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他说你是我的前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唐清婉”对于傅斯年的暧昧,心房深处涌出阵阵酸楚,她不知道这些来自何处。

    彼时窗帘被夏风吹开,有几滴雨水,轻轻触碰着她的脸颊。

    傅斯年抬起头,将修长的手指从她的掌心抽离,眸子里沉重词汇无法形容的情愫,“清清,不舒服吗?”

    “唐清婉”没有看他,只是闭上眼,深深地往肺里吸了一口气,调整好心情后,她睁开好看的眸子,摇了摇头。

    “既然阿七是你的孩子,希望傅少爷日后尽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若是你要觉得孩子是拖油瓶,妨碍你和其他女人约会,我可以照顾阿七……”

    “唐清婉”话还没说完,又被傅斯年的右手捂住。

    这是他第二次轻薄她。

    “唐清婉”伸出贝齿,朝着傅斯年掌心的肉咬了下去。

    他始终笑着看她,知道她不喜欢这样,他伸出食指在她的红唇上画了个圈,而后用整个手掌托起她的小脸,“清清。你口口声声说照顾阿七,那你以什么身份照顾阿七?”

    她用右手扳开他的手指,掌心方才还停留着的齿印,触目惊心地映在她的瞳孔。

    “你……不疼吗?”

    对于无法回答的问题,答非所问并转移话题,也是真的唐清婉的强项。

    “清清。”面对这张一模一样的面孔,傅斯年颤着尾音,苦笑道,“你在关心我吗?”

    “唐清婉”一时语塞,他的话里永远带着其他的话,回复太累。

    她想要回家,可窗外的雨声越来越大,阻碍了她的归程。

    “清清。”傅斯年的视线始终放在“唐清婉”的身上,“你不愿意理我,我就一直给你说下去吧。”

    看到她素雅的小脸起伏的细微变化,他笑了笑,扯着她的小手,一起坐在病床上,“清清,现在还想要做歌手吗?”

    “我记得中学那会儿,我们清清唱歌老好听了......”

    他啰里八嗦讲了很多,倒是样样,都顺着她的心思。

    “傅斯年……”

    “唐清婉”打断了他的话,终于还是抛出了内心深处的想法,“我们过去很熟吗?”

    “嗯。”

    “我们以前,熟悉到什么程度?难道你是我的前任吗?”

    这一次,轮到傅斯年沉默了。

    他起身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而后交到她手里。

    “唐清婉”捧着纸杯,抿了抿唇,继续刨根问底,“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吗?还是说真如我想象的那样,你我之前谈过恋爱,是因为你出轨成性,所以我离开了你?”

    “……清清……”

    傅斯年叹了口气,他回过身,半跪在她膝前,“你一定要知道吗?”

    “算了,如果很为难的话,就不要回答了。”

    “唐清婉 ”伸手向前轻推了推他,“你别这样蹲在我旁边,搞得好像要拜年似的。”

    她说完这些话,自己也被自己逗乐了。

    也不过就一瞬,傅斯年瞧得失了神。

    他把她捞进怀里,光洁的下巴顶着她的小脑袋,“傅斯年……你干嘛……”

    “清清,你若是再动,我就在这儿,干了你。”

    她闷在他的胸口,憋屈得难受,只能骂骂咧咧,“变态。”

    许久不曾用他回复,“唐清婉”动了动胳膊,竟也挣脱了他的束缚。

    傅斯年闭上眸子,就那样一动不动地靠在床边。

    “唐清婉”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并无任何反应,适才撑着两条发麻的腿,晃晃悠悠地挪到床头按了门铃。

    重新挂了点滴,医生把她拽到走廊,“你就是患者家属?”

    “唐清婉”刚要说自己不是,那医生又接着数落,“身为*,自己丈夫,连着这么多天不吃饭,仗着自己年轻,作吗?”

    被医生说得面红耳赤,本打算趁着雨小了,她回去补个回笼觉。现在看来,这医生八成将她当成了虐待丈夫的恶毒妻子。

    “唐清婉”作为F社记者,平日最怕别人碎嘴,乖乖地在病床等傅斯年醒来。

    清晨的阳光是那样浓烈,川城刚被雨水冲刷,一切都是崭新的模样。

    傅斯年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唐清婉”在不在,不远处,她窝在他的左臂那儿,睡得那样香甜。

    他绷着身子,不敢碰她,生怕她会即刻消失不见。

    她能够在他身旁,他就十分地知足。若再多出半分,适得其反。

    等到“唐清婉”睁开星瞳,那个叫做傅斯年的男人就像痴汉一般望着她,她甩了甩有些发酸的胳膊,没好气地说:“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没见过美女……”

    闻声,傅斯年笑了起来,英挺的眉毛挑着戏虐,“看是看过,就是看不够,这样美的女孩。”

    “看来傅公子身体是好利落了,那我就不在这耽误你静养了。”

    她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