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桑之未落( 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回到宿舍,魏旭将顾清歌本就不多的随身物统统丢在地上。

    林清尧跟进来,她蹲下身,将那些家伙什一一捡了回来。

    “林清尧,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觉得魏小姐与其拿这些出气,不如花时间想想明天的加赛,省得如今日这样——拖后腿。”

    “呵。”魏旭的眉眼里写着奚落,“这么快就抱住关系户的大腿了,就是不知道人家领不领情。”

    此时今日被淘汰的两个姑娘也都回宿舍收拾归家的行李,魏旭仍在那里尖酸道,“唉,要是我们也有人顾小姐那样的后台,也不会因为晋级赛发愁了。”

    说者有心,听者更有心。

    韩茗雅之前是网红,未参加比赛前,粉丝就有一百多万,如今输给一个空降,着实让她心有不甘。何况她男友也力证这顾清歌同那傅大少爷不清不白着。

    魏旭的话如火上浇油,让韩茗雅紧紧咬紧了后牙跟。

    等待林清尧与另一个女生走出宿舍,她坐在魏旭的旁边,“阿旭,虽然我已经没有比赛的资格了。但是你仍然是我们公司的希望。顾清歌是关系户,我们从正面肯定是赢不过的,不如——”

    魏旭和韩茗雅比赛之前就签了Len公司,她们又是国中的好姐妹,原本Len计划让两人进入十强以组合出道,现在看来只能留魏旭solo晋级了。

    “小雅,你有更好的提议?”魏旭迷茫地望着韩茗雅问道。

    “今天你在演播厅说得那些话,看直播的人都已经听到。”韩茗雅挨近魏旭的耳边,“现在若是我们将这份证据摆到公众面前,你说到时候顾清歌,不就自己主动退赛了吗?”

    ——F社——

    唐清婉接到这样的提问,暗自垂颜,慨叹只有依靠肉文博点击率的VIVI主编才做得到吧。

    “我不去。”她的小脸涨成猪肝色,“你打死我,我也问不出口。”

    “清婉女神,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啊啊啊啊啊——”Nancy不停地摇晃着她的肩膀,“仙女求求您了,实在不行,我给您买一箱旺仔牛奶!”

    看唐清婉面色有些松动,Nancy咬咬牙,“十箱。”

    “成交。”

    果然旺仔面前,尺度无下限。

    “采访时间约好了今天下午两点。”

    “那你不早说?!”唐清婉从坐椅上跳起来,“现在还差有五个小时!”

    从F社到傅氏也要花四个钟头,今日还不知堵不堵车。

    “清婉。录音笔……”

    唐清婉自动忽略Nancy在背后的鬼哭狼嚎,抓着相机就往外跑。

    当她气喘吁吁抵达傅氏时,被前台告知,傅斯年并不在傅氏。

    唐清婉坐在大厅的皮凳上,这才惊觉自己清晨与傅斯年在医院刚道别。于是懊恼自己愚蠢,办事缺乏考虑,未来得及思考。

    正午阳光浓烈,唐清婉头晚因为傅斯年被送进医院,并未睡好。也不知是来回奔波地累了,还是夏日困乏,唐清婉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林牧接过前台的致电,犹豫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少爷。

    傅斯年一脸倦容地躺在病床上,感受到身旁人的焦灼不安,他睁开褐瞳,不耐烦地说:“阿牧,公司是倒闭了还是出什么事了,让你晃来晃去?”

    “不……”林牧支支吾吾道,“前台说少夫人……”

    听到林牧讲清清,傅斯年从病床上直起身子,急切地问:“清清怎么了?”

    林牧踌躇半天,终于还是本着良心回答:“少夫人现在在傅氏……”

    压根儿不等他把话讲完,傅斯年就急着下床要出医院。

    林牧连忙按住他,“少爷,你忘了医生嘱咐您,要至少静养一周。”

    “又没什么大事。”傅斯年拍了拍林牧的手,“送我回公司。”

    抵达傅氏时,天色已经染了黑。

    前台望到傅斯年刚想招呼,便被林牧制止住,只见傅斯年放慢脚步,缓缓地靠近大厅里熟睡的女孩。

    再接着,他脱下西装将她裹在怀里,大着步子回总裁办公室。

    这一幕温情的画面落入前台小姐姐眼里,她忍不住尖叫,捂着嘴尽可能不让自己发出声干扰到自家Boss的温柔。

    待傅斯年走后,她颇为八卦地抓着林牧的胳膊,“林先生,那个F社的唐清婉,就是我们总裁夫人吗?”

    从傅斯年那里受到的气,让林牧转移到前台小姐姐身上,他没好气地反问她一句:“你说呢?”

    前台小姐姐并没有在意林牧的语气,而是充满羡慕地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咱们傅总真温柔啊……”

    电梯徐徐上行,很快到了傅氏十九层。

    透过玻璃窗还清晰可以见到九层FLT工作室的舞房亮着灯,傅斯年心里闪过一犹豫

    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