉心不由得狠狠的皱在一起,她这是什么意思?赶自己走?还是觉得他的存在碍她的眼了?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那天夜里他们对峙的画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