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09章 暮光之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诺森德北风呼啸,而在奥格瑞玛地下的怒焰裂谷中,熔岩却在翻腾。

    米莎在哼哼着,她很不喜欢燥热的环境,因而非常焦躁,之前的战斗中它将这种焦躁所化的愤怒释放到了敌人身上,就连那头巨大的恶魔守卫都被这头巨熊撕碎。

    雷克萨将手放在它的肩胛骨上安抚这位动物伙伴,但他的注意力却在身前那个穿着铁灰色铠甲的老兽人战士身上,他现在已经对这位部落中为数不多的“大王”的战斗力有了最直观的感受,他们能一路摧枯拉朽地打进怒焰裂谷的最深处,至少有一半是因为萨鲁法尔的强大力量,无论是徘徊在外围的穴居人、巨大的岩浆虫。还是恶魔,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这才是真正的战士,雷克萨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德拉克苏尔,这个暗影议会“元老”完全没有任何骨气而言,雷克萨将他带到奥格瑞玛,于是萨尔和大部分部落高层都知道原来暮光之锤的老巢就在他们脚下,这造成了极大的震动。

    一支突袭队伍立即就组建起来,大酋长萨尔重伤未愈,因而带队的是萨鲁法尔大王,加上雷克萨以及最精锐的库卡隆卫士。

    虽然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情报,但当萨鲁法尔发现怒焰裂谷真的变成术士的老巢之后,他万分震怒,他在奥格瑞玛建成之后就被任命为这座伟大城市的守护者,却没想到这座城市最大的威胁竟然就在脚下。

    以雷霆之势突进到怒焰裂谷的最深处,那些术士和他们的打手抵抗的非常坚决,但并不能改变什么,没过多久这个地方目前的领导者就宛如一条死狗一样趴在萨鲁法尔身前。

    然而这位老战士并没有什么轻松的神色,据德拉克苏尔交代,他的主人是拿到了古尔丹之颅的雷德·黑手,但包括萨鲁法尔在内的一批参加过第二次战争的元老都不太相信当年黑手大酋长的平庸儿子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因而都认为是古尔丹的残魂借助雷德的身躯重返人间。

    然而眼前这个跟萨鲁法尔没过几招就气息奄奄的兽人术士,既不是雷德·黑手,也没有半分古尔丹的灵魂气息,

    萨鲁法尔冷冷的看向德拉克苏尔,这个干脆利落就投诚新部落的俘虏自然也被作为向导带了过来,此时德拉克萨尔嘴唇有些发干,“这是波鲁曼,他在组织里有着……相当的地位。”

    “你不是说你的主人就藏在这里吗?”萨鲁法尔的气势陡然逼人起来。

    “看那边的恶魔法阵,”德拉克苏尔指向位于墙角的邪能痕迹,“雷古德大人……哦不,雷德那个卑劣的背叛者应该是提前得到消息离开了。”蹩脚术士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大王会一时兴起拿他的脖子来磨斧刃。

    提前得到消息?萨鲁法尔皱起了眉头,难道说奥格瑞玛里还有内鬼?

    名为波鲁曼的术士虽然站都站不起来,但他却发出廖人的笑声,“你们以为自己赢了吗?你们以为从那个懦夫口中就能知道我们所有的秘密吗?”

    雷克萨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这听起来不像是反派临死前放的狠话,而萨鲁法尔已经伏下身子,揪住波鲁曼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他的獠牙都快触碰到术士的深绿色的脸。

    “你现在应该考虑到是如何说服我饶你一命,而不是无谓地叫嚣。”大王喷出浓重的鼻息。

    “我的生命不值一提,主人的计划必将实现。”术士回应道,话音刚落,他的身躯突然开始冒烟,硫磺的气息扑面而来。

    萨鲁法尔猛地将波鲁曼一把甩开,术士的身体在半空中就开始自燃,邪能的火焰直接就见他的身躯吞没。这个术士有用邪焰自焚的勇气,却似乎没做好承受痛苦的准备,凄厉的惨叫分外廖人。

