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石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他儿子浚义侯石保吉,娶的是宋太祖次女延庆公主。

    这样牵扯起来,没事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喊小油哥哥的那个鼻涕虫,竟然还和如今宋室有亲戚关系

    不过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石家人,除了低调还是低调,毕竟当今天下是太宗一脉。

    而且再等几年,巨商豪贾只要拍出五千贯,边缘宗室都能卖女为妻,这点皇家血脉,在有钱有势的人眼里,也就那么回事儿。

    就见石通继续说道“虽然我朝铜禁甚严,但是我眉山辟处西南,用的多是大理铜,朝廷也管不到这里。”

    “而铁器更是每个地方都要使用,因此只要缴足本务榷额,加上石家的一些背景,弄点铁制造些农器,也是不碍的。”

    宋代的榷政,对朝廷来说,不算坏事,毕竟能在冗兵冗官的大环境下支撑那么多年,靠的就是税赋和国家专卖。

    盐,茶,矿政的好坏暂时先不去说它,不过这铜政,实在让人有些蛋疼。

    立国百年,商品社会展到一定的高度后,铜币不敷使用了。

    怎么解决宋朝的办法是全部收归官府,甚至连民间用铜都加以严格限制,铜器除满足官员,寺观,宗室使用,以及古代文物,其余通通列为禁品。

    然后完全不考虑实际价值,强行定价,导致官府一套价格,民间一套价格。

    宋初官府从民间收铜,每斤才一百文钱。

    可一贯铜钱,理论上也就一斤,史书上常写的官员犯错,罚铜几斤,在北宋,指的就是几贯。

    十倍的价差,清楚明白地说明了所谓专榷的本质残酷而粗暴的资源占有和掠夺。

    光在四川,这就导致了好多的问题。

    第一,向夷人买原铜,因为价格不高,夷人便不愿意出售。

    第二,官员通过特权,百钱买铜一斤,熔化后制造成铜器,便能卖到近一贯简直就是暴利

    第三,州官敢放火,百姓就敢点灯,于是纷纷化钱造器,私铸泛滥猖獗。

    第四,坑户利薄,不但不可能积极,还只可能大量掺假,矿砂加泥土一起掺进去卖给官府,总要有少亏

    因此纵然法令森严,无奈上下一心,造成这所谓的铜政,简直就是笑话。

    而与铜政息息相关的,那就是钱政,一国的经济基础。

    最后的问题就是四川没钱用,大家一起玩纸币,铁币。

    想着这漏得如同筛子一般的大宋,苏油叹了一口气“要是我们向大理买铜,朝廷会管吗”

    石通皱眉道“管倒是不管,问题是买回来只能卖给官府,这就成了高买低卖,亏大了”

    苏油转着眼珠子“要是说买过来的本身就是铜器呢”

    石通眼前一亮“要是本身就是铜器,那就没有原铜差价问题了,当舶来商品倒手也行,可新问题又来了,他们做的铜器实在粗劣,买家不一定看得上啊”

    苏油贼笑道“看来这其中,蕴含有极大的商机。不过等有机会再说吧,现在还是先说炼钢。小作坊,用团钢法最好,这法子你可习得”

    石通想了想道“我眉山石家,以冶锻为业,公子所说的团钢,是否以熟铁包裹粗钢,泥封冶炼,最后去除杂质,得到精钢”

    苏油说道“正是此法我眉山水中的铁砂,质地精纯,冶出的云钢,只需要调整碳含量,便可以得到精钢”

    石通疑惑道“家藏的冶炼书籍说,木旺生火,土旺生金,而火可克金。是故熔冶之道,乃以火逼土,而促金出。其后淬之以水,逼金中火气,唯精金得存。师父所说的碳含量又是怎么回事儿金内含碳,那应该是火气逼未足,进而郁木于金中,这,不对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