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僵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傅斯年不喜欢掺合别人的热闹。

    这样的求婚,一开始并不入他的眼。

    直到整个餐厅都在附和,他才皱着眉头瞧过去。

    他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叉子,跪在地上求婚的人是他过去的挚友江宇泽,围观的还有他曾经的岳父唐琉酒,以及……被求婚的那个女主角是……

    清清。

    她活生生地,站在他的不远处。

    顾清歌不是她。

    所以傅斯年几乎不敢再去上前,若是这一个也是假的,他该如何承接这次次的失落?

    或许是江宇泽放不下当年内心的执念,故意找了其他女人整容成唐清婉的模样,以此满足自己得不到的空虚。

    他对自己这样的失常觉得很好笑,摇了摇头,可耳边传来熟悉的小奶音,“我们本来就是要结婚嘛,江宇泽你这样子……”

    是清清惯用撒娇的语气,她的声音,怎么可能被他忘记。

    顾不得顾清歌的错愕,傅斯年迈着长腿走到中间,紧紧地扣着唐清婉,“是不是有人让你整成这样子的?”

    唐清婉有些生气,这个人一上来就质问她一些没头脑的话,她恶狠狠地朝着傅斯年咬了一口,“神经病,你快放开我。”

    “傅斯年。”江宇泽一把拉开傅斯年对唐清婉的束缚,“你弄疼我未婚妻了。”

    “江宇泽。”傅斯年的声音高了几个调度,“她是谁?”

    唐清婉听到那个神经病叫阿泽的名字,两个人像是有什么过节似的。

    “我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

    一模一样的疏离,不会拖泥带水,而是快刀斩乱麻的否决。

    “让傅斯年滚。”唐母忽然在餐厅里发起疯,尖叫道,“让他滚。”

    “好好,梦儿,你消消火。”唐琉酒哄着妻子,眼里下着逐客令,“今天是小女跟女婿订婚的日子,希望傅公子不要再扫了我们家的兴致。”

    小女。

    这个称谓,让傅斯年的声音听起来颤颤巍巍地,“清清?”

    唐清婉一怔,为何从他口中唤出这名字,她差点被他弄得伤情起来。

    “你认识我?”她不由得耐着性子问道。

    “唐清婉?”

    亲昵的称呼缺乏证据,待全名被提起,唐清婉皱着眉头问江宇泽,“阿泽,他是谁?”

    唐母一把将唐清婉拖到身边,冲着傅斯年嚷嚷,“滚远些。”

    这时顾清歌按耐不住,来到他们面前,轻柔地问,“阿年,怎么回事?”

    唐母闻到此声,脸一下子白了,好在唐琉酒及时起身抱住她,“梦儿,你今天太累了。咱们先回去。”

    “阿婉,我同你妈先回去了。”

    最后那句“阿婉”,让傅斯年几乎站不住脚跟。

    江宇泽细细打量了顾清歌一番,随后笑着说:“婉儿,咱们也别在这里吃傅公子的狗粮了。我带你去吃小龙虾吧?”

    “好。”

    傅斯年就那样,看着江宇泽带走唐清婉。

    顾清歌不是清清。

    DNA不是最好的证据吗?

    白纸黑字的数据,已是最好的说明。

    若是刚刚那个女人是真的唐清婉,唐家又怎么会同意她嫁给江家?

    适才,傅斯年才回头尴尬地冲顾清歌笑了笑,“清清,我们吃饭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