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89 仁慈的死神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伴随着玻璃碎裂的清脆响声,两位造物主所在的平台开始塌陷。设计师和观察者悬浮在半空中,注视着下方正在毁灭的世界。

    “已经开始了。”

    即使自己所在的这个“避难所”迅速缩小,设计师依然如平时一样沉着:“那小子……真的开始拯救这个世界了。”

    “哈,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打算毁灭世界?”观察者大笑起来:“说不定他是个藏得很深的反社会人格,正因为获得了毁灭世界的机会欣喜若狂!”

    “就算真是那样,我也会坦然接受。”设计师长长的叹了口气:“我无法阻止必然的毁灭,你也不行。即使他成功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也比我们这些机会为零的家伙要好。”

    一直以来,所有事情都是亲力亲为的设计师,很讨厌这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不幸的是,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嘿,哥们,要不要去我那喝点东西?”观察者伸出半透明的右手拍了拍设计师的肩膀:“反正现在闲着没事,走吧走吧!”

    “滚。”

    设计师懒得理会那疯子,只是低下头,把目光聚焦在漆黑的虚空之中。

    变革已经开始,而且再也无法停止,这个世界能否存续,将会被那个男人所决定。

    ……

    破烂不堪的血色战旗随风飘扬,残缺的尸体铺满了整个战场。

    铠甲碎片和躯干碎片混在一起,被凝固的暗红血浆黏在地上,一支断臂上的右手,在神经反射之下微微抽搐。

    这座不知位于何地的战场,早已成为了死神的饕餮宴会厅。此时此刻,战场上还活着的,就只有两名士兵而已。

    更糟的是,这两个家伙还是敌对的。

    “呼……呼……”

    一名壮汉坐在战友的尸体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线条分明的肌肉上满是青色的纹身。

    他的左臂和左腿从关节处被切断,莫西干发型和络腮胡早已被鲜血染红。尽管已经无法站起来,残存的右手却依旧紧握着战斧,充血的眼球死盯着坐在二十米开外的敌人:

    “我要弄死你!”野蛮人低吼着。

    “都这样了,还这么执着干嘛?”坐在不远处的那名士兵慢吞吞的说:“反正……我们都快死了。”

    士兵比对面的野蛮人矮了一个头,被灰色重铠裹得像罐头,这大概也是他能活到现在的主要原因。这套重铠上布满了刀砍斧凿的痕迹,全身上下找不出一块完好的地方,从胸腹的十几个破口,以及他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惨白的面孔来看,这名士兵也活不了多久了。

    士兵的身体正在失去温度,冰冷的双手不断发抖。仿佛是被扔进了冰窖,连身边的短剑都拿不起来了。

    “我……我……累了……”

    士兵的牙齿不断打战,说话也结结巴巴的,褐色眼球正在失去颜色,扭曲的表情里满是恐惧:

    “我不想……再打仗了……”

    他原本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打光了几乎所有军队,他和他的同学们被强行送上战场充当炮灰。至于那些同学……现在都在附近的尸体里了。

    战争是极度罪恶的,战场上毫无荣耀可言,那些老人只需要坐在会议厅里动动嘴皮子,死去的却是讨厌战争的年轻人。

    如果有来世,就算是成为牲畜也没关系,他只想生活在一个没有战争的国度。若是还要继续打仗,那还不如永远死去的好。

    但是,那名野蛮人并不这么想。

    “入侵者!我要宰了你!”

    即使已经遍体鳞伤,野蛮人的心中仍然燃烧着炽烈的怒火。

    与厌恶战争的年轻人截然相反,他是一位真正的战士,信奉着异端的教义——只有死在战场上的勇士,才能获得真正的荣耀,至于那些病死的懦夫,死后只能下地狱!

    本来因为无仗可打,只能在家憋屈种地的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