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0章 可惜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姑娘可是看出了什么?”

    墨凤舞沉默片刻,然后摇了摇头。

    “没有……櫆老呢?可否有发现?”

    櫆老叹了口气,道

    “既然姑娘都没发现,老朽又如何能看出因由?

    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只剩一副骸骨,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姑娘不必自责。”

    一行人抱着希望而来,结果却抱憾而归。

    而许是因为开棺的原因,帝璟一整天心情都不太好。弄得整个不孤山的人,都小心翼翼的,就怕一个不好,惹帝璟发火。

    倒是墨凤舞,依旧还是老样子。

    只是回来后,便直接上了二楼,也不知道鼓弄什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最后直到傍晚吃饭的时候,才从楼上走下来。

    帝璟这会儿还是一脸深沉,倒是身上换了一件宽松的月牙色长袍,看起来颇为随意。看到墨凤舞下来,也没说话,抬手一摆,便将布菜的侍女屏退了下去。

    那侍女长得不错,白皙干净,却是从头到尾没敢抬头多看一眼。

    待她离开,墨凤舞便直接一屁股坐到帝璟对面,然后拿起筷子就吃。

    帝璟顿时皱起眉头,待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一时间,席间安静。直待片刻后,墨凤舞吃了七八分饱,才终于抬眸看向对面的男人,道

    “心情好一点儿了?”

    帝璟没说话。

    “切,德行。”

    撇了下嘴,墨凤舞三下五除二,吃完饭,直接把筷子一放。

    “我问你一个事。”

    帝璟终于抬头了,却没出声。

    “正事。”

    “说。”

    “你母亲的骸骨,当初你从哪儿弄的?”

    墨凤舞这话问的相当直接,却莫名的带着一丝诡异。帝璟瞬间脸色一沉,冷声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

    “想知道。”

    帝璟不吭声,直接把筷子一放,随即便有下人快速走进来,飞快的将桌上的碗筷收走。

    同时摆上一壶香茗,放到帝璟面前。

    墨凤舞抢先一步,倒了一杯,然后一边喝,一边看着帝璟,道“我说了是正事,你最好实话实说。”

    帝璟盯着墨凤舞,随后沉默好半晌,才低声道

    “抢回来的。”

    简单的四个字,但却藏了太多的信息量。

    墨凤舞闻言挑眉“费了不少功夫?”

    帝璟点头“半条命。”

    其实,帝璟说是半条命,那都是客气的。实际上,当年的惨烈,就算到了现在,依旧让某些人记忆犹新。而帝璟后背一道从上到下几乎将他斜劈成两半的伤痕,更是当年那场魔族皇室内乱的证明。

    而那一年,帝璟只有十三岁。

    房间里的气氛再次降到低谷。

    墨凤舞喝着茶,半晌,轻声一笑。

    “是么,那真是辛苦了。不过,可惜了……”

    帝璟瞬间皱眉“什么意思?”

    墨凤舞眉眼弯弯,然后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同时双肘撑桌,靠近帝璟,贴着他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

    “可惜,你抢错了。因为,那具骸骨,根本就不是你母亲!至少,不是生你的那个母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