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理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十九章理科

    程文应也倒了一杯酒:“八娘你这几天也辛苦了。先别说你是我程家第一个末末的母亲。也不说眼看要成功的瓷码活字。光这套版瓷画,加上码头边行善的名声,你就是我程家的绝大功臣。内院里那些捧高踩低,眼短嘴长之辈,怕是又要反过来曲意逢迎了。”

    八娘深深一福,笑道:“那不至于,都是阿爷爱惜八娘。”

    八娘其实很聪明,之前很多事情是看得明白却不愿去做,几天下来便习得苏油讨人喜欢的根由,于人有助而谦卑温煦,现在照猫画虎,立刻见效。

    程文应笑道:“来,阿爷也敬你一杯。苏油还小,饮不得此酒,只能在一边看着了。哈哈哈哈……”

    八娘不知道这酒有多猛,看着一杯清水一般,一口饮尽,顿时被辣得不行,顾不得淑女形象,不停哈气:“阿爷……咳咳……这酒好辣……”

    程文应笑得更加开心了:“这酒可不能那样喝,当浅斟慢饮,方得真味,快叫上饭吧,贤侄应该饿了。”

    吃饭的时候,苏油猛然想起一事:“糟了!忘了嫂嫂叫我每日学习韵学了。”

    程文应说道:“到如今,诸事总该告一段落了吧?明天开始,你便跟着你嫂子好好读书吧。”

    苏油想了想,瓷窑那边其实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过到如今表现已经够妖孽了,剩下的事情,慢慢来吧。

    于是乖乖的答应道:“嗯,我听姻伯的。”

    吃过晚饭,夏日里天气长,天光还亮,苏油便拎着韵书,去纱縠行见程夫人。

    程夫人正在给一株丹桂浇水,见到苏油过来:“小弟来了?”

    苏油赧然道:“嫂子,苏油错了。”

    程夫人笑道:“错在哪里啊?”

    苏油说道:“错在言而无信。”

    程夫人笑道:“相比玉瓷出世,晚两天学习韵律,实在算不得什么过错。你又不是嬉游冶荡,自不必放在心上。有经有权,方为丈夫,不知变通,那是腐儒僵夫子。”

    苏油躬身道:“总是没有告知嫂嫂。”

    程夫人笑道:“现在打开书,却也不晚。”

    苏油便在花园的小石桌上打开书,从随身的招文袋里取出铅笔,笔记本来。

    遇到不明白之处,苏油便会提问,程夫人也不回头,一边收拾花园,一边随口讲解。

    两人便在桐花凤飞舞的花园里一问一答。

    这是另一种学问,苏油本来就好这个,相互交流起来,收获颇多,喜不自胜。

    程夫人料理完一片花圃,抬起头来,才发现苏油不光是在提问,还在拿着一支奇怪的笔在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不由得一愣,问道:“小油,你在干吗?”

    苏油说道:“我在做笔记,将嫂子讲过的内容记下来,得空翻阅复习。”

    程夫人接过笔来看了,又打开苏油的本子,一手工整的繁体硬笔字,让她眼前一亮:“相传欧阳永叔之母削荻为笔,传授他文字,应当就是这路书法了。”

    苏油说道:“嫂子说的是,这本就是在村小旁听的时候,在沟边软泥上用柳枝练会的。”

    程夫人赞道:“小油不错,你的才能,看来并非全是天授,也是自己好学善思,努力得来。”

    苏油想了想,说道:“其实很多道理,很多现象,人人都非常熟悉,就是少了思考,少了尝试。比如这次烧制的玉瓷,看似惊世骇俗,其实有理可以推之。”

    程夫人微微一惊:“你且道来。”

    苏油说道:“先说泥料,颗粒越细,揉出的泥料就越细密,这是当然之理吧?”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