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纸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十五章纸

    苏油让史大烧出一个陶嘴,前端只有很小一个开口,以及一块用圆竹棍压出圆槽的瓷板。

    然后用竹子做了个唧筒,将套嘴套死在唧筒上,用石墨混合粘土,做成黑泥,通过唧筒的小孔像挤牙膏一样将石墨泥挤在瓷板的小沟槽上,送入窑炉和陶钵一起烧造。

    同样也是根据不同比例配了十来种,等烧制出来后,一一在陶钵上实验。

    没办法,现在的书写纸太柔,不能承受铅笔的笔尖。

    不过好歹烧出了合适的铅笔笔芯,记下了各种黑度的配比。

    程文应看完治印的泥料,信心又增加了一分,过来看苏油鼓捣出来的玩意儿,问道“贤侄,这又是何物”

    苏油说道“这个啊,我管它叫铅笔。”

    程文应奇道“明明是”

    说完顿时警醒过来,低声说道“明白了,误导外人是吧这陶罐上的划痕,还真像铅痕。”

    说完看着笔芯,又道“这也太细了,无法持握啊。”

    苏油折了一根树枝,让史大对半剖开,清理一下其中的脉管,刚好可以将一段笔芯夹进去,然后涂上木屑和胶水,夹好笔芯,放火边烘干之后,将外皮刮光滑,削出笔尖,对程文应笑道“姻伯你看,这样就行了。”

    程文应拿过一块陶片,用持毛笔的方式在陶片上轻轻划了一下“不好用。”

    苏油笑着将铅笔接过来,将陶片放在桌上,在上边写下“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十个字,说道“姻伯,这笔当这样用。”

    程文应笑道“如此倒还不错,至少字小,节省了纸张,哎哟能承你这笔的纸可不好找。”

    苏油说道“的确,所以纸也得改造。”

    程文应正捧着个水杯想喝口水,闻言感觉自己太阳穴又开始紧了“贤侄,照你的意思,我们是不是又该去纸坊了老夫以前真的很悠闲的”

    苏油说道“如果有一种纸可以双面印刷”

    程文应将杯子往桌上一顿“那还说啥赶紧的”

    苏油说道“等等,我带点观音泥粉。”

    带了一篮子最细的观音泥粉,和史洞修告别,约好明日带书坊的人过来制印胚。

    苏油和程文应又赶往程家的造纸作坊。

    造纸需要大量水,因此一般都在溪边。

    造纸作坊修竹森森,环境挺优美,就是远远就能闻到一股味道。

    苏油心想,或许是时候做几个口罩了。

    造纸作坊的工头是老许,见东家过来以为有什么事,一打听是苏家小少爷要搞实验。

    新纸还是从实验开始。

    苏油让老许拖来一口大缸,东西设备都差不多,先的区别,苏油往纸浆里加入了一些观音土的泥浆,约占纸浆的百分之二十。

    让工人拌成悬浊液之后,开始操纸。

    第二项区别在操纸的次数,新法比以往翻了个倍,也就是说,最后出纸的理论厚度,会比正常的书纸厚一倍。

    然后第三项区别,苏油没让工人将纸贴到墙上,而是在木板上铺上细布,铺上纸,压上细布,木板,然后再压上石板。

    就这样一张张纸地处理,没一会,把作坊小坝子上铺的石板都用完了。

    然后苏油让工人在石案下升起火烘烤。

    很快,新式的纸张出来了。

    这纸经过压制,厚度与宣纸相比还是差不多,不过明显比宣纸紧密上很多也挺阔上很多,用手一抖,哗哗作响。

    而且加入了观音土,白度也增加了不少。

    纸上还印下了细细的布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