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徒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三十一章徒弟

    程文应笑道“榷费乃官员考成之一,贤长史理政清平,我眉州人都是感恩的。要是光在这区区银钱上完成不了,影响了迁转,老夫也为贤令感到惋惜啊”

    宋知县苦笑道“可不就是如此,眉州酒榷,无人接手,弄得我一知县还要亲自过问,官府前后花钱出了几窑酒,可是根本卖不出去啊实在不行,就只有效仿其余地方,硬性分摊这个本务费了。”

    县丞赶紧摆手“此乃下策。长史,这眉山不比其余地方,处理不好,危害可比酒榷不行还严重。”

    说完对程文应供手“程公今日问起这个莫非,莫非是有意接手县里的官酒坊”

    程文应捋着胡须“我是有一个想法,既然我眉州是商旅兴盛之地,好酒对地方酒坊冲击固然很大,可要是我们本地的酒,能够高出它酒一档,那会是什么情况呢”

    宋知县说道“那还有什么说的,那就轮到我们去挤他们老贤达只需将酒坊包下来,用江卿私酿的方子造酒,这酒就不愁卖到时候啊,哈哈,就轮到本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要我说,在蜀中行榷法,这本身就是胡闹”

    程文应抬手制止“长史慎言,朝廷法度非你我所能妄议,总是在别人划下来的圈圈里边舞蹈罢了。”

    说完自己也摇头,沉吟一阵,说道“怎么也得帮贤长史将这一局支应过去才是,那今年,老夫便试试”

    宋知县眼睛亮了“程公此言当真那这事情能否在朝廷秋傕之前定下来嘿嘿嘿,你知道的”

    程文应笑道“磨勘是吧朝廷三年一勘,算着也该到时候了,那行,老夫再给长史添一百贯,作价六百贯。叫贤令的政绩比去年还好看。”

    宋知县大喜过望,站起身来连连作揖“如此本官再使使力气,或者还有机会到州通判一职上转转,实在是多谢老贤达提携之恩。”

    程文应笑道“那就如此说定,不过关扑的流程要走的,不能落人口实。”

    宋知县谦卑地笑道“那是自然,老贤达放心,此事上下,自是包在下官身上。”

    出得县衙,苏油对封建王朝的地方政权,又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在县一级,县令的权力,多半依附在地方士族身上。

    地方士族要不有子女在外做官,要不本身就是退休官员,垄断地方经济,把握基层吏员。

    理论上,县令是不允许在籍贯地为官的,因此他们要理政料民,就必须依靠地方宗族。

    在这种政治生态之下,还能做强项令的,必须都是奇葩。

    不是牛人,就是横人。

    能做到这程度还不扑街的,的确值得各朝正史大书特书。

    从衙门出来,苏油与程文应和史洞修告辞,朝城边那铁匠铺走去。

    昨天的喷雾器是急活,今天还有一堆东西要去拿。

    来到铁匠铺,那个目光怪怪的大叔迎了上来“小少爷来了”

    苏油便问道“大叔,我的东西做好了吗”

    大叔回道“已经做得了,东西实在太古怪,得等小少爷来指点拼装。”

    说完取出一堆铜质零件。

    怪大叔说道“公子,你要的东西都做得了,不过有几个部位,恕小店无能为力。”

    苏油问道“哪里”

    怪大叔伸手一指,苏油顿时明白了,笑道“这个叫螺纹,还真得想想怎么弄。”

    想了想,让怪大叔先用软铁丝锉成一个截面为扇形的铁丝,像一道小刀刃一般。

    然后截下一截,刃向外,选了一根合适的细钢棒,在上面绕成螺栓的形状。

    然后再取一段,在螺栓的外边绕成螺母的形状。

    然后将螺母从螺栓上车下来。

    怪大叔说道“哈这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