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君未归期未有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仙田居别墅的上空,是前所未有的低压。

    屋内的林牧听到院落的开门声响,慌忙跑出去迎接,“少爷。您总算回来了。”

    男人皱着英挺的眉毛,林牧感染到傅斯年的不悦,以最快的速度解说完事情的起承转合。

    傅斯年上楼前,将外套扔给林牧,隐隐还听到卧室小声抽泣的声响。

    “阿七,爸爸回家了,你再锁着门的话,我就踹开了。”傅斯年扣着修长的食指,有节奏地敲了几下门。

    本缩在床角的傅子期,在听到傅斯年的威胁后,慌乱地在衣服上蹭了蹭泪,他知道爸爸向来说一不二,若是真的生气了,肯定好些日子都不会再给他买喜欢的变形金刚玩具了。

    待房门打开,傅斯年看到小人儿脸上还沾着泪,右膝盖处的疤痕,灼痛了他的眼睛。

    这个孩子,傅斯年取名叫傅子期,小名唤作阿七。一方面是期许清清能够早日回到他的身边,另一方面他与清清是在七夕相遇。自从三年前,清清坚持要离开他,他身子养好了后去唐家将孩子抱到自己身边。心里是有那么一点渴望,希望清清偶尔会过来看看孩子,但是这三年,她就那样,如她所说,再也不相见。

    傅斯年没舍得阿七受过半点委屈。都说男孩子长得像妈妈,随着年龄的增长,傅子期的眉眼间已有了唐清婉儿时的模样。

    他合上房门,将傅子期抱到床上,转身从柜子上取出医药箱,用棉棒蘸着碘伏往小短腿的伤口处消毒。

    “嘶……爸爸……好痛……”傅子期的小脸拧成了一团,疼得直掉眼泪。

    “忍一会儿。男子汉不能轻易地喊痛。”

    傅斯年虽然很纵容傅子期,却也把他教的很好,见傅子期慢慢收回了眼泪,刚想询问他为什么与人在幼稚园打架,傅子期却眼尖地发现了傅斯年方才跳车留下的伤口,“爸爸的脚也受伤了,爸爸虽然没有喊痛,但是阿七感受到爸爸跟阿七一样,阿七要给爸爸呼呼。”

    说完后傅子期就挣扎地想从床上跳下来,傅斯年的心因儿子的童言而感动着,他紧紧地搂住傅子期小小的身体,“爸爸没事,爸爸是男子汉。你将来也要像爸爸一样,不轻易地喊痛,知道吗?”

    傅子期闷在傅斯年的胸口,“爸爸,若是成为男子汉的话,是不是要独立呢?”

    感受到傅子期在他怀里的呼吸不顺,傅斯年换了姿势,背后环抱着傅子期,表扬道,“看起来我们阿七,理解得很快呢。”

    “那爸爸,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和我一起睡了?”小奶音顺势抛出了自己的想法。

    傅斯年早就该顿悟到自己的儿子有多套路,但每次都无比单纯地着了这个小鬼的道。他故意装作很受伤的样子,问道,“阿七不喜欢爸爸了吗?怎么忽然不想跟爸爸一起睡了?”

    “爸爸每次搂着我睡的时候都喊妈妈的名字,而且还总是吻我,这让我很不舒服,男人与男人之间,怎么能亲吻呢?”

    听到傅子期的控诉,傅斯年尴尬地清了清嗓子,“爸爸会亲你,是因为爱你。你看爸爸,都不去亲其他小孩子的。”

    “对了,听你林叔叔说,你今天在幼稚园跟别人打架了,怎么一回事?”

    傅斯年很快转移了话题,看到傅子期逐渐暗淡下去的小脸,这孩子同清清在这一点很像,受了委屈,就算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追问也不想说,所以傅斯年拿变形金刚诱惑傅子期,“阿七,爸爸之前怎么告诉你的,遇见什么事情自己不能解决的,不能藏在心上。你若是告诉爸爸,爸爸明天就带你去超市买变形金刚。”

    终于,傅子期由最开始的沉默到支支吾吾,“爸爸,幼稚园的孩子都嘲笑我……没有妈妈……”

    他紧紧地攥着小拳头,眼眶刻意忍着泪不往下流,“爸爸,我在你的书房见过妈妈的照片的,妈妈是我见到最漂亮的女孩,他们真是一点都不懂……”

    傅斯年的大手揉了揉傅子期的小脑袋,“都打回去了吗?”

    “哎?”傅子期回过头看傅斯年,疑惑道。

    “爸爸问你,那些嘲笑你没有妈妈的孩子,打架时都打回去了吗?”

    “打回去了,他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傅子期骄傲地拍着自己的小胸膛,“爸爸,你不是告诉我睚呲必报,力量有时候也可以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阿七这次做得对,只是下次,别让自己再受伤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