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玉瓷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十八章玉瓷

    另一边,史大开始组织工人,将新器入窑。

    然后用干草和焦煤,逐层码放,点火开烧。

    干草的作用是帮助焦煤燃烧更加充分,然后可以用抹泥的长木杆透出孔洞,控制进氧量,调整火焰结构。

    这一点尤其重要,比如氧化铜配制的色釉,在氧化焰时呈现绿色,但在还原焰时则呈现红色,区别相当巨大。

    钧窑的釉色变化丰富,就是窑工在烧制的过程中变化火焰成分,逼出窑变,烧制出色彩绚丽丰富的釉色。

    不过这是下一步的事情,现在是先利用焦煤的高温度,烧出真正的骨瓷瓷胚。

    苏油不如史洞修好高骛远,选择的都是偏中小件的泥胚。

    史大和工头通过窑眼观看窑内的情况,不由得有些心惊,这火色和流布,均匀而稳定,温度极高,简直如同传说中的老君炉一般。

    真正的行家,关心的是这些东西。

    等到烧制完毕打开匣钵,一件件晶莹雪白的物件,晃得史洞修睁不开眼。

    这品质,比刚刚程文应带走的瓷版,又上了一个巨大的档次。

    功用不同,烧法就不同,瓷版要的是各版误差控制到最小,要照现在这种新烧法,让瓷土内部出现相当程度的玻璃化,肯定会造成瓷版收缩比大增,进而导致巨大的误差。

    不过现在,瓷土内烧结的细微玻璃体结构,给新瓷器带来了一种莹润的现象。

    史洞修捧着一个杯子,如同稀世珍宝:“什么骨瓷,太难听了!玉瓷!这是玉瓷!以后都叫玉瓷了!”

    史大又开始暗暗腹诽,冠名权你也好意思抢,这该是小先生的权利。

    苏油倒是不以为意:“好!史世伯取得好,玉瓷,比什么骨瓷骨灰瓷雅称多了。”

    史洞修呵呵赧笑道:“贤侄,老夫一时得意忘形了,忘了规矩……”

    苏油不在意道:“这名字本来就取得好,不过要真正当得上玉瓷这称呼,还得等施釉重烧之后。”

    史大拍着胸脯:“没问题,有了小少爷这番指点,烧炼薄薄一层釉,比烧结胎体难度低了太多,史大保证搞好。”

    苏油说道:“史大,今天我们就解决施釉过厚的问题。这样,瓶子之类的东西,你先荡内釉,那工艺要求不高。至于外层薄釉,还有盆碗之类,我出城时,在城门边那家铁匠铺定制了几样东西,你派人去取来,有了那东西,才能真正解决施釉的问题。”

    这时候八娘和二十七娘过来招呼大家吃饭。

    宋人一般市民一日两顿,富人才一日三顿,有时还加夜宵。

    苏油打在可龙里就是一日三顿,即使每顿吃得不多,但都很精致,每一顿都是不能少的。

    这也是老伯爷经常骂他的理由,穷命富身子,吃死老头子!

    到得眉山风气转换,似乎这里人人都觉得不每日三顿就对不起他似的。

    连带着作坊工匠们都跟着沾光了。

    吃过午饭,东西送来了。

    这东西在宋人眼里非常的奇怪,是一根T字型的铜管。

    仔细看,其实是两根,一根弯曲,弯曲部位开有孔,另一根从孔洞穿进去,两根管子套在一起。

    直管的后边,连接的是一个唧筒。

    苏油将管子接过来,检查接头和连接处的缝隙。

    铜管是烧红的铜皮在铁条上斜裹敲击出来的,当年黄崖洞兵工厂曾经用这个办法加工出钢质枪管,看来宋代工匠的智慧也不容小觑。

    然后铜管间相互连接部位直接用胶进行密封,唧筒和铜管之间则是錾卯工艺。

    结合得非常紧密,这手艺,一般的铜匠铁匠做不出来。

    将一个软木塞打孔,穿入底部的铜管,将一个瓷瓶装上油料,塞上木塞,就得到一支喷枪。

    木塞上还要有个进气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