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寡头的思维模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李紫薇不明白,为什么李牧会对这件事抱有如此高的期待。

    因为在她看来,李狗子的狗粮冠名权以及十二条微博,能让玛氏开出1200万美元的价格,这本身就已经是有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了,李牧竟然觉得还不够。

    李牧对李紫薇说“玛氏这么主动开出1200万美元的价格,让我觉得他们的心理底价一定在2000万美元以上。”

    李牧把两千万美元说的轻描淡写,在李紫薇看来,好像2000万美元在李牧眼里,就像是2000块钱一样。

    李紫薇很聪明,她看得懂李牧做的许多决定与部署,但在这种问题上,她不明白李牧的自信。

    李牧亲历过国内互联网的全盛阶段,并且亲眼见证从百度、阿里、腾讯三家鼎立,再到百度逐渐掉队,而腾讯、阿里则双双站在四千亿美元的高山上。

    虽然他只是一名看客,但是他的视角与普通人不同,他是十几年的互联网从业人员,能够用专业的眼光,看到整个脉络的内在本质。

    正因为李牧看得懂腾讯、阿里在四千亿美元时代的所作所为,他才敢在内心确定,对玛氏这种世界五百强的企业来说,1200万美元还远不是他们心里的极限价格。

    李牧见李紫薇好像还有疑惑,便微微一笑,说“面对玛氏这样的企业,你不能用普通企业主的心态去代入他们,他们不是普通企业主,他们是寡头。”

    说着,李牧正色起来,道“自由市场的寡头经济往往代表着什么你知道吗?”

    李紫薇轻轻摇了摇头,说“我脑子里好像有点大概,但是说不好……”

    李牧微微笑道“自由市场里的寡头经济,一般代表着战略上的极端保守,与战术上的极端激进。”

    说到这,李牧见李紫薇依旧不太能明白,便笑着说道“所谓战略上的极端保守,是在大层面上极少冒险,一切求稳,比如我们,只会在我们已经发展起来的主营业务基础上做衍生,但绝不会冒然进军一个完全没有关系的新行业,更不会把大战略重心向其转移,我们以互联网起家,未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我们的发展核心都不会离开互联网的土壤,这就是战略上的极端保守。”

    “战术上的极端激进,是在大层面求稳的基础上,在保证大层面稳定的中小层面猛杀猛打,比如我们跟所有的竞争对手打仗的时候,都要不惜一切代价,哪怕只是一场局部战争,打个比方,我们现在做微博,如果有其他公司也做了一款同类型的产品并且威胁到我们,我会放弃微博未来三年的利润,甚至投入大量资金亏损三年来跟对方死磕到底,力求我们的微博不会被同行影响甚至超越、尽量确保我们是市场上的独一份,就算确保不了独一份,也要做最大并且占据整个行业大半份额的那个,这就是战术上的极端激进。”

    “寡头在战略上的极端保守,是为了稳住大局;而战术上的极端激进,是为了巩固大局,所以你看玛氏,作为行业巨头,他必须在这种战术上极端激进才能降低外部对自己的威胁,这种寡头企业日常做事,多数时候不是处于‘我要做什么’的状态,而是处于‘我不能让你做什么’的状态。”

    “就比如,普通企业考虑我们这次拍卖,只会考虑,这些资源卖五百万美元到底值不值得、如果买了能不能赚回来,但是,玛氏要考虑的是,这样的资源,如果自己不下手抢夺,被竞争对手拿到怎么办?一旦被竞争对手拿到,就会对他们的地位、他们的市场份额产生影响,对他们来说,可以接受花钱,但不能接受冒险,所以,即便这资源只值五百万美元,甚至不值五百万美元,但为了防止竞争对手拿到,他们也愿意砸两千万美元进来!”

    “拿各种资源换钱,是普通企业主的逻辑,拿大量的钱换地位,这才是寡头考虑问题的方式。”

    后世,腾讯与阿里的竞争,就是这么的白热化,尤其是在两家都不擅长、没有历史优势的新兴领域,双方更是拼了命也要跟对方刚到底,比如打车、外卖、移动支付等领域,两家火拼的规模都是几十亿级别的,这才是真正寡头要做的事情。

    寡头听说竞争对手要投资五千万美元干一件事情,自己就愿意投资八千万美元跟他对着来,甚至听说竞争对手要投资五千万美元干一件事情,就愿意砸一个亿进去,不是为了跟他抢市场,只是为了让他这件事情干不成。

    玛氏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