    “术士都该死。”萨鲁法尔低声骂了一句,旁边的德拉克苏尔像个鹌鹑一样地缩了下脖子。

    这里没有人对邪能有足够的研究,因而也不可能预判或者阻止这个术士的自焚。

    “他显然是被丢下来拖延我们的弃子。”雷克萨沉声指出道:“他应该会知道那个雷古德到底跑哪去了。”

    “但我们终究没办法从他口中知道什么答案了。”萨鲁法尔摇了摇头,看向德拉克苏尔,后者立刻猛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对于这样一个“经历”丰富、但其实没多少能力做实事的二五仔,是犯不着去杀掉他的,这种人总会发挥些作用,只要不让其接触比较重要的秘密即可。大酋长萨尔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之后,德拉克苏尔就感激涕零地加入了新部落,并且为了表忠心,自告奋勇地成为带路党。

    但对于暮光之锤的核心秘密,他确实知之甚少。

    萨鲁法尔冷哼了一声,不屑于去为难这个蠢货,他环顾四周,空气中有点点火星。

    “把那些术士和恶魔地尸体丢进岩浆!”他向库卡隆精英们下令道:“我们该回去了。”

    雷克萨很敏锐地嗅到了什么不一样的气氛。“怎么了?”

    萨鲁法尔回头向着出口方向快步走去,而雷克萨立刻紧跟了上去,虽然他比这个老兽人战士要高半个身子,但却依然以后辈自居。而萨鲁法尔也已经将这个流浪者视为真正的可以信任的部落勇士,因而并不介意告诉他些事情。

    “我参加了部落成立以来的所有战事。”萨鲁法尔步伐不停,一边走一边说:“因而和暗影议会打过不少交道,那些使用邪能的家伙必须开启传送门才能进行远距离转移,而这种恶魔法阵就意味着他们并没有传送到太远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雷克萨的面孔隐藏在狼皮头套下,因而看不出他的表情。

    “是的,在我们下来之后,奥格瑞玛应该就出乱子了。”

    这位身经百战的老战士判断的不错,当他们从暗影裂口出来之时,发现烟火弥漫,奥格瑞玛的不少建筑都燃烧着熊熊火焰,而力量谷那边有战争的喧嚣。

    “库卡隆,行动!”萨鲁法尔立刻下令道。

    动乱很快就平息了,因为敌人主要是一群暴徒而已,虽然有一些比较棘手的施法者,但很快就被解决——萨尔只派了萨鲁法尔和雷克萨一同进攻怒焰裂谷,而沃金以及德雷克塔尔则依然坐镇奥格瑞玛,这显然是一个非常英明的决定。

    人员伤亡不多,大多还只是轻伤,但是财产损失却比较严重,重建烧毁建筑必然会极大地加重奥格瑞玛接下来的财政负担,锈水财团的大老板加里维克斯很快就能再大赚一笔。

    沃金走进了位于精神谷的大酋长堡垒,萨尔的毒伤只是被稳定住了,但却并没有完全祛除,因而无法亲自出面,但身为大酋长,他自然是很关心当下的局面。

    守卫的库卡隆卫士直接就给沃金放行,他们很清楚暗矛部族虽然人口不多,但这个巨魔领袖却同样也是部落的领导人,并且是大酋长的重要幕僚。

    “情况如何。”在氏族王座上传来萨尔沙哑的声音。

    “只是抓到了一群无关紧要的喽啰,雷古德音讯无踪,应该是早在动乱产生之前就逃离奥格瑞玛了。”沃金以一贯的冷静口吻说道。

    萨尔原本就不自然的脸色再度变得青黑了一点,“看来我们内部的腐化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确实如此,这一次暴乱中有大概十分之一的城卫士兵加入了暴徒那一方。”

    萨尔勃然变色,一拳重重地砸在宝座的扶手上,奥格瑞玛中潜藏着这样一批暴徒就已经很骇人听闻了,但是十分之一的城卫军……、那可是部落的正规军队!

    这是对部落,对他这个大酋长最大的讽刺!

    这还是因为雷克萨的到来而提前发现了暮光之锤的阴谋,如果再让他们发展,那岂不是连身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