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章 谁的情深不被辜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傅氏十九层——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唐清婉的小脸本来就白,加上傅斯年的质问,明显又多了几份不自然。

    傅斯年看着她,像把她看穿了般,“你不是清清。”

    “傅总这话说得有趣。我倒是很好奇,莫名其妙地从头到尾叫我'清清'的,不就一直是傅总您吗?”

    “你和她的确很像。”傅斯年捡起地上的衣裙递给她,“穿好。有些话,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墨医生赶到傅氏时,傅斯年额头上的红印淡了许多。

    “傅少,我先帮你化一下淤青。”

    “不用。”傅斯年摆了摆手,“你去查查她。”

    墨医生看到唐清婉的时候,身形一颤,恭维倒也顺嘴,“少夫人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你认错了,我不是你们什么少夫人。”唐清婉冷冷地说。

    “她的确不是。”

    傅斯年接过唐清婉的话,“查一下她是否整容过。”

    “傅斯年,你是不是有病?”

    墨医生感受到阵阵冷汗,这傅少前段时间抱着一位与面前的人儿生得相似的姑娘来她办公室,还查了DNA,现在正主回归,反倒不敢相信了吗?

    她伸出手,触探着唐清婉的小脸,“得罪了。”

    在一阵摸骨之后,身后的傅斯年急切地问道,“怎么样?”

    墨医生面露难色,看了一眼唐清婉之后。傅斯年会意地将她带到隔壁房间,“墨医生,她——”

    “傅少。房间里的这位,我可以保证,没有整过容。”

    见傅斯年阴沉着俊脸,墨医生索性将上次的结果一并提出,“相反,顾小姐整过。”

    他当然知道他的清清改变了容颜,若非如此,她的面容和“唐清婉”一致。只是他还没梳理明白,如果“唐清婉”没有整容过,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唐家并非唐清婉一个女儿,不过目前证据太少,并不能完全说明什么。

    “傅少?”

    “傅少?”

    墨医生一连叫了两声,傅斯年才收回思考,“嗯?”

    “傅少若是还不放心,刚刚给里面那位摸骨时我取了几根发丝,等到与小少爷的比对出来——”

    傅斯年的手机忽然响起,他抓着电话吼道,“为什么现在才说?”

    墨医生额头汗水直涌,只听傅斯年又问:“哪家医院?”

    紧接着挂了电话,如飓风般速度消失在她的视野。

    此时唐清婉从卧室走出,看到房外只有墨医生一人。

    也没有招呼什么,也跟着出去了。

    墨医生垂颜,这对夫妻,上辈子大概真的是派来摧残她的吧?!

    ——川大医院——

    清晨的阳光,一向映得天空很蓝。

    江宇泽睁开眼就望到窗前熟悉的靓影。

    他低低地唤了声,“婉儿。”

    顾清歌回过身子,江宇泽尴尬地挠了挠头,“抱歉。”

    “我跟江PD认识的人很像吗?”

    从顾清歌喉咙里发出的小奶音,与江宇泽来说,每一个字词都那样触碰心弦。

    他从年少便一直站在她的身后。

    兜兜转转,阴差阳错,在他觉得自己就要抵达幸福的天堂的刹那,老天似乎给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面前这个与唐清婉长得很像的女人,究竟如何知晓她与他独家的回忆?

    “嗯。”江宇泽望着顾清歌,他的眼眸似乎装着万水千山的风采,总要人忍不住陷下去,“有件事,从昨天下午你比赛后我就想问问你,那首歌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江PD是在说《Miss》?”顾清歌倚靠着台沿,“谁知道呢?三年前出了一场车祸,什么都不记得了。”

    三年前。

    这该死的巧合。

    婉儿也是在三年前出了车祸。

    同样是,什么都记不得。

    “对不起。”

    “又不是什么难过的事。”听到江宇泽的道歉,顾清歌莞尔一笑,“江PD也听过这首歌吗?”

    “嗯。这首歌曾是我写给喜欢的女孩子的。”

    “那她一定很幸福。”

    “我可以给她幸福吗?”江宇泽自嘲地笑了笑,“但愿如此吧。只是现在,我也分不清了。”

    他们像一见如故的知己,相谈甚欢,恨不早逢。

    直到病床的门被一脚踢开。

    傅斯年心急火燎地冲进屋子里,一把抱住顾清歌的纤细的身子,“清清,有没有怎么样?”

    江宇泽的俊脸青了几分,果然,如果比赛时还是个猜测,那面前所见所听成为现实。

    他干咳几声说道,“傅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