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蚀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计法没毛病,不过对账就麻烦了,每种商品,库存一页,现金一页,还有掌柜伙计的工钱,商品的运费,缴纳的税额……一样一页,那就是厚厚的一个账本。

    在苏油的眼里实在是不够科学。

    后世好些乡下非遗工坊还没有实行电算化,仍然使用硬壳夹页老账本记账,苏油为了帮他们发展,首先便是要理清财务,因此没少花功夫,愣是把自己逼成了半个会计。

    打开书包,拿出木尺,本子和铅笔,在纸上画了一个表格。

    第一行,科目,发生额,余额。

    发生额和余额下边,又各自分出两列,借,贷。

    写完对两人说道:“嫂子,我的想法是这样,就单罗交易来说,其中的商业行为可以分为库存现金,应收账款,应付账款,营业费用。各自有各自的旧管、新收、开除,结余。”

    “然后我们可以将每一科的旧管、新收、开除,简化为收支。收入放在借方,支出放在贷方。”

    “如此这笔交易,在小弟这个账本中,便该如此放置各个栏位……”

    “放在库存现金科目的余额借方当中的,当是现在单罗的库存十五贯,其余为零……”

    “嘉州客商的三十贯,放在已收账款科目的借方当中,其余为零……”

    “其余收支,皆如此处理,我们便会发现,任何一项业务的发生,都会引起借方和贷方的至少两个科目发生增减变动,而且增减的金额相等。”

    “因此,在反映每一项业务时,应当以相等的金额,同时在相关的至少两个科目中进行登记。”

    “比如嘉州客商的三十贯,本来在已收账款科目的借方,而当晚入库这个动作,便应体现在已收账款科目的贷方支出三十贯,和库存现金的借方收入三十贯上面。”

    “通过这样的记账方法,能够全面清晰的反应出业务的全貌,附加了详细的过程。”

    “这样下来,每一个经营步骤都有脉络可循,而最后求出行列合计,总收支和结余也同样一目了然,既方便核算,也方便调控行商环节。”

    “以往的记账方法,都是单式,这种方法可以叫做复式,它的原理就是——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

    苏油一边说,掌柜便在一边啪啪啪地打着算盘,话音刚落,掌柜的便已经将总账算出来了:“绝妙!当真绝妙!真如小少爷所说,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哈哈哈哈太方便了!小少爷端是大才。”

    苏油看着掌柜拨弄的算盘,笑道:“这年头能用算盘的人可不多,掌柜的您也是大才。”

    程夫人笑道:“张先生是我从成都府请来的高人,通判衙门应在司多年的老管勾了。”

    苏油连忙拱手:“失敬失敬。”

    掌柜的也拱手:“我才是失敬,此法条画分明,纲举目张。老夫当致书通判大人,以利万民。”

    苏油笑道:“我就是举一个例子,要是从事生产的人家,科目中还应增加原材料,生产成本等科目,具体如何梳理成条陈,就得麻烦张先生了。”

    张掌柜连连拱手:“不敢不敢,这是分所当为,如有疑惑,还望小少爷不吝赐教。”

    程夫人笑道:“那就麻烦张先生,此法拟出来先给我看看,想来父亲那边更加需要。”

    又交代了一些手尾,程夫人带着苏油进了内花园,拉着他细细打量:“怎么连这个也懂?”

    苏油老实答道:“不管三柱四柱,还是现在的复式,其实都是一样的,就看账本的侧重点而已。”

    “如果只图结余,三柱就够了,反而简单明了。”

    “要是关心周期经营状况,那便要添加成四柱。”

    “要是既想把控全局,又要细化管理,还要了解各环节的收支,那就需得复式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