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会一会她的男朋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傅子期虽然年纪小,却分得清楚。

    “爸爸要是不给林叔叔发工资,他能给你买玩具么?”

    哎?好像也没有毛病呢。

    林牧瞬间觉得一阵恶寒,拜托小少爷别再谢自己了,难道看不出来他的爸爸,在跟自己争风吃醋吗?

    “谢谢爸爸。”

    傅斯年这才满意地笑了笑,从林牧手里接过零食,“阿七,先去洗手。该吃饭了。”

    林牧将米粉放到餐桌,深深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少爷,路上拎的东西有点多,米粉有些干了。”

    小家伙洗好手坐在凳子上,傅斯年将米粉端到他面前,小奶音关心道,“爸爸不吃饭吗?”

    “阿七,我跟你林叔叔出去办点事。你一个人吃过饭后,只许吃一包零食,知道吗?”

    “嗯。”小家伙点点头,又问道,“那爸爸几点回家?”

    “九点半之前,若是爸爸没回家,自己一个人锁好屋子里的窗户和门。”傅斯年抚摸着傅子期的额头,“一个人好好睡觉,男子汉能做到吗?”

    “能。”

    傅子期重重地点了头。

    ——兰博尼基内——

    傅斯年坐在后座,林牧不怕死地问:“少爷,我们是去看一下顾小姐的男朋友吗?”

    从后视镜可以看出傅斯年的不悦,“阿牧,你口很渴吗?”

    什么?

    林牧越来越揣测不出傅斯年的意思,只好颤颤地说:“少爷,我不渴。”

    “因为不渴,所以话需要不停重复?”

    “少爷,对不起。”

    “开车吧。”

    话到了这个份上,林牧也知道少爷八成因为刚找到与少夫人相似的人儿,却发现顾小姐竟然还有了其他男人,倘若那个男人比少爷出色就算了,还是个赌徒。依照少爷心气,因为一个不入流的赌徒被拒绝,心里难免不愉快。

    他真是该死,偏偏这个节骨眼,硬往枪口上撞。

    空气里只漂浮着发动机轰鸣的声音,林牧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傅斯年,可为了自己活得久一些,还是放弃了。

    直到兰博尼基停在红灯区。

    傅斯年迈着长腿从车上下来,路过几个站街的妖娆女郎身旁,他皱着眉头,跟在林牧后面。

    穿过几条巷道,就到了川城的地下钱庄。

    这是叶家的地盘,早年叶家只在陵城发展,后来慢慢地,这黑道渗透了川城。傅家老爷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说卖叶家一个面子,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

    钱庄里的男人各个五大三粗,光着膀子在那里抽着烟,一个领头见傅斯年进门,低头哈腰道:“哟,傅少爷,什么风把您吹过来了?”

    傅斯年在人群里,一眼就锁在费南身上。

    领头的倒比林牧会察言观色,走上去说:“那位今天又欠了百万,输得连公司也赔光了。”

    “那你们三少何时如此好心,赔不起还把人送回去?”

    傅斯年虽然没参合过黑道的事,却也明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还不上的话,便要取身上的某个器官抵押。

    这叶修连公司都输光了,还在那里赌,钱庄竟然还让他赌,一定是有了新的赌注。

    “瞧瞧,傅少这说得什么玩笑话,叶修这小子是真牛,这次赌注是他的女朋友。”

    林牧闻后,嘴角不由地打起了瓢:“那叶先生的女朋友,不就是顾小姐吗?”

    傅斯年面色暗沉,对林牧的话并没做出回应什么,领头人倒是乐呵呵地说:“林先生也认识那位顾小姐?长得可真水灵……”

    未等他的话说完,便被傅斯年一脚踩住了右脚背,领头男闷哼了一声,也觉得境况不对。

    这傅大少爷来钱庄,不像是玩赌,一上来目标就是叶修,加上身边特助对那位顾小姐认识,如此便都说得通了。

    “抱歉。钱庄的灯太暗,傅某咯到您的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