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恍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好。”

    傅斯年点点头,他的性格素来清冷,大抵是将所有的温情都给了唐清婉一人。

    为顾清歌包了数十件春夏新款后,他牵着她,辗转去了二楼数码区。

    他的手机因为听到DNA数据而失落地碎屏。

    如沈晨曦所说,阿七那个浑小子毕竟还是个孩子,等到他找到他,定要态度和蔼地给他讲些道理。

    sim小卡刚安装,林牧的破坏气氛的电话切了进来,“少爷。”

    “有事快说。”

    自从顾小姐介入傅斯年的生活,林牧总觉得冥冥之中,少爷好像有什么变了。虽然以前他是他也是不待见的,可是没像近日这样频繁。

    于是长话短说,也早点给少爷落个耳根清净,“小少爷在唐家。”

    傅斯年挂了电话,站了好一会儿。

    顾清歌仰着脖子,正望着他,“阿年……怎么了?”

    他冲她微微一笑,算是宽慰,“没什么。”

    唐家。

    川城能有几个唐家。

    三年前,没等流光送来阿七,傅斯年拖着半残的身子去唐家。

    “傅家若是强夺,就算赔掉整个唐家,我唐琉酒也绝不会再让自己的血脉,再跟去受委屈。”

    傅斯年知晓岳父讲得是何事,清清跟着他,没过过什么好的日子。

    在他们这个圈子,唐琉酒爱妻宠女绝非空谈,傅斯年不过是过来抱阿七走,面前排场,搞得好像官兵强占府邸。

    “爸。阿七是我和清清的孩子,何况清清说……”

    提到唐清婉的名字,心里还会流血流泪,谁用利剑再剜了个口子,又拍了拍手,撒了几把盐,疼得傅斯年睁不开眼。

    他跪在那儿,雨中他也跪过,只是那时唐清婉还是残忍得离他而去。

    “我傅斯年对天发誓,日后若对阿七半点不好,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算准了唐琉酒吃软不吃硬,不多会儿,耳边传来婴儿哭啼的声音,只是一眼看去,那个瘦瘦小小皱皱巴巴的孩子就让他那颗饱经磨难的心死灰复燃。

    傅斯年几乎颤抖地从唐琉酒手里接过阿七,抱在手里唯恐怕摔了,也差点儿站不起身子。

    “傅斯年。”唐琉酒低沉的嗓音,“之所以让你把孩子带走,是因为清清去了,我不想让梦儿触景伤情。”

    “你走吧。”

    ……

    去了么?

    怎么可能?

    程染起先不还骗他说清清不在了,在医院他还是看到了她。

    只是这一次,纵然他失去生命,也换不回她的怜悯,她说此生不要再见。

    怀里的孩子好像知道要离开娘家,哭的撕心裂肺。傅斯年学着电视里看到的,比着葫芦画瓢哄着孩子。

    三年了,整整三年。

    兜兜转转,她仍然在他身边,这样也就够了。

    顾清歌感觉傅斯年握着自己的手有些用力,林牧在听筒里的话多少也被她听了进去,“阿年,你不去接阿七吗?”

    那个唐家,是他妻子的家吧。

    一个三岁的孩子被父亲打后,还能精准地找到自己母亲家,是何等的聪慧。

    忽而傅斯年停住了脚步,跟在后面的顾清歌一下子撞到了他的后背,他回过身子,温柔地抚摸被碰到有些红红的鼻子,终于还是问出了未问过的问题,“清清,你不讨厌阿七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