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替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江宇泽叹了口气,让他哄,确定不是故意刁难他吗?

    可是,他向来最不愿地,就是从唐清婉眼里看到失落。

    赶鸭子上架这样的俗语搁放自此,恰到好处。

    “阿七。”江宇泽将他名字的声调抬得很高,“老实说,我也并不想做你的爸爸。毕竟我的儿子,不会像你整天,哭哭啼啼的。你也不是女孩子,将来走上社会……”

    原本以为江宇泽会有什么高深的见解,唐清婉听他同三岁的孩子讲话,居然上升道德制高点,头都要大了。

    她一把抱住傅子期,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阿七,咱们不要听你江叔叔唠叨了……”

    “不早了,妈妈这就带你去卧室睡觉……”

    傅子期窝在唐清婉的肩头,逐渐收起了泪水,爸爸之前说男子汉是不会轻易掉眼泪的。

    这些日子,他总是忍不住爱哭,妈妈也许觉得他是个麻烦的孩子,才会要送他回去。

    “妈妈,对不起。”

    在楼梯口处,唐清婉听到这句道歉,停住了步伐。

    “阿七没有错,错的人是妈妈。”

    “不是……”傅子期急得话组不成句,“错了……”

    “婉儿。”

    身后传来江宇泽低沉的嗓音。

    “我回去了。”

    不远处的江宇泽生怕傅子期,再弄出什么幺蛾子。

    既然他不喜欢自己,他也不在这儿继续讨没趣。

    “啊……好。”唐清婉趴在扶手那儿,“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啊。”

    咣当的门声。

    江宇泽仰着脖子,漆黑的夜空里,唯有那抹凄凉的月光。

    婉儿。

    这么多年。

    你依然,还是没有留住我的习惯。

    ———Sunny——

    “只吃这些就够了吗?”傅斯年又要了一碟西兰花。

    顾悱烟挺着肚子过来奚落道,“不好意思傅公子,咱们店小,没有您点的西兰花。”

    “阿年……”顾清歌小声地说,“没有就算了,反正我也吃饱了。”

    “吃惯了大鱼大肉,偶尔换点青菜米粥,也蛮不错。”

    傅斯年总觉得今晚的顾悱烟话里有话,若说她之前讨厌清清是因为陆廷轩,可陆廷轩已经和她结婚生子,这二胎都怀上了,她今晚还整出这么一出带刺的含沙射影,总归让他有些不悦,但是顾清歌还不知道自己是清清的替身,他也就只能这样隐忍着。

    “陆太太既然没有这道菜,我们吃好了,也就结账吧。”

    而后,傅斯年自然地吻了吻顾清歌的脸颊。

    他的温柔,似乎只有在她面前才会体现,“清清在这儿休息会,我去结账。”

    待傅斯年离开后,这一区,只剩下顾悱烟和顾清歌。

    半晌后,顾悱烟才幽幽道,“真像啊。”

    即使小声说话,与唐清婉近似的小奶音依然钻入了她的耳蜗。

    顾清歌静静地看着她,显然为顾悱烟的话疑惑。

    “这位小姐,傅公子刚刚的那一幕,你难道没看出来有什么吗?”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顾清歌食指摩擦着拇指掩饰着不安,“你不要再给我讲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了。”

    “姑娘。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顾悱烟抬眸望向不远处正在前台忙乎的陆廷轩,“因为,看到你,我就想到了过去的自己。”

    “我们都不过是那人的替身。”

    顾悱烟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