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扑朔迷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如果是呢?”傅斯年转过身,他的炽热的目光要“唐清婉”慌乱地低下头,“清清,如果是,你会怎样呢?”

    好一会儿,她抬起清丽的小脸,字字句句锥心刺骨,她说:“就算是,那些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既然我不记得,就证明,你和我之间的点点滴滴,都不是什么多好的回忆。傅先生,您现在不也过得很好吗?莺莺燕燕络绎不绝,我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彼此各自安好,不行吗?”

    “不行。”

    他挑起她的下巴,准备碾压过去,可脑海转而一想到面前的这个女人并不是唐清婉。现在,假装的所有的行径,都让他觉得自己很恶心,他不想自己脏了自己。于是很快松开她,敛去情绪,“清清,你能把所有都忘了,重新掀一页,但我过不去。忘记后的一切,难道就不存在了吗?”

    “唐清婉”没再开口,更多的是恨自己不争气,对他的次次轻薄,竟毫无抵抗。

    彼时病房外,传来一阵规则的敲门声。

    “请进。”

    江宇泽收到“唐清婉”的讯号,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女人坐在病床上,而她的背后,正是傅斯年茕茕孑立的身影。

    背道而驰这个成语,放到此处去形容,实在恰到好处。

    “怎么来得这么快?”

    “唐清婉”问。

    “嗯,刚好我姐的孩子得了流感,在这家医院打针。”

    江宇泽抬眼看了傅斯年,继续说:“婉儿,咱儿子呢?”

    闻此声,傅斯年才转过身子,不同于对唐清婉的温柔与忧伤,他的声调阴冷,怼得理直气壮,“江宇泽,那是你儿子吗?”

    “清清是阿七的母亲,我和她也很快结婚,自然是孩子的父亲。”

    “且不说,我这个亲生父亲尚在人世。江宇泽您是嫌之前艳照门的事情,闹得不够大么?”

    江宇泽闻言,俊脸白了几分。

    “唐清婉”听得云里雾里,她扯着江宇泽的衣袖,甚至不会审时度势地问了句:“什么艳照门?难不成,你拍片潜规则女明星时,被媒体抓了?”

    刚刚那句,也不过是傅斯年气急败坏,没有经过思考的话。

    于是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阿七是我的儿子,你最好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

    “斯年。”江宇泽握住“唐清婉”的小手,“您放心,就算将来,您儿子愿意认我,我也不会同意,行吗?”

    而后,他笑着对“唐清婉”说:“婉儿,别乱猜。饿不饿?咱们去吃早饭吧。”

    “嗯。”

    就在两人合上房门的刹那,从腹腔涌出的阵阵酸楚呛到喉咙,傅斯年双手撑着窗台,尽可能不让自己倒下,他背着她,艰涩地问:“唐清婉,你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见“唐清婉”有些犹豫,江宇泽替她应答:“斯年,三年前我就说过,我们公平竞争,你不是拒绝了吗?既然如此,三年后,就不要再摆出这幅样子。”

    —咣啷—

    病房门被关上。

    傅斯年只觉全身的力气被一下子抽光,他再撑不住,倒在冰冷的地板上。

    送完傅子期的林牧,拎着保温桶,与江宇泽和唐清婉在走廊不期而遇。

    他的脸上有过几分错愕,考虑少爷还在病房,也未与他们两个人打声招呼,就推门而进。

    “少爷。您要不要紧?”

    那个商界叱咤风云的男人,居然躺在地上,哭得像个孩子。

    本就一脸病容,配上泪水,更是憔悴不堪。

    见到林牧,他一把勾住林牧的脖子,言语间断断续续地,“……她还是走了……”

    少爷嘴里的那个“她”,是少夫人吗?

    走廊里那位,与少夫人生得一样的面容,可是少爷不是跟顾小姐……

    这个男人,在即将三十岁前,除了心里那份不可铭灭的人儿,对任何事物都能够举起放下。

    林牧听傅家的老人讲过,先生似乎十一岁起,就认识了少夫人。

    整整十八年里,至少林牧陪在先生的这八年里,未曾见先生,除了太太以外,与什么女人纠缠不清。

    这傅斯年,简直在随意换妻的上流社会,呈一股清流。就连之前的那位顾小姐,只怕和少夫人八分像,留在身边,不过都为了存个念想。

    而之所以会与沈小姐的联姻,也是太太为了离婚,将先生差点送进监狱,要他万念俱灰而致。

    后来据说是什么,少爷与江公子闹翻了。

    他本就是个寡淡之人。

    偏偏,把身上的仅有柔情,全部给了少夫人。

    林牧不清楚,为何当年少夫人一定要选择离开。之前她与少爷的盛世婚礼流传的视频,说句难听的,她都是残花败柳了,少爷都不在意,凭什么不能好好过日子?

    那段时日,少爷的世界只有工作和小少爷,傅氏所有的事宜全压在他一个人身上。这份看似没有什么能够打垮的强大,如今在少夫人面前,三言两语,溃不成军。

    “少爷,既然这么痛苦,您不考虑一下,同其他人在一起吗?”

    林牧抖着胆子问道。

    “阿牧。我的人生之中,绝大部分时光,都是与清清度过。我偶尔也会猜,究竟是我太执拗了这年份,还是我放不下的是自己的不甘不愿。你知道,什么最可悲吗?可悲的是,剖析到最后——清清无论怎么样,是对是错,在我面前都是好的呈现。这辈子,我大概是非她不可了,认栽地爱她的所有。哪怕,只是现在这样,远远地看着她同别人在一起,我竟可悲地觉得,是一种美好。”

    林牧搀扶着傅斯年重新站到窗前,顺着他的视线,是江宇泽的车缓缓往往医院外开去,最终浓缩成一点,剩下视觉后像。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