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桑之未落(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桑瑜不爱上数学课,所以经常会望着窗外的梧桐树,构思年底的比赛素材。

    有次,不幸被数学老师抓包。

    老师让桑瑜上去做有理数相加减,桑瑜没有听,自然没有做出来。

    放学后,数学老师把桑瑜单独留下。

    在空旷的教室里,只有她和老师两个人。

    数学老师出了几道习题,可桑瑜怎么也算不出来。

    直到后来许许多多个日子都过去,桑瑜都不曾忘记数学老师对她说的那句话。

    “桑瑜,你是怎么样考上岭南第一中学的?以你这样的水平,怎么可能是入学前三?”

    你是怎么样考上岭南第一中学的。

    瞧瞧,多么嘲讽。

    以你这样的水平,怎么可能是入学前三?

    还有什么,比这样没有理由的质疑更尖酸。

    桑瑜强忍着泪水,听着老师讲了一遍又一遍。

    她总算发现自己陷入的那个死胡同。

    根号二加根号二不是根号四等于二,而是二倍的根二。

    灵光好像忽然从脑海乍开。

    后面的题目,她做得越来越顺。

    数学老师的脸色,也对她好了起来。

    今日是周五。

    所以没有晚自习。

    因此许多同学上完下午的课,就回家了。

    桑瑜作为最后一个出教室的人,她将锁紧紧地锁牢。

    此时校园已经上了黑,路灯因为没有学生上晚自习,所以很节约成本地没打开。

    对于桑瑜两岁就被父母扔在家里独自过夜女孩子来说,夜路并不让人害怕。

    车棚里还尚有微弱的灯光,桑瑜的单车在空旷的棚子里格外突兀。

    她开完锁后,跳上单车,刚出校园门,就被一辆奥迪车尾随。

    桑瑜开始并未发觉自己是被跟着。

    直到她猛然停车,后面的车也跟着下来。

    她并不害怕黑夜,可不是并不代表她不害怕有心之人。

    她的胆子,相对于其他同龄的女孩子来说,算是大的。

    车子上的人走下来流里流气地说:“小妹妹,一次多少钱?”

    桑瑜因为看过许多书,也知道这个人讲这些话的含义。

    她没有理会,而是偷偷将脚踏车将自行车的速度加快。可是再快的速度,又怎么会快得过汽车的速度。

    很快,奥迪车与她的速度持平。

    猥琐男摇下车窗,“小妹妹,五万包你一个月要不要?”

    “不稀罕!”

    桑瑜奋力地踩着自行车的脚踏板,男人仍然不肯放过她。

    好在前面就是夜市,人口很多。

    那个猥琐的奥迪男开不过来,这才悻悻离去。

    桑瑜在人群里闭上眼,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回到家里,桑瑜将这些告诉了正在看新闻的父亲。

    本以为会得到关心,却被扔下一句,“别瞎想了,快去做作业吧。”

    桑瑜回到房间,终于抑制不住哭了起来。

    哭过后,她打开手账本上记录的周末作业,认真地写了起来。

    这不是桑瑜第一次遭遇这样的状况。

    只是那个时候她还小,所以并不知道。

    事后她在夜市的书摊上看到一些桃色故事,她才知道自己在三年级的那年,曾被人性骚扰。

    如今,她为什么会这样讨厌数学?

    分明三年级时,她也代表过班级,参加奥数比赛的。

    当年参加奥数比赛的孩子,学校安排他们比一般普通的学生上得课要多。

    每个午后,桑瑜都会习惯性地去岭南实验小学门口的小商铺去买一瓶矿泉水。

    这天,她来得比往日要早上很多,她很开心地给熟悉的彭大叔打了声招呼。

    “小瑜,矿泉水今天卖光了。我让你阿姨去隔壁店再补些过来。”

    “这样啊。”

    桑瑜的小脸,明显有些失落。

    “挺快就能回来的。不如你在屋子里等会儿,外面天热,我给你拿块雪糕。”

    八岁大的孩子,哪里会想这样一向熟悉的彭叔叔会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桑瑜看了一下去补课的时间,她走进小卖部的屋内,彭叔叔给了她一块雪糕。她在沙发上坐着,叔叔忽然搂住了她。

    “小瑜。”

    彭叔叔的声音变得很粗,他的头靠在桑瑜瘦小的肩膀上,两只手,隔着衣服在桑瑜尚未发育的身体抚摸。

    桑瑜觉得不舒服。

    只是,她不清楚这份不舒服来自于何处。

    她用力地想要挣脱,彭叔叔越来越奇怪。

    “小瑜。你别乱动。”彭叔叔凑过来,亲她的脸颊,“叔叔一会儿,就给你拿好吃的。”

    桑瑜两条腿用力地踢打彭叔叔,此时小卖部的老板娘刘阿姨已经回来。

    老远就听她吆喝着:“老彭,大中午的,你拉什么店里的帘子?”

    彭叔叔又恢复到以前和蔼的样子。

    他伪善地对桑瑜说:“乖乖的,不许乱给阿姨说话。叔叔啊,这就去给你拿好吃的。”

    经历了刚刚那样的事情,桑瑜怎么可能继续在店里留着?

    她在刘阿姨开门的刹那,拼了命地往家跑。

    回到房间,桑瑜偷偷地翻着度娘,越看越觉得自己有可能被强|奸了。

    于是丢掉手机,把自己关在浴室,拼命地用水搓洗,那些被小卖部彭叔叔碰过的地方。

    那天以后,桑瑜再也没去过数奥的补习,她从选拔赛退出来。

    这件事情,深埋在她心底。

    她不敢告诉任何人,生怕别人觉得她是那么的肮脏。

    直到她后来阅读大量的书籍,才明白那叫违背当事人意愿。

    桑瑜的数学越发变得不好起来。

    她的父亲,在教育系统有着位高权重的地位。看到自己的孩子如此不争气,尤其某次从桑瑜锁着的写字桌里看到被藏起来的可怜兮兮的分数后,终于爆发。

    一次打完桑瑜后,父亲说:“以你这样的分数,不如趁早去职业学校上得了。”

    职业学校。

    最早在杂志上被描绘的,是那些品性不好、学习不好的孩子才去读的。据说那儿的老师,根本压制不住学生。

    桑瑜很害怕。

    她不想要念那样的学校。

    八岁的她,每晚学习到晚上十一点。

    总算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她的成绩逐步恢复到过去的年级前十。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多年后桑瑜仍记得那天,班主任王老师来到教室面部表情的沉重。

    “同学们,昨日的新闻,你们有没有看?”

    “我知道!”坐在前排的赵子敬举手发言,“RI地区发生过大海啸!死了很多人!”

    “对。”

    王老师示意赵子敬坐下,“我们亚洲的同胞,需要我们的捐款资助。”

    “老师。”刘晓举起手,她从座位上站起来,“这就像去年SARS,其他地区资助我们一样吗?”

    “刘晓同学说得很好。”王老师赞许地点点头,“这个社会,只要我们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今日,我们帮助了他们;他日,若是我们频临困难,也会被他们所帮助。”

    在王老师的鼓励下,大家纷纷在爱心箱子里捐出自己的零花钱。

    盒子里越塞越满。

    王老师欣慰地看着大家,她捧着盒子笑着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哦。”

    “市里面让我们以这次海啸写篇作文,选拔优秀的文章拿去做为范本,感召更多的学生献出自己的爱心。”

    “请每个同学积极参与。”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