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34 一家团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齐王前脚刚死,没几日各地就冒出来好几处叛军,这其中也不乏有藩地诸侯想自立为王者,甚至眼睛盯在皇位上。

    借口嘛,无外乎就是齐王谋逆,杀害先帝,皇帝的皇位名不正言不顺,怎配当一国之君,再有就是抨击楚王,假借清君侧,其实是想要篡位,他们又以保皇派自居,要将楚王倾逐朝堂,以正纲常,林林总总,莫衷一是。

    而大周国之不稳,也给了周边一些对大周早就虎视眈眈的国家可乘之机,近日边关滋扰不断,有犯境之忧。

    如今可以说,大周是正处于内忧外患之中。

    在齐王死后第二天,萧珺玦就被小皇帝册封为摄政王,掌管大周一切事宜,这是李展培的意思。他知道,这皇位早晚是人家楚王的,早点撤手,无论是外孙还是他,都能多一分厚待。

    他老了,这些年也经历了太多的事,权势在他眼中不算什么,不过是过眼云烟,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带着外孙离开这是非之地,及早抽身,方保性命。

    萧珺玦自接受摄政王赐封以后,行事也着实方便了许多,对李展培的识时务很满意。

    这段时间经过他的调查,知道李展培虽是萧瑀珩的岳父,但还算是个老实人,并没有做倾轧朝堂,陷害忠良之事,甚至有的时候在萧瑀珩要杀怪罪责罚大臣的时候,会出来求情。所以直到现在,萧珺玦也没有动他,一是因为这个,二来留齐王的岳父在朝堂上继续为大周效力,也是彰显他的知人善用,大公无私。

    只是齐王之死,还是给人以非议。但这件事没有牵连到萧珺玦身上,而是在荣昭。

    荣昭亲手杀了萧瑀珩,还让人砍下他的头颅送到灵鹫山荣侯爷坟前作祭,一时间所有人都对摄政王妃议论不休。

    现在,俨然摄政王妃成了毒妇的代名词。

    所有人都在感慨,摄政王仁厚宽德,怎么就娶了那么一个心狠手辣的毒妇哪?

    荣昭听了这类的话,也只是笑笑,要怪也怪她原本的名声就不好,如今有了这事,自然就在所有人的心里成了罗刹。

    不过也有人替她说话,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亲手为父报仇,王妃巾帼不让须眉,只是声音很小,都被毒妇的声音所覆盖。

    一早荣昭就站在皇宫的大门口等着,来消息说,今日元宵和莲蓉他们就到了。

    她盼星星盼月亮,盼了一个多月,终于把他们盼来了。

    “倾城啊,来消息不是说巳时就到吗?这都快辰时了,怎么还不见有人啊?”荣昭抻着脖子往宫外看,越等就越心焦。

    倾城劝慰她,“可能是中途饿了,吃饭耽搁了,王妃您别急,左不过这晌午之前也应该到了。”

    “在外面吃什么啊,就不能挺一挺,我都让人给他们准备饭了,难道外面的好吃吗?不知道我很着急啊,一定是荣曜耽误行程,他事情最多。”荣曜表示很无辜,他姐姐什么事都能赖在他身上。

    给荣家平反后,萧珺玦已经让人重新修葺清理了荣府和护国公府,等他们回来就可以入住。

    以前这两府的仆人们听说了这好消息,也都纷纷回来,此时已经在府里等着了。

    倾城道:“兴许也快了。”她侧头看到刚从金銮殿里出来的众臣,小声道:“王妃,下朝了。”

    荣昭望去,眯了眯眼睛,为首走在最前面的人一脸怒意,脚如生风一般,看起来应该是在朝堂上吵架了,而且是吵输了那种。

    荣昭轻轻的瞥了一眼就转过脸,“不用管他们。”

    不过咱不惹事,偏偏有人来惹事。

    “你就是楚王妃吧?不对,现在应该是摄政王妃。”

    荣昭转过身,打量了下那人,保持着得体的素养,“不知这位大人是?”

    “下官是太傅郭令臣。”口中说下官,却连礼都不行。

    荣昭从萧珺玦口中听过这个名字,就是总是在朝堂上和萧珺玦处处作对的那个人。

    荣昭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收起来,你不尊重别人,也就别妄想能从别人那得到尊重。

    “原来是郭太傅,失敬。”说完就转回身。

    郭令臣觉得自己受到轻视,“王妃既然得皇上宽待寄居在皇宫里,就应该感恩戴德,安居一宫,如此招摇出来,有违皇上的好意。”

    哼,寄居?荣昭讽刺一笑,道:“正因为本王妃感恩皇上,才出来招摇一下,没本王妃招摇,谁又知道皇上的宽厚哪?”

    “摄政王妃还真是巧舌如簧。”郭令臣在荣昭身边站下,盯着她道:“摄政王妃不但有一根好舌头,还有一对能干的手,连杀人的事都做,也不惧背负毒妇的名声,真是摄政王的好帮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