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二章 再次见到赵守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言籍白喝了口酒,问陆羽“明天你去镇上,一个人么?”

    陆羽想了想,说“我自己去吧,要真的是姓赵的,我把他带回来。”

    “那你打算怎么处置他?杀了么?”

    “杀了?”时间久了,陆羽对杀赵守备的意愿也没之前那么强烈,犹豫了一下,他说“还是看方姑娘要怎么处置他吧。”

    言籍白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叹了口气。

    下午陆羽带着大小十只山羊进了安定谷。这是那三只小羊都是第一次离开陆羽家后院,山谷里的一切,都让它们觉得新鲜。三只小羊先是小心翼翼的转着身子,看了山谷几周,然后就撒起欢,在山谷里跑跳起来。

    中午吃的太饱,言溪定坐在溪边打饱嗝。言溪安和兰摇芳顺着溪流,一边散步,一边采摘溪边的小野花。

    陆羽坐在草地上,远远的看着他们三个。

    安定谷里的果树都长的很大了,和原来的树林连在一起,成了一片,几乎难分新旧。山谷里只有阵阵微风,轻轻的摇动着树叶,挲挲作响。

    言溪安编了一只花环,又教兰摇芳也边了一只,两只花环分别被套在陆羽和言溪定的脑袋上。很久前,言溪安就编过一只花环送陆羽,陆羽保存了很久才丢掉。

    陆羽摘下头上花环,戴在了言溪安头上,笑着说“你好看,你戴。”

    “我当然好看,嘻嘻嘻。”言溪安坐陆羽身边,整了整头上花环,又说“大叔,明天去镇上,带我一起。”

    “要一起么?不了吧?”

    言溪安问“为什么不了?你不让我陪?”

    “那当然不是。”陆羽挠挠头说“我就是去见一见,梁艮带回来的到底是不是那个姓赵的。”

    “那要真是姓赵的,你就把他带回来么?”

    陆羽点点头说“带回来,交给方姑娘处置。”

    “嗯啊,你说方姑娘会杀他吗?”

    “或许会吧。”陆羽想不出来,如果方华茹不杀姓赵的,那会怎么处置他。

    言溪安缓缓的点了点头,忽然又问“大叔,你说方姐姐,以后还会嫁人么?”

    这个问题,陆羽就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但是在心里,他当然是希望方华茹以后能成亲嫁人的。

    言溪安又说“方姐姐好可怜哦,单将军人那么好。”

    “是啊。”陆羽叹了口气,不自觉出起神来。

    言溪安轻轻靠在陆羽身上,柔声问他“大叔,你在想什么呢?”

    陆羽微微一笑,说道“没想什么呢。”

    “是么?”言溪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骨碌一转,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知道么?”

    言溪安看着陆羽说“我猜到了,我不许你胡思乱想。”

    陆羽嘿嘿一笑,说道“不胡思乱想,我们……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言溪安认真的点了点头,抱住陆羽的一条手臂,说“当然啦,必须一定一直一直在一起,永远永远。”

    陆羽心中一天,轻轻的揽着了言溪安的纤腰。

    次日一早,陆羽就去了敦临镇,是他自己去的,出门的时候言溪安他们还没起床。

    镇守院子被修葺打理过,里面变得整洁干净起来,院子里的人不多,只几个衙役。

    梁艮一见到陆羽,就把他请进大堂,又命人上茶。

    这次上的是真的“茶”,白瓷碗里,沸水上飘着几片嫩绿色的茶叶,茶叶还没被泡开,却已经飘出了徐徐香气。

    这是陆羽第一次喝茶,真正的茶叶泡开水。但陆羽现在并没有喝茶的心情,坐下后就问梁艮“梁守备,你说的那个人,就在这里么?”

    梁艮似乎永远都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他笑呵呵的说“陆先生稍安勿躁,先尝尝这茶口感如何。”

    陆羽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水很烫,陆羽也浑然不觉,一口喝掉了一半,连茶叶也被他吞下了几片。

    “挺好,很香。”陆羽确实觉得这茶水很香,不过味道似乎并不如何,除了淡淡的茶香,再无其他味道。

    梁艮也浅浅的呷了一口,又笑着说道“陆先生,梁某听说,金华城上任县令林思摇,是死于你的手里?”

    陆羽心里一惊,却面不改色的说“梁守备听谁说的?自从林思摇回来金华县,我就没见过他。”陆羽没有说慌,林思摇从回来到再次失踪,确实没和陆羽照过面。

    “呵呵,陆先生莫要多心,梁某不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