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30 不害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荣昭恬静的笑着,轻轻的抚摸萧珺玦有些凌乱的头发,应该是刚回来,所以还没来得及梳洗,只是换了一件衣服。

    “我很幸福的,珺玦。有你,我就幸福。”只是这样的看着他,她都觉得心满意足的幸福。

    她想要的幸福真的很简单,就像现在一样。

    彼此凝视了许久,萧珺玦轻轻的靠在荣昭的肩上,一年多了,他也是满身的疲惫,好累,终于,今天都结束了。

    “大事已经定了。”趴在荣昭的胸口,他闷闷道。

    有了这句话,荣昭也知道了结果,她柔柔的抚摸着萧珺玦的背,“柳馥馨和萧瑀珩哪?”

    “我到的时候柳馥馨已经死了,萧瑀珩也已经被扣押。我还没来得及处理他们,等着你。”这么多年,萧珺玦对荣昭的感情不止只是爱情,还有深深依赖。他靠在荣昭的怀里,和个需要母亲的孩子没有两样。

    荣昭总觉得萧珺玦把她当做孩子,其实何尝她不把萧珺玦当做孩子哪。

    荣昭神色微微一动,“柳馥馨是怎么死的?”

    “应该是病死的。”

    “真是便宜了她。”时至今日,荣昭对她的恨还是难消。只要一想起来,就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萧珺玦道:“夜鹰说把她的尸体挂在皇宫外面曝尸,但我想还是等你决定。”

    荣昭忘不了在她取回父亲的尸体时柳馥馨说的话,字字诛心,甚至很长的一段的时间,她的话就像是魔咒一样每晚每晚的侵扰着她。

    她是想将她曝尸,也让她尝一尝他父亲在死后得到的羞辱,可转过脸,看着纯洁无瑕的婴孩,她决绝的心却在一点点的崩坍。

    “等之后再说吧。”荣昭推一推萧珺玦,“你怎么这会儿就回来了?”

    “宫里有夜鹰夜枭去安顿,我不用操心。”萧珺玦也怕压着她,坐起来,“等那面安顿好了,我就带着你们母女进城。”

    “见过小皇帝吗?”

    “见了一面,怯怯的,一点帝王之气都没有,和元宵差远了。”虽说自己家的孩子永远比别人家的好,这萧珺玦也说的很公正。

    他们杀进御书房的时候,小皇帝被吓得躲在桌子底下。除了哭,什么都不会。

    做母亲的大抵都是如此,无论是自家的还是别家的,都有怜悯之心,“他还是个孩子,他父亲做的孽,与他无关,别吓着他。”

    萧珺玦“嗯”了一声,见女儿紧皱着眉头小声哼哼。

    荣昭赶紧“嘘”了一声,轻轻的拍着女儿,轻声道:“咱们说话太大声,吵到她了。”

    萧珺玦无奈的摇摇头,又要有了女儿没有他了。

    荣昭本想将她拍睡着,可孩子哼哼唧唧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还哭起来。

    元宵和莲蓉刚出生的时候,她没有照顾,所以现在来说,还是个生手。

    金嬷嬷听到孩子哭赶紧进来,她摸了摸孩子身下,笑道:“没事,尿了。”

    嬷嬷给换了尿布,又抱给了荣昭,“也饿了,赶快喂口奶吧。”

    荣昭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刚要撩开衣服,见萧珺玦若无其事的看着她,脸上一红,娇羞道:“你别站在这。”嗔完,还自己转了身子,脸冲着床里给孩子喂奶。

    萧珺玦真是面不改色,他不觉得有什么尴尬,他的女人有什么好避的,而且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他闭着眼睛都知道那里长什么样。

    金嬷嬷偷偷的抿嘴笑了笑,又道:“王妃,您别只一边喂奶,两边轮流来。”

    荣昭是哪边顺手就喂哪个了,想要换手,却不知道怎么摆弄。

    萧珺玦见她无措,就爬上了床,把孩子抱起来,再换了方向。

    孩子正吃着欢,冷不丁被人拿走,“哇哇”的哭上。荣昭也来不及避着,撩开另一边的,赶紧给她吃。

    小家伙有了吃的,立马就不哭,荣昭看着她,嘴边有抑制不住的笑容。

    再一抬头,这才发现,有一双灼灼的眼神紧紧的盯在她胸前。

    “萧珺玦!”荣昭刚才只顾着孩子,另一边也忘了合上衣服,全都*裸的摆在他的面前,赶紧把一边的衣服合上。

    萧珺玦轻轻一笑,捏了捏她的脸蛋,又亲了口嘴,“你想歪了,我只是觉得你喂奶的时候特别的美,真的。”

    金嬷嬷早就在萧珺玦帮忙的时候悄悄离开了,他们说话也不需避讳什么。

    荣昭含着舐犊的目光看着女儿,“我也从没想过哺育一个孩子的感觉这么好。”她突然又有些伤感,有点惆怅,“我好想莲蓉和元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