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这世上第二个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江宇泽提着一袋热乎的红豆酥。

    他站在病床外听到暧昧不清的声音,自然知晓傅斯年在做什么。

    许久许久,直到红豆酥彻底冷去。

    江宇泽适才敲了敲房门,傅斯年整理好自己,起身踱步到病房外。

    他定不会要江宇泽看到顾清歌此时的模样,从江宇泽手里接过红豆酥,“辛苦。”

    他的性子向来清冷,说起话也是言简意赅,没什么温度。岁月之于傅斯年,不过是越发瞧不出心境了。比腹黑更直接的形容,是无人触碰那份神秘。

    江宇泽在想,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幅模样?

    年少因为两家是世交,走得便近了些。虽然那时傅斯年也不爱讲话,至少不似现在,与他几乎无话可说。

    大概是因为共同喜欢上一个姑娘。

    可感情之事,谁又说得清楚,江宇泽自以为可以小心地隐藏好一切,他又何尝没做过成人之美,不过成全之后,他爱的姑娘又得到了什么呢?

    如此想着,耳边传来急促的高跟鞋声,铿锵有力地贯穿整个走廊。

    “咦,阿泽,你怎么在这儿?”唐清婉疑惑道。

    “婉……婉儿?”

    傅斯年扬着好看的笑容,“唐小姐。不想,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即使在江宇泽内心深处已经知晓面前的这人,有可能不是过去的唐清婉,他还是回应,“我们节目组一个女孩比赛时晕倒了,是我送过来的。”

    “这样子啊。”

    “婉儿怎么会在医院?”

    江宇泽望到身旁纹丝不动的傅斯年,若非亲眼目睹过自己着曾经的好友对唐清婉有多深的占有欲,他现今以为的所有幸福不过是黄粱一梦。

    “我们报社要求采访傅总。”

    唐清婉的俏脸露出不自然,她用手挠了挠后脑勺,“这不听傅氏的人说,傅总在医院吗?没想到,咱们俩这就遇上了。”

    她定不可能将傅斯年欺辱她的事情告诉江宇泽。

    病床外的吵杂,让向来睡眠极浅的顾清歌睁开眸子。

    身体的酸痛与凌乱的床单肆意地叫嚣着,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傅斯年换上。

    “唐小姐。”

    十九层戳穿唐清婉是A货后,傅斯年也不唤她“清清”,这样也好,省得被阿泽误会。

    “傅总。”

    “不知贵社,想要从傅某这里得到什么讯息?”傅斯年不经意地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病房,“希望唐小姐可以长话短说。”

    “这是——”唐清婉垂着头,实在不敢与傅斯年对视,她双手呈上采访稿,“我们报社想要问的全部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让傅斯年冷哼起来。

    江宇泽凑过去,也禁不住笑出声来。

    “F社好歹也是个大社。”江宇泽拍了拍唐清婉的肩膀,“现在查得这样严格,你们编辑这也是厉害。”

    唐清婉红着脸,小声嘀咕,“你别说了。”

    病床上的顾清歌听到外面的嬉笑,心里不由得泛着酸。她撑着两条酸楚的腿,摇摇晃晃地走到窗前,打开窗户,纵身跳了下去。

    “什么声音?”唐清婉出于记者的直觉,“病房里怎么了?”

    傅斯年的笔尖停了下来,他甚至顾不得采访稿被丢在地上,转身打开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凌乱的床铺,和窗台前被微风吹起的窗帘。

    “清清——”

    傅斯年也不顾伪装,在看到窗下那抹鲜红,不由分说得就要往下跳。

    —啪—

    江宇泽一个巴掌扇了过去,他双手抓着傅斯年的领口,“傅斯年你给我清醒一些!这里虽然是三楼,摔不死你也能残废了!现在顾清歌生死不明,若是你再有个三长两短,谁去照顾她?”

    “清清。”

    唐清婉没有见过这样的傅斯年,他颓然地靠在窗台前。过去人们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能到伤心之处。

    方才听阿泽的意思是,那跳楼的是顾清歌吗?

    唐清婉忽然想到昨日在傅氏十九层与她长相相似的女人,那时她说帮帮我。

    她是被傅斯年所强迫,如此刚烈地不忍受辱,也要离开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身体远比思考更速度,她走上前用力地扇了傅斯年一巴掌,“你知不知道,得到一个人前,应该学会尊重!”

    “傅斯年,你知不知道,你把她害死了!”

    “清清。”傅斯年呜咽着。

    已经通知医生的江宇泽匆匆赶到病房里,“哪位是顾清歌的家属?”

    “清清怎么样了?”傅斯年红着眼,一把推开唐清婉,“清清究竟怎么样了?”

    “好在我们医院三层楼相当于其他医院的二层。病人是身体朝下,只是有些擦伤,但——”

    “但是什么?”江宇泽急切地问道。

    “顾小姐以前出过车祸,颅脑损伤导致脑内出血,现在她脑里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