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七十八章 破障升中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演武场上官府的人都走完了,高飞这才凝集起一道清泉,自上往下把自己冲洗了一遍,然后又拿出一件干净的长衫穿在身上。

    黄化呼等高飞清洗完,这才招呼高飞与他一同离开。

    二人迅速出了天安城,这里毕竟是官府的地盘,黄化呼也担心曹文召不肯善罢甘休。

    出城之后二人架起遁光,飞出天安城约莫有二百里的距离,黄化呼这才降下遁光,摸出一艘灵舟祭起。“看来你也受伤不轻,一起走吧!”

    传送阵也是官府掌握的,刚刚才削了天安城曹将军的面子,高飞又当着官府里的那些真君面前威胁夏长青。泥人也有三分火性,万一官府的人不忿在传送阵上动了什么手脚,所以黄化呼也不敢带着高飞坐传送阵走。

    “无妨,些许伤势不碍事,只要不是曹文召出手,其他的人来我还不惧。”高飞说着话,又向黄化呼弯腰鞠躬,“这次还要多亏黄长老援手,不过我还有点私事要办,就不可长老一同走了。”

    黄化呼看了看高飞,也没有再勉强。“也好,你自己小心一点。”

    看着灵舟飞远,高飞这才折身回返,向着出天安城后路过的一处小山谷奔去。

    奔行一阵,高飞突然一个停身,又往回后撤了有一里多地,手中一张大范围灵符祭出。

    现在别说元符,就是宝符高飞都祭不出了。

    一片火海烧过,后面没有任何异样,高飞这才隐身而走。

    这处山谷不大,因为靠着天安城比较近,所以这里也没有什么妖兽出没。

    高飞隐身在山谷的小溪边缓缓坐下,强压着心头的又一口逆血,一直忍到天黑。高飞神识铺洒开来,最后又确定了一次没有人追踪,这才祭出‘中华之印’,把大印塞到溪水的乱石堆里,然后闪身进了洞虚空间。

    醉酒的人在回家的路上还能保持一定的清醒,但是一旦跨入家门之后就可能人事不知。高飞现在的情况就像这醉酒的人一样,一进入洞虚空间里,高飞一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然后一头栽倒在地,昏迷过去。

    最后的灵气球团爆开,就连完好无损的曹文召和黄化呼都祭出防护手段,更何况离得最近的高飞。

    有玄武战甲符和青面獠牙铜盾守护,再加上自己的那枚本命法宝大印镇着。就这样,要是没有这强悍的肉身,高飞很有可能躲不过这一劫。就算这样这个伤也不轻。

    高飞知道,当时自己要是倒下了,肯定出不了将军府。所以不但不能倒下,高飞还表现的异常强势。

    随着黄化呼一起出了天安城,高飞也不想在黄化呼面前露底。不错,我是受伤了,但是伤到什么程度这个只能让你们去猜。如果黄化呼坚持要和高飞待在一起,不要一天,也许就几个时辰,高飞就能倒在他面前。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高飞才慢慢醒来,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这口鲜血里好像还混有内脏的残渣,这是内脏都有损伤了。不过这口血喷出之后,高飞明显清醒过来。

    只要还能清醒,对修士来说,这条命就算保住大半了。把身体扳成盘坐姿势,高飞内视自己体内,筋脉很多都已经错乱,就连体内的那尊元婴也像是蔫了一样,耷拉着脑袋盘坐在玉府丹田里。五脏六腑此刻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高飞从储物戒里取出一枚丹药放入口中,开始运功疗伤。

    那只火麒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高飞身边,壮硕的身躯却像一只小狗一样匍匐在高飞身边,看样子是在给高飞护法。

    天安城里,曹文召阴沉脸坐在议事厅里,陪他坐着的只有五军都督府的周督军和祁督军。

    议事厅下跪着两人,正是贺连璋和夏长青在等候处置。

    当日一战,贺正喻重伤昏迷,也就坚持了半年左右就陨落了。贺正喻毕竟是大修士,他的一死,对官府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也正是因为贺正喻死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贺连璋也被带到将军府来问罪。

    要是贺正喻不死,一切都好说,毕竟是贺长老的族侄,处罚不处罚的两说。但是现在贺长老死了,那么两个初期的真君对官府来说也是无足轻重的。官府也可以借此向神符门表达一下歉意。

    这件事最严重的后果是死了一位大修士,不但削弱了官府的力量,还差点挑起官府和神符门之间的矛盾。现在官府里有乔尊存在,对待神符门和御兽门的政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