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云烟成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尽管老爷子对唐清婉来病房的事下了封口令,林牧不忍再看傅斯年那悲情的俊颜,心软地回应道,“少夫人刚离开没多久……”

    几乎是与此话同时进行的动作,傅斯年扯掉左手的输液管时很急,哐啷一声,药瓶落在地上,支离破碎。

    他赤足从病床跳下,拉开房门向医院出口直奔,这股超出想象的力量,林牧和走廊外的傅琰东都未能拦住。

    屋外彼时的雨如脱缰的野马,珠子猛烈地砸在傅斯年的身上。

    他不知道唐清婉要去什么地方,只是找不到她,活着的每一天,都太煎熬。

    他就那样漫无目的地奔跑着,绝望而痛苦着,他想,若是自己一睡不醒,便可以和她生生世世都在一处。

    终究不过是血肉之躯,傅斯年倒在了水泊里,在即将合眸的刹那,唐清婉撑着伞走到他跟前。

    “阿年。”

    她的声音似乎带着心疼。

    可若她还心疼他,为何还是要离开他。

    “清清……你别走了……”他紧紧地攥着她的冰凉的小手,“清清……我们好好地,很困难吗……?”

    “阿年……”

    “我何尝不想好好地和你生活着?”唐清婉忽然提高了音调。

    “可是我已经脏了!”

    “你就当唐清婉死了,行不行?你跟其他人在一起,不是很好吗?”

    她用力甩开他的纠缠,暗夜里他分不清是她的泪还是雨,耳畔传来断断续续的话语,“阿年,求你不要再做傻事了……”

    随后她蹲下身子,将伞放在他的身旁,接着消失在这雨夜之中。

    从医院出来加上淋雨已然让傅斯年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他艰难地伸出手,想要阻挡唐清婉的离开,却终究还是未能触碰那束曾让他夺目的光。

    而后,无论多么嘶声力竭地呐喊,都唤不回唐清婉的回头。

    “清清,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回来?”

    黑暗之中,他瞧不见她在前面什么位置,风刮地那样大,雨水如刀绞,这颗千疮百孔的心也早早麻木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阿年,我们就这样吧,此生都不要再见。”

    明明视野已寻不见她在何处,明明风雨的声响如此之大,他还是清晰地接收到她的这条消息。

    此生,都不要再见吗?

    我说过我不在意那些世俗,我说过我们忘记过去好好过,你却连这尝试,都不愿吗?

    “唐清婉,若你坚持要离开我,就把孩子留下。”

    “嗯,既然我们已经离婚。孩子的抚养权,当然还是交给经济富裕的傅大少比较好。”

    远处的汽车闪着灯,他顺着光,用尽全力来到她的身旁,“为了能离开我,如今连孩子都可以舍弃?”

    “那你要我怎么样?”唐清婉颤抖着身体,吼道,“你要让孩子,有个被人玷污过母亲吗?!”

    “清清……有我在……没人会碎舌根的……”

    不该是这样的,他是要哄住她的情绪,让她跟他回家的。

    他应该说些什么,哪怕可以缓解当前的情景,随便哪句话都好,他的清清,本该幸福着,而不是那样痛苦地回忆这个屈辱的人生。

    “阿年!!!”

    他的双眼再度失了焦,左耳听到尖锐的鸣笛声和她急切的呼唤。

    清清。对不起。

    我爱你。

    若是放开你,心口会不会,就不这样痛了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