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二章:骑士王的心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食戟世界一日游到此结束。

    虽然实际上并没有滞留一整天的时间,但是所有人都差不多吃饱了,后续的事情也都处理好了,再待下去没有多大意义。

    反正从者们还带着未吃完的美食。

    包括阿尔托莉雅·a1ter。

    临走前她把薙切绘里奈做的那些炸鸡什么的全部打包带走,现在抱着食品袋吃的津津有味。

    “好了,大家都回去休息下吧。”沈河笑着打趣道,“如果是易胖体质的话,最好去运动下哦。”

    “呀!”

    还真有几个女孩子出了惊呼声。

    不过更多的只是好像没听见一样,自顾自的继续吃着,转身离开。

    吃不胖的人占大多数啊。

    “御主。”贞德看了眼站在沈河身边丝毫不准备离开的阿尔托莉雅·a1ter,咬了咬嘴唇,“那,那我也先回房间吧。”

    “嗯,去吧。”沈河轻声应了一下,“一会我再回来。”

    他的确有些事情,想要好好的和阿尔托莉雅·a1ter聊聊看。

    “薇尔莉特,来我房间吧。”

    式顺便也把薇尔莉特拉走了,路过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沈河一眼。

    沈河除了苦笑外没别的办法。

    很快的,整个客厅内只剩下沈河和阿尔托莉雅·a1ter两人。

    “小阿尔。”沈河用这个比较亲昵的称呼喊了一句,招呼着她在沙上坐下,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和阿尔托莉雅共用一个身体的话,她吃下去的那些东西,你不会觉得不舒服吗?”

    毕竟两个人口味相差太多了。

    黑王可是完全无法忍受那些精致的食物,肚子里塞满了不喜欢的东西,应该会挺难受吧。

    “英灵没有身体。”阿尔托莉雅·a1ter咽下口里的薯片,解释道,“我们只是共用一个灵基,形态转变之后,这具用魔力实体化的身躯也会置换。”

    “懂了。”沈河点点头。

    原本他还在想着,有没有办法让这两位分开来。

    但现在想想,他的确忽略了一个事实。

    阿尔托莉雅·a1ter实质上就是阿尔托莉雅展现出平时不愿意展现的一面,但依旧是她本人。

    这么说的话,想要他换一个称呼,也是阿尔托莉雅平时不敢提出来的要求?

    “御主。”

    阿尔托莉雅·a1ter忽然喊了一声,似乎有一些迟疑。

    “想说什么就说吧。”沈河笑道,“既然是小阿尔,应该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话吧。”

    “不是每个a1ter都会像黑贞一样总是不管不顾闷着头做事啊。”阿尔托莉雅·a1ter红着脸瞪着沈河一眼,不过,还是深吸一口气,“你是更喜欢另一个我多一些,还是喜欢我多一些?”

    “为什么是以喜欢为前提?”沈河叹口气。

    他已经听出来了,阿尔托莉雅·a1ter口中问的喜欢,和他过去理解上的喜欢不一样。

    “难道不是吗?”阿尔托莉雅·a1ter脸色还有些微红,但是视线却已经敢直视沈河。

    “不,的确是。”沈河已经不打算再回避这个问题了。

    虽然无法确切的辨认自己对某些从者的感情是不是恋情,但那毫无疑问的是越了寻常关系能够解释的感情程度。

    如果说喜欢贞德是被那份纯真和善良所吸引的话。

    喜欢阿尔托莉雅,更多的是心疼和欣赏她的坚强。

    “哼哼。”阿尔托莉雅·a1ter似乎有些得意,过了一会儿,更是露出得逞的笑容,“看来有必要提醒一下,我们可没有‘喜欢’你哦。”

    “早知道了。”沈河伸了个懒腰,靠在沙上,“你们喜欢的,应该是在艰难困境中依旧咬牙前进的性格,和我相差太大,直观点说,阿尔托莉雅那丫头应该是对我心怀感激,又有些担心我对她好是别有用心,所以心如小鹿乱撞,有些不知所措吧。”

    “也,也不是这样啦。”

    阿尔托莉雅·a1ter忽然有些害羞的嘟囔了一句。

    然后死命的晃了下头。

    还伸出手用力拍了下沈河的肩膀。

    “总之,你到目前为止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说实在的很不错,不愧是我的御主,但是呢,这样就想要开后宫的话,可还差着很远,所以”

    “我可没说要开算了。”沈河摇摇头。

    他心里面已经有个底了。

    虽然目前为止为阿尔托莉雅做了不少的事情,换来的也只是感激更多些。

    但并不是没有希望。

    毕竟在阿尔托莉雅的心里,男性的话,恐怕没有谁比自己这个御主更重要。

    只是

    贞德辣么可爱,既然骗到手了,怎么样也不忍心让她伤心啊。

    而且说到底,御主和从者之间究竟应该是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沈河脑海里回忆着自己所看见过的所有故事。

    有恋人,有主仆,有王和部下,有亲如兄弟,也有彼此丝毫不对付甚至蓄意谋杀,但无论是什么关系,那一纸契约,都已经将两个灵魂和意志紧密的绑定在一起。

    像他这种,更是难以分离。

    “总之,小阿尔你是不会离开我的,对吧。”沈河转过头,望着身边的骑士王。

    “你这家伙——!”阿尔托莉雅·a1ter睁大了眼睛,似乎有一点点生气,“忽然问这样的话,难道是后悔召唤我了吗?”

    “不,怎么可能呢。”

    沈河哑然,然后坐直了身子,非常认真的望着她。

    “我的意思是说,无论有没有契约,无论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你都会愿意跟在我的身边,对吗?”

    “当,当然啦!”阿尔托莉雅·a1ter感受着沈河认真的视线,面色微红,却不敢挪开视线,只能结结巴巴的找借口,“对,对了,我可是你的骑士和女仆,当初都已经说好了的,就算你现在反悔也晚了,无论怎么样,我都会为你带来胜利,你也要变成合格的御主才行会,会感到困恼吗?”

    “求之不得呢,不够”沈河装模作样的皱起眉头,“其实,我觉得我已经是个合格的御主了。”

    “噫——”阿尔托莉雅·a1ter露出嫌弃的表情,对于严格的骑士王来说,完全不能理解这种玩笑,“像这样懒懒散散的就不行,对了,难得出现一次,既然现在还有时间,那就来好好的履行女仆的职责吧了,御主,和我去训练场!我要好好的训练你的剑术。”

    “啥?现在?”沈河一脸懵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