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史洞修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十四章史洞修

    于是苏油又只得指挥工人们分成三拨。

    一拨在雕版上刷上蜂蜡作为脱模剂,钉出一个框子将雕版框住。

    一拨将石膏煅烧成熟石膏,然后过碾过筛,取细末调成糊状。

    第三拨人将生丝绞碎,调入石膏糊中和匀作为加固纤维,最后将石膏糊仔细倒入雕版框中,刮平定型。

    等待石膏干结后,去掉边框,取走雕版,石膏倒模便制好了。

    有了游标卡尺和精准尺,老于对套印的精确性非常有信心,狮子大开口要搞出五色套印技术来。

    于是苏油一连制出五个倒模,老于如获至宝般拿去制版工房精加工去了。

    教会工人干这个,苏油刚跑到纱縠行坐下,喝了两口水还没来得及说话,程文应又跟来了,苏油你还得跟我回去,史家家主史洞修到访,有事情与你商谈。

    苏油抱歉地看着程夫人:“嫂嫂,今天看来是学不成了……”

    程夫人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小,拿手揉着额头:“去吧去吧,小油你现在心念不纯,反正都学不进去的。”

    跟嫂子道了歉,两人一起又回到了书坊。

    程文应做势作态,进门就道:“史公,你可耽误我贤侄进学了。”

    史洞修是个干瘦老头,对程文应拱手道:“实在抱歉,此事过于重大,老朽也只得叨扰贤侄一回。”

    说完将那个试片取出来:“程公,看看这个。”

    程文应见到雪白的瓷片:“这……这是瓷片?怎地如此细白?”

    史洞修讶异道:“程公还不知道令贤侄做得好大事体?!”

    说完将十五号瓷片取在手中,左右看了看,以瓷做刀,便向桌上的茶杯击去。

    程文应大惊,脏话都飙出来了:“老子的越窑……”

    话音未落,越窑瓷杯便被击为两半。

    史洞修似乎还嫌效果不够震撼,继续将瓷杯当当当击成碎片,才将白瓷片交给程文应观瞧。

    白瓷片几乎毫发无损,只在边缘崩了几个小口。

    程文应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这……这……”

    史洞修说道:“越窑杯子而已,一会我让下人送一套来赔你。”

    程文应惊魂未定:“这瓷片怎地如此坚实?等等……你今日如何这等大方?瓷公鸡转性了?”

    史洞修叹气道:“这只是半成品,配料瓷方均为贤侄所创,老朽怎敢欺夺。”

    说完从袖中取出厚厚一摞楮皮纸来:“五百贯交钞,当易贤侄此方。”

    现在川内交钞纸质优良,印刷精细,仿造困难,又以钱库本金作押,非常坚挺。

    苏辙后来曾经回忆过,现在的交钞,商贩因贪图携带方便,甚至偶有愿意花一贯钱来交换一贯钞的。

    这笔钱,足够让苏油一步迈入小康了。

    苏油却没有接:“世伯,其实瓷泥配方,制作手法,二十七娘已经尽知了。”

    史洞修拿着交钞的手都在颤抖,脸上笑得比哭还难看:“正因如此,老朽才心如刀割。这就是先上船,后交费,船至江心,不得不为啊。”

    “前日小女传来贤侄一句话,‘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老朽平生奉为至理。已经将这句录入族规。”

    “老朽平日里吝惜的名声,多是从此得来,然而在商言商,‘信’之一字,也是老朽圭臬。平白占贤侄便宜,那是毁了我史家立族的根本,老朽断不会做的。”

    说完垂头丧气道:“可贤侄这方子,实在是过于金贵,老朽估出这个价格,算是不偏不倚。小女不知天高地厚,这是要掏空我史家的周转资金啊……”

    说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