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三章 账本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三十三章账本

    苏油无语:“你说的这个也是道理,不过是最粗浅的东西,如果你说木生火,那我告诉你水也能生火你信不信?光也能生火你信不信?又如土生金,然土亦生盐,生矾,生陶,生瓷,这又怎么解释?”

    “我们只从现在的经验出发,就以云钢为例。我和你父亲先将石炭炼去硫气,得到纯碳,质地比木炭细密,是为焦炭。”

    “然后用焦炭和纯铁河沙混合,再鼓以风机,用高温火力冶炼。”

    “两者质地皆精纯,因此所得之铁甚精。之后助以硼砂,你父亲试过,十锻而不能去一分,他说天下粗钢,无有精于此者。”

    “好了,那现在所得云钢,成分就只有碳和铁,如果继续捶打折叠,去除碳质,粗钢质地刚开始尚且坚实,可随着冶锻继续进行,钢中之碳所失过多,便开始绵软,渐渐成为熟铁。”

    “将熟铁剪成小片,复用焦炭炼之,铁中的碳又被重新补足了,便可以再次得到云钢。”

    “如果用石墨陶锅熔炼熟铁,则淬火之后铁性不变,如果加入纯净碳粉密封冶炼,则可化铁为钢。由此可证,钢铁两者所差者,唯碳而已。”

    说完一幅师父模样地拍了拍石通的大腿:“你要不信,大可以用这块云钢试试,便知我所言为是。”

    石通还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苏油这套理论,完全打破了他从家族继承的理论体系。

    苏油笑道:“刚刚我教你的渗碳之法,其实又是另一个明证:螺栓螺母的车丝,如何从铁质变为钢质?不就是因为包裹了一层碳泥,煅烧之后渗透进去的缘故吗?”

    “一时不信没关系,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这点没错。不过当务之急,是先把要的东西弄好。”

    石通这才丢开烦恼,说道:“师父所言定然可信的,要不然我父亲也冶炼不出如此锋锐的刀片。”

    苏油说道:“其实这刀片性能如此之好,还要沾另一种元素的光,不过这话扯得太远了。对了,你家小娘子喜欢兵刃,我早答应要给她弄一把好刀的,你能搞到绿矾不?”

    石通惊道:“师父长疮了?”

    苏油不高兴了,翻着白眼:“你才长疮了!给我准备好就是。”

    石通笑道:“这个看师父你用量多少,少的话找药铺,多的话,那得找税监,这事情也是他的正管。”

    苏油说道:“先来两斤试试。”

    石通说道:“绿矾未见风时晶莹剔透,但见风便易碎成末,税监收到一般会赶紧运走,估计存货不会太多。不过几斤随便都能搞到。”

    苏油说道:“我不挑剔,粉末的也行。对了,蜂蜡你应该有。”

    石通嘿嘿笑道:“别人来没有,师父您来是有的。”

    苏油小脸绷着:“没说的,偷铸铜器,你跑不了了!这事情应景了就是麻烦,你跟你父亲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去大理境内,跟人合伙弄个铜矿,然后直接做成铜器,再从那边过来……”

    石通顿时喜笑颜开:“师父为了我家小娘子,可真是跟我们一条心,这是殚精竭虑了……”

    苏油莫名其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把我的三角板,直尺,都抹上蜂蜡,我带回去让于工加工去。”

    说完又道:“螺钉螺母的原理你已经懂了,那就自己想办法做小一些,我明天再来安装圆规。”

    石通赶紧说道:“等一下师父,你要做的工具肯定是好东西,我给自己也备上一套!”

    苏油哈哈大笑:“你倒是聪明!那我干脆下午再来拿。”

    回到书坊,这里的雕版车间已经热火朝天。

    没说的,因为石膏翻模和卡尺,小尺的应用,使得陶码制作立刻变得高效起来。

    雕版是现成的,直接将雕版翻成泥版,然后用标尺精确画出分割线,用丝线切割,晾干后分离,然后用卡尺精确测量,打磨成统一尺寸。一天下来,一个工坊,便能翻出上万枚!

    反而是老于一家,修补泥码耽误些进度。

    最好用来翻版的,当然就是程夫人给苏油的两部字典,《唐韵》和《广韵》。

    这两部书,收集了几乎所有文字,同时还有小字注释,这就是大小码都有了,而如之乎者也这些常用字码,那是要多少有多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