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章 放她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川城的夜市,灯火嚣张,热闹是无心的人,悲伤不甘不愿钻进了骨髓,肆意流淌。

    的确是这样,人世间最难能可贵的,我们称为两情相悦的爱情。

    顾清歌走了,一如当年唐清婉头也不回地走了。

    天与地融为一体,漆黑成为主色调窜入瞳孔,而后他倒下,相隔不远,几重女声的尖叫,他向来寡淡,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他爱的人会喜欢许多许多的人,偏偏次次,留给他的尽是无休无止的残忍。

    错了。

    即使科学数据表明,仍旧错得离谱。

    而立之年,他也终生长成令自己曾厌恶的人。

    大排档的小哥拎着百十羊肉串,刚送去点餐桌,回过身看到倒在自家门前的那个男人,以为是对家派来碰瓷的水军,他向前踢了踢,脚底传来的闷哼,让他不由得扳过他的身子。

    这个男人,仅一眼,便难以忘怀。

    转而换言,川城城内,谁人不知他傅公子的容貌?

    五年以前的盛世婚礼,伤了多少妙龄适婚女子的心。

    小哥却是三年以前遇上的,他的店那会儿正刚刚起步,那对璧人来他的店里吃得不亦乐乎,上流阶层与平民之间有何区别。他们吃路边摊的时候毫无架子,一度让小哥以为不像是豪门里的先生太太。

    不过三年,轰轰烈烈也变得格外伤情。

    那傅太太挽着别的男人吃小龙虾刚走,这傅公子后脚就晕在了他家门口。

    “傅公子。”小哥轻轻地戳了他的后背,“您不要紧吧?”

    他未得到回复,不过看到傅斯年紧锁的俊眉,小哥起身回头对还在夜宵的客人们说:“非常抱歉,本店今日因为特殊情况,需要提前打烊了。”

    他弓着身子,字里行间充满歉意,“作为补偿,各位临走前,每人可以从冰柜取一瓶饮品。”

    客人们纷纷作鸟兽状散去,小哥将傅斯年拖进车里,开去了医院。

    “病人的胃肠病犯了,你是家属吗?自己家人几天不吃饭也不关心吗?”

    小哥被反问得百口莫辩,不过他好像知道了了不得的事情,难道傅太太出去鬼混,平日在家还不给傅公子饭吃?

    豪门真是深似海,以前都是传男虐女,世道变了,女虐男了。

    他拿着单子交过钱后,打着点滴的傅斯年苍白着一张俊脸:“今晚谢谢您了,日后你有什么难处,去傅氏知会一声即可。”

    “傅公子说这哪客气的话,若帮人都想着回报,这社会不就变质了。”

    “你叫什么名字?”

    “李洛寒。”

    “倒也是个好名。”

    李洛寒挠了挠头,有些拘谨:“刚刚我拿着您的手机通知了一下你列表的人,想必电话那头是傅太太和令郎吧。我……”

    李洛寒忽然想起傅太太方才与其他男人吃饭,立刻收住了后面的话。

    傅斯年上一个手机因为碎屏,刚入手的这只,还未来得及设置密码,他的列表里,永远只有一个人。

    那个号码,又怎么会被一对母子接听呢?

    原本唐清婉正哄着傅子期睡觉,床头柜传来手机震动,以为是江先生到家了回个平安,她划过接听键,对面劈头就是一句,“傅公子晕倒了,您快来川大附属医院看一下吧?”

    唐清婉自觉是诈骗电话,刚想要挂断,被窝里传来小家伙奶声奶气地问:“傅公子是傅斯年吗?”

    听筒那里传来肯定的回答。

    通话结束后,唐清婉打开灯,傅子期晃着她的手,“妈妈,我们快去医院吧。”

    “阿七认识那个人吗?”

    提到傅斯年,她就想到今晚在Sunny餐厅里的那个男人,应该不会这么狗血吧?

    “傅斯年是我爸爸的名字。”小人儿说得一本正经。

    等等。

    这样的话,江宇泽的说法是她前夫叫傅斯年,离了婚还有个孩子,居然还可以解释得通?

    这怎么可能?

    她虽然二十五岁,如果这样算的话,她岂不是二十岁就结婚了?

    唐清婉捂着头,小人儿看到她十分痛苦的模样,连衣服也自己穿好了,“妈妈,你怎么了?”

    好一会儿,她缓过来,冲着傅子期微微一笑,“妈妈没事,妈妈带你去医院看你爸爸。”

    ……

    这边傅斯年还在犹豫来的人是谁,离老远就听见儿子叽叽喳喳地问:“妈妈,你说爸爸会不会病得很严重啊?”

    傅斯年起身回过身子,傅子期小脸写着担忧,“爸爸,你怎么生病了?”

    身后的唐清婉在看到傅斯年不由得地咋舌道:“这么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